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音刚落,两名身穿甲胄的兵卒一前一后抬着简易担架过来,几个大臣暗暗伸长脖子。

    担架上的人蒙了一层白布,底下却有鲜血滴答滴答地滴落,不时还有碎肉掉下。

    这般情形让几位老臣看得眼角直抽,心中萌生了几分惧怕之意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们开口,姜芃姬便让人将白布掀开,露出里面的尸体。

    脑袋部位花花绿绿,鲜血脑浆混合着头颅碎骨摊成一片,脖子以下的部位也没了原样。

    唯独身上一身衣裳还能瞧出些许颜色和材质,一瞧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能穿的。

    几位大臣看得面色发青,更有人忍不住扭头干呕。

    不仅他们被这个重口味场景弄得呕吐了,连姜芃姬身边的谋臣都惊得面色青白,直播间的弹幕更是铺天盖地用来,观众们试图用弹幕遮掩这个可怕的场景,恶心指数已经爆表了。

    【芃姬的夫人】:妈呀,吓死宝宝了,这个直播间的画风简直比灵异惊悚片还吓人。

    【燊枷】:主播,我们商量个事儿,高能画面之前能不能预警一下?

    【血染的玫瑰刺】:强撑着看完主播杀进杀出的画面,最后拜倒在一具尸体之下。讲真,吓得我头发都要飞起来了。听说郭嘉正在和谐血腥暴力,直播间播放这样能把人吓出心脏病的暴力场景,真的不会被强制性和谐?说句良心的话,午夜凶铃都没这么可怕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主播的直播间连载都多少年了,要和谐早就被和谐了,哪里留得到现在?

    【安长欢】:身为急诊护士,我看过不少车祸场景,原以为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很高了,世上没什么画面能将我吓哭,直到我进入这个直播间……心疼地抱住胖胖的自己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反应很大,姜芃姬仍旧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什么场景她没见过,这点儿血腥画面对她来讲只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她淡定地问几位老臣。

    “仔细瞧瞧,这具尸体可是那个妖后?”

    几个老臣面色苍白如雪,有人还要靠人扶着才能站稳,他们深深怀疑姜芃姬是故意整人的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的模样,连尸体的母亲来了都认不出来,更别说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又没有特殊能力,如何能从一具被践踏成烂泥的尸体中瞧出尸体主人的模样?

    不过,皇后的确穿着这一身衣裳,瞧人的身材高矮,似乎也能吻合。

    有个老臣实在忍不住了,用衣袖掩面,不忍去看尸体的惨相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中勾唇浅笑,“你们这些个没眼色的,没瞧见这具尸体污了贵人的眼睛?还愣着做什么,将尸体带下去,妥善安放,以后再处置。依我之见,如今最要紧的事情还是尽快拿回谌州皇城,解救城内的还未撤退的人。至于这具尸体,总不会插上翅膀飞走的?!?br />
    几位老臣纷纷应和,道,“此言有理?!?br />
    反正妖后已经是尸体了,死得不能再死,以后再清算也来得及。

    敌军攻城太过突然,城内百姓几乎没有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皇帝只能带走一众重臣和他们的家眷,其他大小官员根本来不及撤离,全都被丢弃在城内。

    多耽误一些时间,这些人的危险便增加一分。

    正如姜芃姬所说的,他们应该尽快掉头打回皇城,尽可能减免损失。

    一个朝廷,不可能只有皇帝一个光杆司令,还要靠大量普通官员将骨架子撑起来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几位重臣纷纷与彼此对视,面色凝重得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陛下突然宾天,根本来不及留下任何继任者的遗诏。

    作为陛下生前倚重的老臣,他们必须尽快选定继任人,稳定朝纲,绝不能便宜了乱臣贼子。

    皇帝有四个儿子,大皇子被杀,二皇子因为巫蛊之术诅咒皇帝和皇后,事情揭露之后连累母族,导致母族被皇帝下令抄家灭族,二皇子本人也被下了牢狱,染病不治,病重而亡。

    如今一算,只有三皇子和四皇子还活着。

    四皇子的双腿被车辆碾压,早已经是个站不起来的废人,如何登基为帝?

    细细一算,竟然只有被贬为庶人的三皇子最适合。

    可如今兵荒马乱,若不尽快回去救人,说不定被贬为庶人的三皇子已经被杀了。

    要是这样,皇位该传给谁?

    可以想象,届时又是一场充斥着血腥的乱斗!

    几位老臣想得很美好,但他们却不知道,姜芃姬可不仅仅是过来救驾的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姜芃姬与丰真低语,问他,“全都打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丰真半眯着眼,他刚才寻了个空隙去找黄门和宫娥探问情况,听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道,“回禀主公,已经打听清楚了。四位皇子,只有三皇子和四皇子还活着。只是,四皇子巫马君已经是个双腿残废的废人,这辈子都没站起来的机会。所以说,如今最适合的人选便是三皇子。这个三皇子出身不简单,母族出身风氏旁支。若是让他登位,怕是个麻烦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冷笑,“说得好听是风氏旁支,难听一些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血缘亲眷。三皇子就算登上帝位又如何,风氏会倾尽全族的力量去帮他?呵呵,天真,直接去做梦比较现实?!?br />
    不仅是她看得清楚,风氏看得更加清楚——

    如今的东庆已经烂至骨髓,无可救药了。

    哪怕三皇子登基,那些手握重兵的诸侯势力会乖乖束手就擒?

    只问一句,凭什么?

    凭什么让诸侯势力将身家性命交出去?

    因为吃了几年东庆国的食禄?

    多大脸!

    姜芃姬继续道,“风氏上下都是人精,他们不可能冒险的。东庆已经病入骨髓,救无可救,若是因为三皇子的缘故被扯入朝廷纷争,恐怕……传承千年的风氏也要走到头了。所以,风氏那边不用担心。只不过……子实说的也没错,三皇子要是登位了,的确会带来一些麻烦?!?br />
    若龙椅上是个成年的皇帝,姜芃姬要做名正言顺的丸州牧,的确会增加难度。

    所以呢,三皇子……

    对不住了!

    姜芃姬心中起了杀意,丰真墨玉般的眸子闪过一丝了然,他抬手做了个手刀下切的动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