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皇子听着这话,感觉有些不对劲,不过没有将它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还未走两上步,那个领头的兵卒突然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下一瞬,胸口传来阵阵剧痛。

    “送您上黄泉路,三皇子可别怪罪小的?!?br />
    剧痛之中,他恍惚听到耳边传来对方轻蔑而又嘲讽的声音。

    三皇子费劲力气才吐出两个字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说一句话完整的话,便不甘心地断了气,身躯瘫软倒向一边。

    那人用脚踢了踢,见三皇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,立刻将三皇子的尸体丢入后院水井。

    只要尸体泡开了,死亡时辰便不好判定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只要将三皇子的死因推到昌寿王军队就行。

    “走,这里没有三皇子的踪迹,只有一个疯子,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搜一搜?!?br />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    三皇子顺利咽气,但四皇子却怎么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不只是找不到人,他们连四皇子的府邸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兵卒暗中将这件事情禀告给丰真。

    丰真诧异,“找不到四皇子的府???”

    兵卒挺冤枉,他们不算是没找到四皇子的府邸,只是眼睛看得见,人却进不去罢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那座宅子,活像是碰见了鬼打墙,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丰真不信怪力乱神,但此事也引起了他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,暗中将那片地方看紧了,别让其他人随意靠近?!?br />
    丰真低声将兵卒打发下去,眉心暗蹙之后,他找到了姜芃姬,简单说了一番眼前的难题。

    “主公,怪力乱神之事不可信,但四皇子若是无恙,借此‘神?!约涸焓?,百姓和朝臣定然会偏向他。既然如此,不如狠心一些,一把火将附近的府邸都烧了,彻底绝了后患?!?br />
    丰真坚信怪力乱神都是假的,但架不住愚昧的百姓太多、太好糊弄。

    纵观历史上的皇帝,哪个不给自己造势,弄一两个带有神话色彩的事迹?

    不然的话,如何坐实“君权神授”四个字?

    姜芃姬听后,她笑着反问丰真一句。

    “将附近的府邸都烧了?这倒是个好办法,但是火烧没用呢?附近的府邸都被烧成了灰烬,唯独四皇子的府邸还是完好无损,如此一来,我们目的没有达成,反而给人做了嫁衣,帮他们造势。这可不是什么怪力乱神,不过是有人暗中捣鬼罢了。区区伎俩,江湖骗子而已?!?br />
    丰真诧异,未等他将疑惑问出口,姜芃姬把手中的事情丢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替我应付一阵,那个四皇子,我亲手送他上黄泉?!?br />
    如果兵卒能轻易找到四皇子,这说明穿越女并没有想到利用巫马君。

    这样最好,省得她费心。

    可现在么,一众兵卒明明能看到四皇子的府邸,但却怎么也无法接近,这就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远古时代的人会将此事咎于怪力乱神,直播间观众的脑回路却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【可口可乐】:听到主播说送四皇子上黄泉路,感觉苏炸了,坏得让人想嫁给她。

    【百事可乐】:你们都在花痴主播两米八的气场,唯独我一个人注意到丰真说的话?超级好奇。四皇子的府邸怎么了?为什么会碰上鬼打墙的怪象?难不成这世界真的有妖精鬼怪?

    【柒月薄荷】:哪怕有妖精鬼怪,我们主播也能把对方手撕了,怕什么怕,抱紧主播大腿!

    【柠檬柠檬】:想想主播之前的话,我感觉四皇子的腿有可能没有残废,再加上大皇子、二皇子和三皇子都跪了,皇帝的头衔可不就落在他脑袋上了?哪怕他的腿是残废的,但古代人很迷信,要是四皇子蒙上一层神话色彩,受上天庇佑,说不定能破格登基?一切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古代人总喜欢给无法解释的现象冠以神话精怪背景,但搁在现代人看来,多半是人为作秀。

    要是四皇子把握好时机,未必不能咸鱼翻身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,他碰见的对手不是别人,正是姜芃姬,此人专克各种妖、、艳贱、、/货。

    四皇子不受宠爱,来到谌州之后,四皇子妃柳嬛又生下寓意不祥的双头连体妖婴,连累巫马君被一再贬谪。因为种种原因,他的府邸位于皇城最偏僻的一块地方,周遭瞧着十分荒凉清净,附近宅院更像是落魄鬼宅。从这里也能看出来,皇帝活着的时候对巫马君有多么讨厌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有惊动任何人,避开了所有眼线,悄悄摸到附近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宅子,不止她惊了,观众也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【落地花生糖】:不是吧?这就是四皇子的府???瞧着根本不像,普通富商都比这个好吧?

    【燊枷】:毕竟是不受宠又没有娘家依靠的皇子,这日子肯定不好过啊,清贫一些很正常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谈论四皇子府邸的外观,姜芃姬却没心理会,只是暗暗蹙眉。

    整个府邸被一圈诡异的精神气场覆盖了,它会影响普通人的判断。

    【书虫小尹】:主播,我们过去看看呗,瞧一瞧是不是真的鬼打墙。

    【晚照清空】:我们要相信科学啊,反对一切封建迷信,鬼打墙都是障眼法,骗人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观察了一阵,倏地笑了——

    果然是搬不上台面的小伎俩。

    这种小伎俩对付精神力贫弱的普通人类还行,想要迷惑她?

    回炉重造比较快。

    相较于外头的清冷,宅邸内部倒是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巫马君整日搂着几个丫鬟寻欢作乐,好不逍遥。

    “哼!你还在这里胡闹呢?”

    他正将手伸到丫鬟的衣领,掌心一片柔软,眼瞧着要上演不和谐戏码,一声冷哼突兀响起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如遭雷击,将怀中神情迷乱的丫鬟推到一旁,将人都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俯身跪地,恭敬道,“母妃?!?br />
    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突兀地浮现了一抹娇俏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人一身红裳,姿色倾城绝世,面上涂抹着华丽的浓妆,越发妖冶。

    红裳女子视线下移,冷漠地盯着巫马君的后脑勺,眼神不带一丝温情,更像是看着货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