郎君?

    男人耳尖地听到慧珺呢喃,他心头的怒火倏地燃起,鹰眸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。

    银色的长枪宛若灵蛇,灵活得不可思议,在空中划出道道白色匹练般的灿烂银光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、银色的枪、鲜红刺目的红缨。

    一人一马一枪愣是将战场撕开了一道口子,银枪迎面而来,血肉随着利刃撕裂,鲜血迸溅。

    与禁卫军缠斗不休的叛军还来不及回过神,他们的喉间或额间已经多了一抹鲜红,沉重的躯体倒地,没了意识。恰如狼入羊群,不管眼前有多少羊,无法阻挡凶狼厮杀屠戮的势头。

    慧珺紧张地咬紧了下唇,双手不由自主地抓紧男人的盔甲。

    随着那一道道枪影闪烁,银光伴随着鲜血轻扬,连带她的心绪也随之剧烈起伏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你姘头?”

    搂抱着慧珺的男人轻蔑冷哼,提着武器朝那人杀去。

    “可惜是个不自量力的毛头小孩儿,怕要死不瞑目了!”

    一身红衣银铠的姜芃姬正杀入敌军,好似无人之境,很快就冲入敌军阵中。

    “小子,吃本将军一刀!”

    哪怕马上多了一个慧珺,那人依旧不受影响,沉重的长刀直接砍向姜芃姬的脊背。

    不过姜芃姬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偷袭成功的人。

    只见她轻描淡写地接下,武器相撞发出沉重得令人牙酸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蛮力倒是挺大!”

    她嗤笑着,长枪横扫将靠上来的敌人清理干净,然后迎着将领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胯下的小白没有辜负这身优良的血统,战争素养极高,极通人性,与姜芃姬配合默契。

    它直接用马蹄踩碎了几个敌军兵卒的胸腔和脑袋,凶悍的模样瞧不出平日里的腼腆。

    姜芃姬轻笑着,“慧珺,我来接你喽?!?br />
    外人看来,这少年小将清隽的面容染着血,但没有狰狞之感,反而给人磊落干净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郎君……”

    慧珺哆嗦着回应了一句,布满血丝的双眸噙满泪水。

    她正欲倾身,禁锢她腰肢的手猛地一紧,将她的神智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慧珺万万没想到,这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,亲自来实现多年之前的诺言。

    【你无需害怕,等尘埃落定,我会保住你——】

    所以,她现在就来了?

    原本已经死寂的心,如今又充斥着鲜活的血液,让她听到砰砰砰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那么美好的气氛,总有不识相的人来破坏,例如直播间的观众,例如那个敌军将领。

    【轻歌曼舞】:慧珺小姐姐,我们都来接你啦,我们回家。

    【小天使安琪儿】:回家回家,一起回家!

    【万能的叮当】:楼上不要脸,抱起我家慧珺小姐姐就是一个百米冲刺,谁都别想觊觎。

    【晏日安】:呔!那个方块国字脸的臭男人,放开我家慧珺小姐姐!

    【天水仙乐】:吾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,流氓你的手放在小姐姐哪里呢!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对敌军将领各种讨伐,男人蹬鼻子上脸,拦着慧珺腰肢的力道几乎要将她勒坏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状,二话不说直接袭击男人面门,看似没有顾念他怀中慧珺的意思。

    男人大笑一声,不退反进,“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敢和他抢女人?

    哐!

    武器碰撞的声音响起,刺耳高亢的声音传入耳膜,慧珺下意识缩头闭眼。

    搂着她的男人暗暗心惊,连人带马倒退数步,胯下骏马更是痛苦地嘶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姜芃姬哪里会给对方反应时间?

    小白豪迈地撞击撕咬对方的战马,姜芃姬手中的银枪玩出了虚影,一面杀退包围上来的敌人,一面对着男人步步紧逼。敌军考虑到他们将军的安全,倒是不敢派出弓箭手。

    便是这么一会儿犹豫,远处地平线扬起阵阵尘沙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骑绝尘过来,她的援军能迟到多久?

    环抱慧珺的男人渐渐力有未逮,头盔之下冒出了涔涔汗水。

    一番交手,他的某个举动让姜芃姬和直播间观众十分欣赏,两人都默契一致地避开了慧珺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就算了,她本来就是赶过来救人的,男人知道这点,他却没有将慧珺当做挡箭牌让他投鼠忌器,反而尽力维护。这份磊落作风,倒是博得了姜芃姬的好感。

    不过,观众朋友们还是坚定讨厌他。

    一切和他们抢漂亮小姐姐的男人,全都是异端!

    男人心中也是又惊讶又郁闷,他的力气已经是少有的强横,纵横多年,少有敌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天会碰到一个更加有蛮力的人,竟然还是个没有彻底长开的少年小将?

    天生神力也就罢了,偏偏还走灵活路线,枪影密集,好似一面不透风的网。

    一向自负武力的他也不敢等闲视之,只能勉强抵抗,

    若非身边的兵卒多少牵制了这个陌生小将,男人觉得自己会输得更加狼狈。

    他要空出一只手抱住慧珺,另一只手手持武器,频繁被巨力碰撞,早已酸软不堪,手臂的肌肉已经膨胀得出现了血纹?;郜B也察觉到局势,急促又慌乱地道了一声,“对不起?!?br />
    此时,男人的心力已经被姜芃姬全数吸引,根本分不出多余的心神。

    慧珺拔出袖中的匕首,对着男人大腿划了一刀,趁着他吃痛慌乱的时候,倾身扑向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,你也不怕死!”

    姜芃姬细心地发现慧珺的动作,早就做好了借住人的准备,但还是不轻不重地训了一句。

    被慧珺摆了一道的男人回过神,面上闪过一丝不甘,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对着慧珺出手,反而啐了一口带着血沫的唾沫,肆意一笑,“敢从本将军手中抢女人,你有种。乖乖报上名来,本将心情好了,兴许能留你一具全尸!”

    姜芃姬把慧珺护在怀中,若是让她待在马背上,谁知道会不会成了箭靶子?

    “呵呵,说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?!苯M姬应付敌军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此时,她已经尝试着突围和大军回合,叛军没了顾忌,数道阴冷的箭矢瞄准了她的要害。

    姜芃姬压低声音对慧珺道,“抱紧我,小心了!”

    慧珺依言照做,面颊贴着她身上的盔甲,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簌簌落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