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谌州皇城数十里的地方——

    一具红裳女尸体突兀出现,头颅诡异地扭曲着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“宿主,你又死了?!?br />
    系统空间内,系统用冰冷的电子合成音告诉红裳女子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被同一个人连杀两次,死法还一模一样,当真是讽刺。

    魂魄脱离肉身,飘到系统空间的女子脸色煞白,气急败坏地冲客厅怒吼。

    “闭嘴,我知道我已经死了,不用你告诉我这个消息!”

    怒吼之后,女子对系统骂道,“这次难道也是我的错?我已经听从你的建议,放弃对她使用【九品忠心符】了,为什么我还会死?还不是你给我的【神行千里符】有问题,没有第一时间传送!我都已经捏碎了,为什么还是被柳羲抓到,被她捏碎脖子?这难道不是你的错?”

    面对女子的责问,系统沉默了一会儿,用更加冰冷的口吻警告红裳女子。

    “宿主,我希望你能冷静一些。系统是不可能出错的,【神行千里符】也不可能出错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冷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要是没出错,我怎么死了?”

    “【神行千里符】是修真位面的产物,使用原理涉及到精神和魂魄领域。柳羲的精神脑域十分强大,堪比修士。她虽然不是修真者,体内也没有灵力,但她却能利用精神干扰【神行千里符】的发动,令传送阵产生一到两秒的延迟。这一两秒的时间,足够她捏碎宿主的脖子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听得呆了,半响才问系统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早告诉我这个消息?”

    要是早知道这个消息,她也不会傻乎乎在姜芃姬面前使用【神行千里符】啊。

    系统的语调依旧不带一丝丝感情。

    “任何有关于宸皇的消息,全都需要购买,这要耗费巨量的人气积分。虽然你是我的宿主,但我作为公正严明的系统,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消息。如果宿主能力够强,完全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发现它们。故而,这件事情并非系统的责任,责任全在于宿主,因为你太弱了!”

    面对系统有理有据的回答,红裳女子根本无法反驳,只能憋气地咽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之后,她还要面临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——

    她又死了,想要复活,还需要向系统分期十亿人气积分。

    面对越来越高的债台,她深感无力,但又不得不忍下。

    她恶狠狠地磨牙道,“哼,不过我也不是没有收获……柳佘,等着父女相残吧!”

    红裳女子等待复活的这段时间,姜芃姬心情舒畅地哼着小调,丰真见了十分诧异。

    “主公心情不错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比划了一个手势,“人逢喜事精神爽,你家主公很快就要高升了,能不开心么?!?br />
    丰真听到这话,知道四皇子已经被除去,顿时也绽开了笑颜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公,贺喜主公?!狈嵴姘胝姘爰俚刈饕竟Ш?,暗搓搓道,“主公若是高升,那么能不能给属下些许甜头?例如去年的七天休沐?例如美酒佳肴美人?再例如金银珠宝?”

    姜芃姬收敛笑意,“赏赐有,休沐、佳肴、美酒、美人……一概没有?!?br />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噫,他帮主公那么大的忙,为何连这点儿小福利都没有?

    他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,只能认命地收拾玩闹的心思,继续投入无限的工作之中。

    经过叛军的洗劫,整个谌州皇城已经乱成一团,偷盗、奸银、抢掠等事迹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颜霖等人用最快的速度平定城内的动乱,搜救安顿剩下的臣子和家眷,?;せ适易谇?。

    “前任太子妃和几位皇孙已经找到,但先太子的侧妃和几位庶女惨遭不测?!?br />
    兵荒马乱的,能保住太子妃和皇孙已经不错了,哪里还顾得上侧妃妾室和庶女?

    颜霖冷笑着垂眸。

    “找到人就好,三皇子殿下和四皇子殿下呢?”

    下属回禀,“已经派人去寻找了,估摸着很快就有消息?!?br />
    颜霖凝神蹙眉,心中隐约有些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虽然找到了皇孙,但几个重臣更加在意三皇子和四皇子的下落,

    不说别的,至少这两人都是成年皇子,几位皇孙还太年幼了。

    数次催促之后,他们终于在第二日的黄昏找到了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三皇子的尸体在井水中泡得肿胀,心口插了一把刀,这刀是昌寿王部下兵卒才用的。

    三皇子还好找,四皇子就比较困难了,冥冥中有一股鬼神之力阻挡他们踏入府邸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出现得诡异,消失得也突然,等众人入内,发现四皇子俯身躺在地上,脑袋被人用巨力砸碎,死相十分凄惨。丰真暗暗瞧了一眼自家主公,有些发冷地抖了抖。

    四皇子的脑袋,应该不是被主公一脚踩碎的吧?

    之后几日,众人准备皇帝和皇子的葬礼。

    “两位皇子都遭遇不测,剩下的皇孙又太年幼,你看谁能荣登大宝?”

    皇帝死了,按照规矩应该举国同殇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是特殊时期,他们也不用太过讲究。

    众人只用注意衣着颜色,在腰间绑一根白条子即可。

    丰真一身肃穆灰黑的衣裳,腰间系了白条,瞧着少了几分放荡不羁,多了几分认真和严谨。

    杨思也是一样的装扮,瞧着整个人的气场更加阴冷了。

    他嗤笑,“不管是谁,只要不是昌寿王或者沪郡郡守巫马觞就行。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“所见略同?!狈嵴娴?,“昌寿王狼子野心,巫马觞也是个不安分的幺蛾子,还是皇孙好?!?br />
    年纪小,乖巧懂事。

    未及弱冠,还未成家,这意味着幼帝无法掌权。

    年纪最大的皇孙不过十一岁,最小的不过两岁。

    按照立嫡立长的习俗,再也没人比皇长孙更加有资格了。

    人家不仅是嫡孙,更是长孙,身份正统,血统纯粹。

    “我只怕,巫马觞会不甘心?!?br />
    丰真冷笑,“不甘心又如何,盟军都是老油条,除非脑子被驴踢了,不然不会支持他的?!?br />
    支持巫马觞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虽有从龙之功,但支持皇孙一样有从龙之功啊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支持年长且有心计的巫马觞,一个不慎就容易被对方惦记兵权,等着被削吧。

    要是支持年幼的皇孙继位呢?

    皇孙想要坐稳皇位,只能选择重用盟军诸侯,成年之前不会动坏念头,能谋取的利益更大。

    从众多诸侯的利益出发,巫马觞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。

    两人简单交换了意见,彼此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