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斩草除根?”

    姜芃姬偏首望着他,双眸慵懒微眯,轻启唇瓣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?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养虎为患这种事情,我可不干。做得干净利落些?!?br />
    丰真正要领命下去,姜芃姬倏地想起什么,喊住他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连同那个四皇子一起做掉?!?br />
    丰真诧异,四皇子已经是个双腿彻底残废的废人,根本没有登基的可能。

    纵然心中疑惑,丰真也没质疑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吩咐的命令,底下人只有遵从跑腿的份。

    死一个也是死,死两个也是死。

    三皇子和四皇子一块儿死,算是成全了他们这一世的兄弟情义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丰真走远,这才扬唇嗤笑。

    她为何要将废人四皇子也算在内?

    谁让他是那个“假王惠筠”的儿子!

    她有系统帮助不会轻易死亡,谁知道她会不会心生歹计帮四皇子巫马君治好了双腿?

    到时候姜芃姬杀了三皇子,只剩下巫马君一人,这皇位便能名正言顺落到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给自己添乱,一切谨慎为上。

    给她人做嫁衣这种事情,她干不来!

    呵呵,要是巫马君的腿真的好了,她再将四皇子杀了,不知道那位穿越女会不会因此吐血?

    会不会吐血她不知道,但郁闷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【一颗果子狸】:嗷嗷嗷——我家主播当反派也是那么帅气,直接谋害皇子,棒棒的。

    【诸葛亮毒】:简直了,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被主播带进沟里了,竟然会觉得她刚才和丰真密谈阴谋的模样超帅?这大概就是反派的魅力,吊打小朋友不要太爽。

    【我住隔壁我姓王】:主播哪里像反派了,反派都没好下场的,我们主播明明是大女主!

    【老王不及老宋强】:哪里是大女主,分明是大男主,帅得宝宝合不拢腿。

    【朕有一把?!浚和??芃姬陛下么?其他女人都被接走啦,你什么时候过来娶宝宝?

    【心悦】:不用说了,拔剑吧,情敌!

    昌寿王的军队被中途阻击,损失惨重,只能退守谌州皇城。

    他们烧杀抢掠,几乎释放了人性之中最恶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烟火弥漫,耳边尽是哭嚎之声。

    昔日富饶奢华的都城,如今烟火四起,已是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碍于军令,敌军不敢对权贵之家的人动手,顶多抢个钱财、抢个婢女,正经的夫人贵女碰都不敢碰一下,那些臣子高官也尽量避开。他们顾忌这些臣子,因为昌寿王还需要他们填充新朝廷,但兵卒却不会顾忌普通百姓和被皇帝丢弃的妃嫔佳丽,整个皇城陷入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“将军!他们打回来了!我们是否出城迎敌?”

    敌军将领垂眸,果断道,“不了,只剩下六千多兄弟,继续打下去也只是徒劳?!?br />
    报信的副将面色悲恸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便这么忍了?”

    将军嗤笑,“忍?君子报仇十年不晚!总能找到机会。撤退,不过是为了寻找更好的良机?!?br />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
    该忍的时候不能意气用事,该舍弃的时候不能瞻前顾尾。

    如今的形势对他们不利,继续恋战,只会全军覆没,目前最好的办法还是尽快与大军会合。

    将军果断下了命令,弃城出逃。

    弃城之前,他还让人将城内没来得及逃走的官员统统带走。

    没了这些中流砥柱的官员,朝廷不过是一个空壳,还能苟延残喘多久?

    殊不知,他这一举动反而帮了姜芃姬大忙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刚离开一个时辰,姜芃姬和杨蹇的军队随后赶到。

    城内满目疮痍,原本奢华的行宫已经呈现破败景象,宛若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道路两旁躺着不少衣衫凌乱、死不瞑目的宫娥尸体,还有不少小黄门惨死一旁,尸首分家。

    “主公,城内估计已经没有敌人了,可以先派人去做那事,免得等会儿不好下手?!?br />
    丰真还为进城,眼光流露几分了然,对着姜芃姬低语,“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?!?br />
    要是不趁着所有人注意力分散的时候杀了皇子,之后可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牵制住颜霖,别让他察觉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低低一笑,“颜霖这人不简单,哪怕知道了,估计也会装聋作哑?!?br />
    只要杨蹇和姜芃姬的利益不冲突,颜霖没有必要刻意阻拦己方的行动。

    丰真和颜霖指挥调度,稳定城内局势,救火的救火,救人的救人,清扫叛军的清扫叛军。

    杨思负责应付那些老臣,带着众人慢悠悠跟上大部队,顺便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是个胆大包天的人,跟着主公胡闹的谋士,自然也不是胆小如鼠之辈。

    不就是杀两个皇子么,杀就杀呗。

    杨思笑眯眯地骑在马上,信马由缰,瞧不出半点儿战争的紧迫感。

    谌州皇城内——

    三皇子因为勾引庶母、秽乱宫闱而获罪,被皇帝革除了宗室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母亲好歹也是出身风氏旁支,哪怕变成了庶人,他的生活质量依旧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皇城被破的时候,他还在园中逗着鸟儿取乐。

    直到府中管家过来禀告,他才知道外头已经变天了。

    本想逃跑,奈何城门已经被敌军占领,他只能换上一身庶人的装束,藏身府中马厩的草垛。

    勉强算是躲过了一劫,但他府中的妾室、丫鬟、小厮全部遭到了毒手。

    不是不恨,但他怕死,哪怕自己的爱妾在不远处被人欺辱,他也提不起勇气冲出去拼命。

    直到那些人都撤退了,将他的府邸弄得七零八落,他才小心翼翼爬出来。

    谌州皇城的情势变得很快,眨眼之间,消息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勤王盟军派兵支援了、妖后死了、叛军被击退了、皇帝驾崩了……

    三皇子听到最后这个小心,心跳如鼓。

    前头两个哥哥都死了,四弟巫马君没机会了,岂不是只剩下他一个?

    至于他与庶母秽乱宫闱的事情,只需将罪名推到妖后身上,他便能洗白恢复身份。

    三皇子想到这里,四肢有慢慢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直到一支身负甲胄的精锐之兵入了三皇子府邸,他彻底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孤便是你们要找的三皇子?!?br />
    对方将他打量一番,低声询问,“你真的是?”

    三皇子心中恼怒不已,对着那人呵斥责骂。

    别看三皇子没什么本事,但身处皇家,荣养多年,那番贵气是寻常人模仿不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赶巧了,随小的走一趟吧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