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血口喷人?你为何不找你身边这位求证呢?”

    面对姜芃姬的质问,巫马君表情一僵,心中是抑制不住的惊恐和退缩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欺软怕硬,所以你只敢与我对峙,不敢向她求证。她展现出来的神奇手段让你畏惧的同时,还让你看到了希望——翻身有望,你需要借助她的能力登基。只要能登基,哪怕你内心从未相信她是你生母,你依旧能匍匐在她脚边,像一条狗一样讨好她,我说得可对?”

    姜芃姬抓着巫马君的痛处踩,一字一句直戳他的痛脚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有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巫马君慌乱无措,眼神闪烁不停,越发不敢看红裳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没有,你心虚什么?”姜芃姬双手环胸,冷笑着瞅着这对奇葩的母子,倏地恍然大悟道,“瞧我这个记性,哪怕是心虚,那也是这个女人先心虚才对,毕竟她连人渣都不如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被姜芃姬指着鼻子骂,哪里受得???

    足下运转凌波微步,身形飘忽若仙,双掌掌法看似阴柔,实则蕴含震碎内脏的刚劲。

    “说不过就想杀人灭口?可问题的关键——你打得过我么?你忘了上一次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侧身避开,右手成爪捏住她的锁骨,随手丢掷到室内一角。

    要是换个男子,估计要被女子的容色勾得七魄丢了六魄,落在姜芃姬眼里连垃圾都不如。

    她应对得轻松,好似闲庭信步,这般姿态瞧得红裳女子又恨又妒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,姜芃姬根本没什么绝世武功,偏偏能压着她打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这不公平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……为什么知道这么多?”

    红裳女子气得后槽牙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你就敢冲上来对付我,胆子挺大呀?!?br />
    见红裳女子从地上爬起来,姜芃姬拍了拍手,对着巫马君道,“原来这女人还没告诉你真相。当年她生下你不久,暗中勾搭上了昌寿王,两人苟合生下柳嬛。她为了追逐荣华富贵,随后又甩了昌寿王,舍弃了柳嬛。柳嬛被我父亲抱养,认作庶女,养了十多年。你知道我父亲为何要当冤大头,替她养大柳嬛?你想,看着自己仇人的儿女苟合乱轮,岂不痛快?”

    巫马君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看了,双手在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惧怕、震惊,还有难以言喻的恶心。

    他曾经的妻子,与他一夜春风、怀着他孩子的女人,竟然是同母异父的亲妹妹?

    不止同母,连父亲也是同胞亲兄弟!

    他的脑子浮现柳嬛的面孔和她挺着肚子的场景,顿时觉得一阵反胃,哇得一声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仅巫马君不能接受现实,一旁的红裳女子也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哪怕这些事情都是她做的,但被人大大咧咧摊开来,总会恼羞成怒的。

    她以为柳佘不知道她的计划,不知道她故意丢弃柳嬛的目的,没想到柳佘从头到尾都知道!

    那个男人故意钻套,故意耍弄她!

    “贱人!”

    红裳女子惊惧而憎恶地盯着姜芃姬,好似要用眼神将她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姜芃姬嗤笑一声,眉梢轻扬,反问道,“贱?你是在骂你自己吧?你反省反省,到底谁贱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反省的?”

    红裳女子喘息粗重,眉目因为憎恶和仇恨而狰狞,多少破坏了这张如诗如画的绝色容颜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,当着巫马君的面将红裳女子仅有的遮羞布扯下。

    冷笑,“一介孤魂野鬼,夺舍王慧君的身体,残害谢谦父子。为了荣华富贵入宫,前后和皇室三兄弟有不清不楚的关系,接连诞下巫马君和柳嬛。另一条罪名,纵容他们兄妹乱轮!你在中诏的年岁,一直都有关注东庆的情况。我府中的侍女踏雪,难道不是你的眼线?你会不知道柳嬛与巫马君定下婚约?他们从定亲到成婚,整整三年,你敢说你自己不清楚?你明明知道他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妹,依旧眼睁睁看着他们成婚乱轮,你能解释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直播间直接炸了锅。

    他们听到了什么?

    踏雪小姐姐是这个穿越女安排的眼线?

    不止姜芃姬的直播间炸锅,巫马君觉得自己三观都被震碎了,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止住了呕吐的冲动,脑子里已经没有当皇帝的念头,只萦绕一个问题——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要看着兄妹乱轮,她可是两人的亲生母亲??!

    红裳女子没有回答,姜芃姬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她笑着道,“我想,你会无动于衷,只是因为柳嬛和巫马君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,对吧?”

    红裳女子原本想无视,这些事情是她做的又怎么样?

    她是生下巫马君和柳嬛,但她迟早要离开这个世界,没必要对他们投注太多感情。

    这么做有错?

    她内心理直气壮,但很快就发现这样不行。

    她看到自己直播间的弹幕全是讨伐她的话,原本拥护她的土豪更是发弹幕说不来了。

    【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个表子,现在发现你还是个蛇蝎心肠的表子。得了,我走!】

    【随便玩玩可以,但要是把自己命也给玩没了,我可玩不起?!?br />
    【唉,虽说你长得很好看,但人家岛国的小姐也不丑,看你还不如看她们?!?br />
    【不知羞耻的下三滥贱人!】

    红裳女子心中暴怒,情绪濒临失控。

    “是!这些事情就是我做的!至少我敢作敢当,总比那些当了表子又立牌坊的绿茶白莲好?!焙焐雅又缸沤M姬道,“你别以为自己多高贵,滚回你妈坟前问一问,她有多下贱!抢了自己的妹夫,还把妹妹推给孟湛。现在好了,孟湛最后怎么对待古蓁?她活该被报复!”

    按照搜魂的记忆,红裳女子粗暴认定柳佘和古蓁才是一对的。

    针对这一点,姜芃姬却不这么认定。

    如果说原本历史之中,柳佘和古蓁生下了柳羲,那么如何解释卫慈一眼就认出她?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的柳羲可是柳佘和古敏的女儿。

    不同的母亲和一个男人可以生出同一个女儿么?

    这个论题根本不用多想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关注点偏了,直播间观众却不会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