虽说龙椅上坐着的人是幼帝,除了某些老臣,几乎没人将儿皇帝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皇帝终究是皇帝,朝会终究也是朝会。

    莫说袒露身体,哪怕只是衣衫不整,足以扣上大不敬的罪名,轻一些的身败名裂,严重一些的,甚至会掉脑袋。若是有人上纲上线,抓着不放,那可好了,指不定会连累整个家族。

    这昌寿王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啊,怎么突然要求旁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袒露身体?

    不止黄嵩这么想,其他百官更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虽说巫马觞的脾性有些差,但也不是这样莽撞无礼的人,更别说要求旁人在朝会裸身了。

    巫马觞没有理会黄嵩,径直说道,“既然这人不愿意,臣也不能强求。柳羲心中有贼,自然不愿配合臣袒露证物,不过,别以为这样就能将欺君之罪糊弄过去。陛下,臣有人证,绝对能证明柳羲乃是欺君之徒、欺世盗名之辈,万万当不得丸州牧!还请陛下传召此人?!?br />
    小皇帝茫然无措,扭头瞧了一眼后面的皇太后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碰到什么事情喜欢依赖母亲,如今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隔着一层丝绸薄纱,薄纱后影影绰绰,隐约能看到皇太后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皇帝心中稍定,害羞道,“既然如此,不妨传证人过来问一问?诸位爱卿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朝会乃是商议国事的重地,岂是什么人都能踏足的?”黄嵩皱眉,不赞成地说道,“依臣之见,巫马郡守需要的不是什么证人,他只需要一碗浓浓的醒酒汤。一碗灌下去,保证他能清醒过来,不再胡言乱语了。朝会这般庄重的地方,岂容他如此放肆无礼?”

    巫马觞同样冷笑,眼神在黄嵩和姜芃姬之间辗转游移。

    语出惊人地道,“原来如此,黄郡守这般袒护柳羲,竟然是她的小姘头?!?br />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仅黄嵩炸了,百官更是议论纷纷,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作为吃瓜观众,他们觉得今天的朝会格外不同,听到了好劲爆的八卦。

    时下男风盛行,官员之中也有关系亲密的契兄弟,似至交好友又似恩爱夫妻,不过他们的关系不会搬到明面上。因为啊,男风虽说是一种雅事,但追根究底,仍旧违背了阴阳伦常。

    纵然是一桩雅事,极少有人会将契兄弟的关系公之于众。

    吃瓜百官看热闹,黄嵩却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他略带薄怒地道,“下官可不像巫马郡守那般荤素不忌,男风之事,莫要随口污蔑?!?br />
    说完,黄嵩暗中给姜芃姬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也开口澄清一下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要是被屎盆子扣住了,他们两人的名声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想到府中的正房夫人,黄嵩只觉得双腿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若让夫人知道这桩无中生有的绯闻,黄嵩觉得自己一回家,等待他的就是夫人的棒槌。

    只是,不管黄嵩如何使眼色,姜芃姬都熟若无睹。

    她作为当事人,冷静垂眸,不吱一声,好似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更加令人寻味的是,柳佘作为当事人的父亲,态度同样冷淡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一副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”的姿态,反而是黄嵩和巫马觞怼得起劲。

    巫马觞冷嗤一声,道,“欲盖弥彰?!?br />
    打嘴炮不是黄嵩的专长,碰上个泼皮无赖,他气急了只会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不过,要是在朝会上撸袖子打人,罪行和衣冠不整一样严重,他只能克制。

    自认为占了上风的巫马觞垂眸瞧着姜芃姬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陛下,若是让欺君之徒蒙混过关,届时必然会惹得社稷动荡,人心难安?;骨氡菹伦夹?,传召证人,揭穿柳羲的真面目?!蔽茁眭プ耪獾悴豢戏攀?,弄得众人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着看戏,直播间的观众已经用十大酷刑将巫马觞折腾了一遍。

    小皇帝没主见,只能再次扭头看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垂帘听政的皇太后又对着幼帝点点头,小皇帝想了想,仍旧应允了。

    【古古咕咕】:握了棵草!原先的太子妃也太绝情了,前不久还跟主播自荐枕席,还摸主播的手,想让她揉自己的胸,如今翻脸不认人。有眼睛的人都知道,巫马觞在这个时候发难,肯定掌握了某些对主播不利的证据,太后应该婉拒证人、拖延时间啊,怎么还允许了呢?

    【哥哥咯咯】:噗——楼上,你说话也太耿直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直播间很污呢。其实皇太后记恨主播很正常吧?她拉拢主播,无非是为了主播父子的势力支持,拱他们母子的地位。现在局势定下来了,皇太后也不需要主播父子的支持了,用完了就甩,多正常?

    【吉吉叽叽】:再补充一点,主播那天可没有满足这个深闺老女人的欲、、/望哦,眼睁睁瞧着人家被催情香折磨一个时辰?;怀墒俏?,说不定也会记恨,给主播下个绊子啥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了一眼直播弹幕,议论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说的这些原因都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皇太后的眼皮子虽然浅,但她不算笨,区区一点儿折辱,她不会蠢得跟姜芃姬翻脸。

    除非,她已经找到更加稳妥的靠山,有了这层?;ぶ?,皇太后便能轻易翻脸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姜芃姬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巫马觞本以为皇位十拿九稳,最后的结果狠狠打了他的脸。不过,这人野心不小,不是个轻易会放弃的人,皇太后进入了他的狩猎范围。只要彻底掌控了皇太后,等同于控制了幼帝。

    届时,巫马觞不是皇帝,胜似皇帝。

    这一头,皇太后又想寻找稳妥的合作伴侣,希望皆有合作伴侣稳固她和皇帝母子的地位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两人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皇太后需要巫马觞的实权,巫马觞想借助皇太后掌控皇帝。

    二人各有谋算,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所以,皇太后在朝堂配合巫马觞给姜芃姬难堪,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,段位还是低了点儿。

    姜芃姬终于发话了。

    她笑道,“臣无异议,便依照郡守所言,宣那位证人上来对峙吧?!?br />
    这时,巫马觞的眼神略略一滞,显得有几分不自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