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还知道我是你的母妃?”红裳女子冷嗤一声。

    巫马君诚惶诚恐地陈情,没一会儿就动情落泪,“母妃,此话令儿臣惶恐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懒得跟他墨迹,道,“盟军已经攻入城内,该到你表现的时候了,别让本宫失望?!?br />
    面对这样毫不留情的使唤,巫马君内心暗恨,面上却温顺服从、带着浓浓的孺慕之情。

    “儿臣知晓,定然不会辜负母妃的厚望?!?br />
    几日前,这女人突兀出现在他面前,自称是巫马君的亡母——王贵妃。

    巫马君当然不相信,他虽没见过王贵妃,但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。

    对方也不和他废话,反而送给他灵丹妙药,顷刻之间治好了他残废的双腿。

    面对这个事实,再回想对方凭空出现的出场方式,巫马君心脏狂跳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神仙才有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不是他母亲,仅凭她展露出来的能力,她就是他的生母。

    靠着这位生母的神通,攻入皇城的敌军对这座宅院视若无物,巫马君的小日子别提多滋润。

    “你的父亲已经死了,大哥和二哥也死了,如今能与你相争的也就只有老三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轻启红唇,眸光冷冷,站在巫马君前方,俯视着他,高傲道,“有本宫为你造势,外界便会以为你是上天钟爱的宠儿,还帮你治好了残废的双腿,这是你争夺帝位的底气,任何人都不能和你相提并论。届时,本宫再联系王氏,让他们支持你,到时候你就能坐稳帝位?!?br />
    红裳女子当然不可能再联系王氏,但这话能让巫马君安心。

    皇帝死了,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就是皇帝的儿子。

    巫马君心中鼓跳如雷,紧张得连手心都在冒汗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,自己肖想已久的龙椅距离自己那么近,几乎算是唾手可得!

    这一切,多亏了眼前的红裳女子——他的生母。

    他对着红裳女子道,“多谢母妃为儿子精心谋划,等儿子坐上龙椅,一定奉您为皇太后?!?br />
    换做以前,红裳女子对皇太后还是挺稀罕的,但如今却是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皇太后又如何,再尊贵的女人也只是个寡妇,不能像皇帝一样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“我儿有这份孝心,我也知足了?!?br />
    她头顶悬着一把名为“柳羲”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一不留神就能掉落,取走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如今最要紧的就是折断这把剑!

    想起上次扮作舞姬,刺杀不成功,红裳女子就暗恨咬牙。

    因为那次行动,她倒欠系统十亿的人气积分!

    为了尽快还上债务,她这段时间都在疯狂直播做任务,甚至答应观众很多过分露骨的请求。

    她的自尊被观众一再践踏,她对“宸皇”的恨意就蹭蹭上涨,对直播间的观众也越发讨厌。

    更加可气的是,她还不能对观众老爷耍脾气,得罪了这些大土豪,谁为她一掷千金?

    后来,她和系统仔细商量,想要取走柳羲的性命,光靠刺杀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的儿子巫马君登上了皇帝宝座,到时候就能用皇帝的身份以令不臣,压制柳羲。

    她再趁机给柳羲下【九品忠心符】,届时就稳妥了。

    若非为了这个,她哪里还想得起巫马君这个废物儿子?

    为了治好巫马君残废的双腿,她不得已又向系统分期买了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她起初有些不愿意,灵丹妙药需要的人气积分太多了,她可不愿意为了巫马君再背负债务。

    可是,一个双腿残废的皇子想要竞争皇位,可能性太小了,还容易被新皇忌惮。

    在系统劝说下,红裳女子咬牙买了一颗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还耗费人气积分给巫马君造势,在府邸四周下了隐形符篆,保证凡人进不来。

    这既能?;の茁砭?,还能给外人造成一种错觉——巫马君受上天庇佑,更是上天钟爱之子。

    除了他,这世上还有谁比他更有资格当皇帝?

    古代人都是迷信蠢笨的,只要宣传造势足够,相当于给巫马君镀了一层金身。

    如今,勤王盟军已经攻下谌州皇城,打退了昌寿王的叛军,该是巫马君出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这对诡异的母子对未来充满了遐想,好似下一刻就能黄袍加身,坐上龙椅。

    只可惜——

    “呦呦呦——果然是九条命啊,上次打碎你的脖颈都没把你弄死,竟然又活过来了?!?br />
    玩世不恭的声音从门外,巫马君和红裳女子俱是惊骇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等他们看清来人的身份,表情又随之改变。

    “兰亭?”巫马君诧异地看着姜芃姬,险些不敢认了,“你真是兰亭?”

    他和姜芃姬数年未见,差点儿认不出眼前这个红衣银铠的小将便是柳羲。

    “四殿下,许久不见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跟巫马君对话,精神力却锁定了红裳女子,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我的大舅子,大家都是一家人,不说两家话,兰亭何必这么见外?!?br />
    巫马君的直觉告诉他,姜芃姬来者不善,但他不知道对方来意,不能轻易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故而,他只能和姜芃姬套关系、拉家常,试图让她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“大舅子?”姜芃姬笑了,讥诮道,“四殿下这一声大舅子,我可是担待不起?!?br />
    巫马君诧异,“兰亭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这就要问问你身边这位放荡不羁的女子了,问问她当年做了什么好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似笑非笑,视线盯着红裳女子,语调冰冷而又残酷。

    巫马君看了看红裳女子,这个人自称是他的生母,他面上相信,内心却始终怀疑的。

    “问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四殿下,有件事情你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……你知道柳嬛为何会突然难产血崩?外界谣传,柳嬛生下了一对不详的连体双头妖婴,生下孩子之后便撒手人寰??赡阒勒夂⒆游问腔蔚??因为啊,同母异父的亲兄妹*****,如何能生出正常的孩子?”

    巫马君猛地睁圆了眼睛,吓得惊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在听天书。

    不,天书都没有这么荒诞。

    柳嬛明明是柳佘的庶女,为何会成为他同母异父的亲妹妹?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血口喷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