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。

    还未抵达目的地,她耳边已经听到盈盈笑声和妙曼的丝竹管弦之乐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丈夫新丧、公公驾崩,她倒是丝毫不忌讳?!?br />
    之前听慧珺说太子妃也是个可怜人、有难言之隐,姜芃姬多少以为此人算是为母则强,在丧期勾引外男也是为了儿子的皇位和他们母子俩的性命,如今一看,纯属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带着丰真抵达,正好看到坐在上首的太子妃。

    不着丧服、不带哀戚之色,桌前荤腥酒液不缺,堂下歌姬衣衫轻薄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看到姜芃姬过来,太子妃连忙迎上前。

    室内燃着炭盆,温暖如春,太子妃是装束也偏向轻薄,尽显成熟女人的韵味。

    姜芃姬从她身上嗅到和竹简上一样的香气,只是更浓更烈,催、、/情效果更佳。

    “早听说中郎将年少英才,如今一见,果然一表人才,瞧得奴家心绪不平?!?br />
    丰真还在看戏,但太子妃这话一出口,他差点儿喷口水。

    一上来就赤果果调戏,这位太子妃作风略豪放,这已经不算暗示,算是明示了吧?

    姜芃姬正要坐在下首,那位太子妃握着她的手,将她哄到自己身旁坐着。

    太子妃笑语盈盈,媚眼如丝地瞧着姜芃姬,声音又甜又腻,“中郎将难道要与奴家生分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而不语,其实她和主播间观众的内心是一样的——

    什么叫生分?她们根本就没有熟过好么?

    “太子妃乃是未来国母,臣不敢僭越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恭敬地道,暗中将自己的手抽回来。

    不知太子妃用了多少脂粉护肤,手心黏腻腻的,让她有种被蛇磨蹭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如今是家宴,哪里还有君君臣臣,中郎将无需这般守礼拘谨?!?br />
    听到姜芃姬称呼她为“未来国母”,太子妃的表情都亮了几分,态度显得更加殷勤而迫切。

    【浮生千顷】:好气啊,我都还没摸过主播的手,为什么这个老女人可以占便宜!

    【苏菲糖糖】:放开那个主公,让我来!

    【啊啊女神】:呸!别说是封建时代了,哪怕是我们这个时代,丈夫和公公刚死没下葬,不会有人跑去喝酒吃肉包养小白脸吧?竟然还想染指我们主播,当我这个正宫是死的?

    【人生味苦】:呔!楼上你不要脸,我才是主播的老婆,户口本上的另一人!

    姜芃姬被太子妃当成少年吃豆腐,大部分观众都喜闻乐见,只有传闻中的老婆粉还在战斗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中郎将的手为何如此冰凉,可需奴家为你暖一暖?”

    刚落座,太子妃便蹭到姜芃姬身旁,双手抱住她的手,暧昧颇深地想将手深入自己胸脯。

    底下的丰真都要看呆了——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操作?

    姜芃姬面色一沉,抽开手,太子妃也不气恼,给舞姬下了命令,让身旁的丫鬟给她斟酒。

    听到命令,衣裳轻薄的舞姬再度翩翩起舞,还有两人依偎在丰真怀中,可把他美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搓搓给丰真记了一笔账。

    她把这家伙带来,预备让他帮着自己解围的,不是让他过来左拥右抱和小姐姐你侬我侬的!

    丰真暗暗觉得自己脊背一凉,眼神心虚地瞄了一眼姜芃姬,然后继续搂着人喝酒。

    太子妃还真看上了姜芃姬这块小鲜肉,预备将她潜规则了,不过潜规则之前还要试探一下前朝和勤王盟军的口风,看看他们是更加中意皇长孙还是沪郡巫马觞继位,这关系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正如之前猜测那样,太子妃打算通过这件事情把柳氏父子都绑在她这边的战车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何选择姜芃姬作为突破口,这也算是太子妃的些许爱好。

    柳佘年纪比太子妃还大,哪里有少年人那样生嫩可口?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故作隐瞒,但也没有给太子妃准确的回复,只是让太子妃自己去胡猜。

    “你这磨人的小冤家,莫不是要急死奴家?!?br />
    太子妃一语双关,蹭着姜芃姬,吐气如丝,内心却是暗暗焦急。

    她用了宫廷秘香,用量加重,闻之能让男女情、、/动,闺中房事更加和谐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有些毅力,影响并不大。

    其他人只是闻着,太子妃却是抹了全身,效果不说强横霸道,但却绵长持久。

    在身体晴欲的催动下,太子妃的言行举止比平时更加放得开,不住地想引诱姜芃姬。

    姜芃姬倒是不动如山,继续淡定地喝酒看舞蹈,一派老僧入定的模样,看得太子妃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臣岂敢如此?”

    姜芃姬似笑非笑地看着太子妃,语气镇定。

    太子妃吐气如兰,在她耳边轻声挑逗,“你这冤家还不敢?奴家都表现这么明显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继续面不改色地道,“臣只是一介县丞,所谓中郎将,说白了也只是个虚名而已?!?br />
    太子妃掩唇笑道,“奴的小冤家,你这话若是说出去,多少人要羞愤而死?年岁不满二九,如今已经坐拥丸州,如果连这样都只算小官儿,其他人都要被你比到泥里了?!?br />
    “坐拥丸州?那不过是有实无名罢了?!?br />
    太子妃道,“有实无名也好过有名无实,依照小冤家的本事,有名有实不过是迟早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的笑容终于少了抵触,多了真诚。

    “太子妃此话,当真是说到臣的心坎儿。如果真有坐实的一天,必当感谢太子妃今日之语?!?br />
    太子妃闻音知雅意,明白姜芃姬也是在找盟友呢,立刻抱着杆子往上爬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的酒席下来,太子妃的脸色已经酡红一片,整个人酥软地倒在姜芃姬肩头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用巧劲将她弄晕,再趁着这个机会带着意犹未尽的丰真跑路。

    “半点儿忙都帮不上,要你何用!”

    她扇了扇风,满身的酒气还有太子妃身上的香味。

    丰真十分不客气地大笑,虽然没有做出捧腹大笑这样的举动,但也足够让姜芃姬脸黑了。

    “此乃主公艳福,臣不敢打搅啊?!?br />
    丰真一副“我也是为了主公”好的表情,看得姜芃姬手痒痒。

    好想一巴掌抡过去,又怕把对方打死了,加班团少个主力。

    “这次真是亏大了?!苯M姬搓了搓手臂,“回去好好洗个澡,感觉哪儿哪儿都是那气味?!?br />
    丰真摇头。

    只可惜自家主公是个女子,若是男子,方才那个场景要是能忍下,绝对是柳下惠在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