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真捏着笔,用烛火照亮竹简,熬着夜加班,感觉眼睛都要眯成斗鸡眼了。

    “我昨夜做了一个噩梦,我梦到主公穿了女装?!?br />
    一旁加班还没夜宵的杨思听了,说道,“啊,真是个可怕的噩梦?!?br />
    丰真和杨思日?;ロ?,互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唯有一人能让他们摒弃前嫌、互相结盟——他们的主公。

    谌州皇城的事情第一时间传到了昌寿王和勤王盟军,两方的反应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昌寿王仰天大笑,心情前所未有地畅快。

    孟湛却在这个当口冷不丁地给他浇了一盆凉水,“王爷现在高兴得太早了?!?br />
    昌寿王脑子里已经想着登基大典,被孟湛强行打断,心中有些不爽,但他又不能发作。

    “先生为何这么说?”

    孟湛语调冷漠,“死了一个皇帝,他们还能再捧出一个皇帝?!?br />
    昌寿王面色一僵,他原本是打算把皇帝软禁,让对方写禅位圣旨。

    如今皇帝死了,勤王盟军和其他朝野重臣有资格拥护新君继位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皇位要落到一个不知名的毛头小子身上,他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孟湛道,“王爷无需生气,无法让皇帝禅位给您,您不如自行称帝!”

    昌寿王听后,身躯猛地颤了颤,感觉有一道响雷在耳边炸开,弄得他神智混沌。

    “称帝……这不是大逆不道?”

    昌寿王想要“正统”的皇位,从未想过自己称帝啊。

    孟湛内心哂笑。

    什么“正统”,什么“大逆不道”,昌寿王做的事情,哪件符合正统了?

    “王爷,事不宜迟,早作决断?!泵险康?,“若是迟了,兴许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?!?br />
    昌寿王被说得心烦意乱,但他内心深处还是赞成孟湛的提议。

    称帝!

    另一处,盟军也被这个消息炸得懵逼了。

    昌寿王派了秘密精锐去偷袭围攻谌州皇城?

    杨蹇和柳羲的军队及时赶到,救下了无数重臣和重臣家眷?

    皇帝在逃亡途中驾崩了?

    皇帝驾崩,举国皆殇。

    诸侯们不好继续饮酒作乐,只能不甘不愿地换上颜色暗沉的衣裳,以示哀悼。

    有的人关注皇帝的死,有的人关注柳羲和杨蹇两支势力。

    许裴感觉肩头卸下了重担。

    他终于不用继续隐瞒消息,也不用承担其他诸侯势力的攻讦了,还能在许斐面前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柳羲和杨蹇的行动都是受了许裴的指挥。

    柳羲和杨蹇此次立下大功,许裴要记头功。

    殊不知,对于许裴来讲,这个功劳就是从天而降的、白捡的。

    除了许裴,柳佘作为柳羲的父亲,一样受到了众人的恭贺。

    黄嵩暗中对着柳佘道,“恭喜州牧,兰亭此次救驾大功,怕是无人能比?!?br />
    富贵险中求,众多诸侯享乐划水的时候,柳羲带着兵远赴谌州皇城,这是羡慕不来的功劳。

    柳佘脸上多了几分笑意,应付着向他恭贺的诸侯势力。

    “兰亭还年轻气盛,当不得如此褒奖,还需要多历练历练?!?br />
    嘴上说着谦逊的话,但谁都能看出来柳佘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另一人同样怀揣着好心情,此人便是沪郡郡守巫马觞。

    皇帝驾崩了,死前没有留下任何传位遗诏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这意味着他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天下大乱,急需有威望、有能力的君王平定天下,纵观东庆皇室,还有谁比他更合适?

    他知道皇帝膝下还有皇子和皇孙,但巫马觞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关键时期,特殊对待,皇位传承也该灵活变通,有德者而居之!

    安慛跟着巫马觞,冷眼瞧着他的情绪变化,内心哂笑。

    如今的勤王盟军,希望巫马觞登基的势力,恐怕只有巫马觞本人和他安慛了。

    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拥护巫马觞登基对其他诸侯来说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?

    答案是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巫马觞高兴得太早了。

    安慛没有将这话说出口,反而违背心意恭维巫马觞,一箩筐的好话撒了出去。

    巫马觞心情一好,大手一挥又借了安慛不少人手、马匹和米粮。

    勤王盟军过了嘉门关,雄赳赳、气昂昂地朝谌州进发,本以为会和昌寿王的主力打个遭遇战,岂料,他们一路行来,畅通无阻,根本没有碰见昌寿王的军队。

    斥候查探数日,终于确定一个消息——昌寿王退守谌州边境,不知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“无缘无故的,怎么就退兵了?”

    众人不解,唯有少数几人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风雨欲来啊?!狈珑迩谱耪释獾奶焐?,感慨了一句,“昌寿王这是欲擒故纵之计?!?br />
    黄嵩不解,“欲擒故纵?”

    程靖道,“不只是欲情故纵,想来还有其他打算?!?br />
    黄嵩看看风珏,再看看程靖,这两人俱是一样的表情,唯独他还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心累,感觉今天的智商又被两位谋士碾压了呢。

    对盟军来说,昌寿王退兵绝对是好消息,至少他们不用再耗费兵力去打仗了。

    谌州皇城经历战火,城门显得苍凉而破败,城内的民宅简单收拾了,依旧能看出痕迹。

    勤王盟军没有将军队开进城内,反而选择在城外驻扎,以安民心。

    因为大量官员及其家眷被昌寿王抢走,如今的朝廷急缺人手。

    借着这个机会,丰真、杨思和颜霖等人都挂了个虚职。

    “入城之后,沪郡郡守巫马觞的动作很频繁啊。拉拢诸侯朝臣,几乎不加掩饰,蠢货!”

    姜芃姬瘫坐在主位,毫无形象地趴在桌案上,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觉得下次出门可以多带几个谋士,至少能多一个劳动力。

    柳佘表情平淡地喝着清酒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急功近利了,若是一步一步图谋,倒是有些可能?!?br />
    巫马觞表现得越是急切,众人越不可能选择他。

    一个野心勃勃的巫马觞,哪里有一个儿皇帝更加好拿捏?

    正说着,外头传来一阵细细的脚步,慧珺温和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郎君,奴现在能进来么?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?!?br />
    柳佘瞧了一眼慧珺,眼神平静。

    慧珺和之前的模样仅有五分相似,如果说之前的她是倾国倾城,如今顶多是清秀佳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熟人来了,只会认为她长得眼熟,不会怀疑她就是已故妖后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这个本事给人换一张脸,但直播间的观众有本事教授化妆术啊,效果堪比换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