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有四大邪术——傣国变性术、倭国化妆术、棒国整容术以及华国P图术。

    四大邪术一起发作,别说敌人了,连亲妈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慧珺的容颜太过醒目,容易招惹麻烦,的确要稍稍遮掩。

    “郎君,朝服已经做好送来了,您要不要试一试,看看大???若是不合身,还能改一改?!?br />
    慧珺捧着一叠衣裳和零碎的配饰进来,姿态温婉恭谦,瞧不出丝毫妖媚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试试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大小也是个县丞,但因为上任情况特殊,至今没有朝服。

    可是,她要出席皇帝下葬的仪式和新皇登基仪式,不穿朝服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让人加班加点赶制一套。

    看着折叠整齐的朝服,姜芃姬笑了笑,拿着去后堂厢房试穿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等级差别明显,各个细节都能瞧出区别,服饰已经成了区分等级的标识。

    看着零零碎碎的物件,她关了直播间,一件一件换上,在衣袍外佩挂组绶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之后她才出来,打开了直播间。

    瞧着从后堂走出来的英武少年,柳佘和慧珺瞧得都有些愣了。

    当真应了那句——君子世无双,陌上人如玉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早就习惯姜芃姬对个人**的看重,一个一个都没离开,等着直播再度开启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十几分钟后直播间再度开启,他们又到了拼手速和运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【农夫山泉有点悬】:嗷呜——让我瞧瞧,眼前这个儒雅端方的少年是谁呀?

    【食堂打饭阿姨】:是她!是她!就是她!我们的主播,姜芃姬!

    【江湖八连杀】:楼上你是有毒吧,我情不自禁给唱出来了。

    【黑弥撒之歌】:我总想着主播穿朝服的样子,盼了那么久,终于看到了,感动落泪。

    【开心点】:呵呵,可我更加期待主播穿衮服,戴冕旒的样子。

    姜芃姬正经不过三秒,她有些嫌弃地甩了甩手中的笏板,眉心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官员上朝拿着这玩意儿,预备着嘴炮打不过人,直接用这板子扇人么?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出口,观众的弹幕就变成了无数的省略号,一旁喝着清酒的柳佘险些被呛到。

    “兰亭,莫要说笑。这话私底下说着逗趣也就罢了,到了外头可不能多说?!?br />
    柳佘又咳了两声,自家闺女的脑回路和旁人果然不同。

    笏板这玩意儿是用来做笔记、做小抄的,类似备忘录,到了他闺女口中就成了打架的武器。

    要是官员真的像她说的那样,嘴上说不过就抡起笏板打人,朝会还开不开了?

    慧珺也是以袖掩唇,眼底是难以遮掩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再过些时日,郎君这一身朝服又得换一换了?!?br />
    不同地位,朝服样式、衣料和配饰的变化挺大,届时自然要重新做一身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倒是有信心?!?br />
    慧珺颔首低眉,樱唇漾开浅笑,化妆术再厉害,依旧掩不住那双眸子独有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郎君一诺,言出必行,奴不信您,还能信谁?”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着将笏板丢在桌案上,用讨饶的口吻道,“你这话,我可是接不下去了?!?br />
    柳佘默默地看着,默默地吃瓜,默默地反省——

    他生的到底是闺女还是儿子?

    “好像有些小了,奴拿回去再改一改?!?br />
    慧珺正笑着,外头有小厮通传,“主公,太子府递来请柬,请主公过府一叙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怔了一下,“太子府的请柬?”

    慧珺正半跪着帮她整理配饰,听到这话也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太子妃递来的?!?br />
    如今还是太子妃,等先帝入葬停灵,幼帝登基,太子妃便是皇太后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蹙眉,将请柬随意丢在桌案上,道,“太子妃给我递请柬做什么?不去——”

    慧珺眉眼闪过些许狡黠,抬手将那份请柬拾起,放在鼻下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郎君还是去一趟比较好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扭头瞧她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嗅一嗅,上面是不是染了一种淡淡的香?!被郜B将请柬递还给她,笑语盈盈道,“这位太子妃受不了守寡的寂寞,打算招您为入幕之宾呢。郎君若是错过,以后可没机会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手指一僵,她和十五万直播间观众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慧珺笑着道,“这种香是宫廷秘用的奇香,主要香料便是美人睡,配合二十四种珍贵香料配制而成。对男女之情有助兴之效,气味香甜却不浓郁,但却能勾人情丝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柳佘重重咳了一声,抱着自己的酒杯和酒壶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聊,为父有些倦怠了,先回房歇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佘走到门口,倏地顿下脚步,道,“晚上若要出门赴宴,记得明日天亮之前回来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爹,你还记得你生的是闺女不是儿子么?

    慧珺面颊微红,尴尬道,“太子妃给请柬熏了这种香,分明是邀请郎君共度**呢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冷笑,“她的丈夫刚死,公公还未过头七,她便想着如何拉拢入幕之宾了?”

    慧珺轻叹一声,“奴倒是见过这位太子妃,如今出此下策,想来也是为了膝下嫡子吧?!?br />
    太子妃是后院妇人,本身出身也不显贵,见识有限。她不知道诸侯已经铁心要扶持幼帝,只看到沪郡巫马觞上蹿下跳,心下担心,生怕属于她儿子的帝位没了,属于她的皇太后黄了。

    因为敏感的身份,他们母子要是不能成为皇帝和皇太后,下场只有死。

    慌乱之中,只能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无奈之外,这位太子妃的作风一贯如此。

    “根据奴的了解,这位太子妃可没有表面上那么规矩。太子滥情好色,后院美人无数,太子妃深闺寂寞,与身边伺候的小黄门有假夫妻的实质性关系。如今太子过世,皇室宗亲又遭此劫难,她更加肆无忌惮了?!被郜B笑道,“如今意欲招郎君为入幕之宾,倒也是情有可原?!?br />
    只要拉拢了姜芃姬,相当于把柳氏父子都绑到自家战车了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柳羲是个未满十八的英武少年。

    太子妃啃了人家,还是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是想推了,还是应下此事?”

    她瞧了瞧请柬,倏地对着外头道,“找个人把丰从事唤来?!?br />
    丰真如今挂了个从事的虚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