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想了想,打算先将慧珺藏起来,让她假死避开耳目。

    瞧瞧她的脸,姜芃姬抬手抹了一把手臂上的伤口,用鲜血将慧珺干净的脸蛋抹花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先委屈你了,等事情平息,我为你保你一世无忧?!?br />
    慧珺感觉到脸颊的触感,沉默了会儿,低语道,“郎君之于奴,胜过再生父母。只要郎君一句话,纵然舍了这条性命,奴亦无怨言。郎君仁慈,奴愿意终生侍奉左右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抬手用食指点了她眉心,慧珺错愕抬头,只见对方笑着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行,未来会有人将你温柔以待,活着便是希望,何苦这样悲观?以后的路,还长着呢?!?br />
    慧珺捏紧了袖中的手,垂首道,“是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派人去将禁卫军尸体上的衣裳扒下来一套,让慧珺换上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先将这一关应付过去,风头过去了,再给慧珺改换身份。

    做完这事儿,还嘱咐亲卫去办了另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她让亲卫去战场找一找,看看有没有被误伤杀死的大臣女眷,选一具身材比较贴近慧珺的尸体,再将尸体的容颜彻底毁掉,换上慧珺的衣物,伪装成慧珺的尸体,勉强算是个交代。

    至于会不会有人怀疑?

    呵呵,现在拳头大的人才有说话权,那些只有残兵败将的大臣敢哔哔一个试试?

    “主公,陛下已经宾天了?!?br />
    颜霖神色冷漠地扫了一眼凌乱血腥的战场,对着杨蹇低声耳语。

    杨蹇面上还带着未退的激动,乍一听到这话,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宾天?”杨蹇哽得说不出话,半响回不过神,“陛下宾天……少阳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颜霖语气冰冷,果断道,“先稳住形势,不要自乱阵脚,只需配合盟军和朝臣拥立新君?!?br />
    皇帝死了就死了,反正皇室还有不少备份。

    只要登基的人是昌寿王,一切好说。

    能让颜霖看重的人和事情不多,其中根本不包括所谓的皇帝。

    在颜霖看来,拥立新君的从龙之功,不亚于救驾之恩,前者还省心一些。

    杨蹇心塞塞,不过皇帝尸体都已经凉透了,他再怎么样也改变不了事实。

    两方军队皆是训练有素,虽没有真刀实枪配合过,但也没有相互拖后腿。

    联手打退了敌军,谁都没有恋战追赶,反而第一时间选择安抚受惊吓的大臣和他们家眷。

    丰真、杨思和颜霖接管大局,负责和朝臣周旋。

    动脑子的活,自然要丢给这些文人。

    “少阳,我偷偷去瞧了一眼陛下遗体,死得真是惨烈……那模样,不像是被敌军杀的……”

    杨涛刚才趁乱凑到龙撵瞧了一眼尸体。

    皇帝的心口插着一把精致华贵的刀,心脏都被人捏出来了。

    颜霖表情淡定,“不像是被敌军趁乱杀的?”

    杨涛点头如捣蒜,“真不像是被敌军杀的,更像是被人趁乱刺杀的,心脏肉片都出来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赶来太快,局势又乱,混乱之中,众人也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知道慧珺被姜芃姬带走的,目前也只有一个敌军将领。

    姜芃姬抱着慧珺赶回去的时候,慧珺一直埋在她怀中,众人只以为是她是被俘虏的佳丽。

    根据之前伺候皇帝的小黄门讲述,皇帝不是被敌军杀的,他是被身边的皇后杀的。

    杨涛心有余悸地呢喃。

    “皇后杀皇帝?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这位皇后也是凶狠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家**,不要多窥探,以免污了眼睛?!?br />
    颜霖表情冷静,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杨涛乖乖地应道,“嗯,我知道了,多说多错么,我以后少说两句就是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草草处理伤口,用干净的布将手臂裹了两圈,勉强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战场已经清扫一部分,但尸体依旧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鲜血染红了大地,周遭空气漂浮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她眼尖看到数名大臣装扮的中老年男子围着杨思他们,面色激动,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……必须诛杀妖后,弑君乃是灭九族的大罪,岂能轻易放过?”

    “不杀妖后不足以平定民心,还希望你们尽早派兵去抓,以慰陛下在天之灵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走上前,那几个大臣露出不悦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正在商议大事,这个没眼色的小将竟然上来打搅?

    正要说庶民不得靠近,却见杨思和丰真纷纷作揖。

    “主公?!?br />
    “诛杀谁呢?隔大老远都能听到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满意地看到几个老臣一脸吃苍蝇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陛下宾天,诸位大臣直言凶手是皇后。不过如今兵荒马乱,实在不好找寻凶手下落?!?br />
    杨思和丰真也挺腻歪这几个老臣,屁大本事没有,指挥人倒是挺有谱。

    指挥就指挥吧,关键还瞎指挥。

    他们和杨蹇部队拢共才两万五兵力,刚才还折损了一些,凭着这么点儿兵力?;ぶ钗淮蟪己图揖煲丫蝗菀琢?,等会儿还要护送皇帝遗体攻回谌州皇城,打跑城内的敌军。

    人手严重不足!

    这些倚老卖老的大臣,竟然还想僭越指挥,让他们分兵出去寻找杀害皇帝的皇后。

    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昌寿王——来来来,我们这里人手不足了,你们快点派人过来偷袭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思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是朝中老臣,人老威望厚重,不能轻易对待,只能嗯嗯啊啊地应付着。

    姜芃姬眼珠子一动,平淡地扫了一眼几位老臣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很平淡,可一身鲜血和未散的杀气却让他们提心吊胆,下意识发虚。

    姜芃姬盯着几人说道,“他们的话不是没有道理,陛下宾天乃是举国哀悼的大事,不能轻易放过凶手。要说皇后,刚才似乎有一具符合条件的尸体,只是……此人的尸体几乎被人和马踩成了肉泥,面目全非,唯有一身衣裳能分辨身份。不如,几位过去辨认辨认?”

    几位大臣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老人精,如何看不出杨思等人的敷衍和应付?

    他们都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,没想到杨思他们的主公如此好说话,出人预料。

    “多谢?!?br />
    几位老臣作揖道谢,诚恳万分。

    “无事,我们也算得上同为朝臣,这点小事算不得什么。来人,将方才发现的女尸抬上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