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——毒、毒妇——”

    皇帝刚刚还在惋惜即将失去慧珺,没想到下一秒,这个女人竟然将匕首送入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他用尽所有力气,试图挣脱,两颗眼球几乎要凸出眼眶,很快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慧珺冷笑着,沾满鲜血的绝色容颜绽开前所未有的畅快笑意。

    她声音颤抖,癫狂欲疯,“狗皇帝,你知道我有多恨你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右手的匕首狠狠地往他心脏送了几分,旋转着刀柄,搅烂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鲜血不住从伤口溢出,将她的手染成刺目的鲜红,纤纤玉指好似红玛瑙一般颜色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的恨,深刻入骨髓!害我全家,毁我一生!狗皇帝——你也有今天!你就这样死不瞑目吧!你睁眼看着,你的江山会跟着你一道下地狱的!阎王面前别忘了,杀你的人是谁!”

    皇帝瞪大着眼睛,不甘咽气。

    慧珺将他摁在地上,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匕首狠狠推入他的心脏,再往旁边一割,拉开伤口。

    右手顺着伤口探入他的心口,慧珺痴痴笑道,“陛下——睁开眼睛看看啊,你瞧——你的血是红色的,心脏也是红色的……我还以为你的心脏早早被染成黑色,尽是阴沟淤泥了呢?!?br />
    哐当——

    一声摔声惊动了慧珺,她猛地扭头。

    一双美目不复妖媚,只余凶戾,宛若地狱爬出来的厉鬼一般渗人。

    小黄门正备受惊恐地看着她,他的脚边躺着一盘衣物,这是为皇帝准备用于脱身逃命的。

    慧珺啧了一声,笑道,“你都看到了?”

    小黄门吓得一屁股摔在龙撵地板上。

    结结巴巴良久才失控地喊道,“陛、陛下驾崩了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高亢而尖锐,周遭的护卫听到,心中猛地一凉。

    气势一落千丈,敌军趁势强攻。

    “陛下驾崩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驾崩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驾崩了——”

    小黄门连滚带爬,哭嚎着爬出了龙撵,下轿的时候还狠狠跌了个跟斗,摔得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他顾不得疼痛,踉跄爬起来之后继续逃命,好似身后有可怕的厉鬼在追逐。

    一众大臣听到这个消息,险些没有瘫在地上,满脸不可置信——

    叛军还没有打到中央,怎么陛下就驾崩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陛下到底是怎么驾崩的?

    因为这个小黄门的报丧,禁卫军乱了心神,抵抗孱弱,很快就被叛军撕开口子,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叛军将领一路冲到龙撵附近,一跃登上龙撵,掀开帘幕,险些看直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见一身龙袍的肥硕男子躺在地上,心口有鲜血不停淙淙流出,好似一坨沾了血的猪肉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皇帝了。

    将领心下忖度,视线挪向皇帝身边的绝色佳人。

    只一眼,他感觉自己的心遗落在对方的星眸之中,耳边似听到百花绽放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眼钟情。

    诚然,他见过不少绝色美人,但在眼前这个女人面前,天下红颜皆失色,变得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妾身乃是国母,将军这般无礼直视,太过放肆!”

    慧珺端端正正坐着,暗中捏紧了袖中的匕首,肌肤上沾着的血液已经被她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她活着遭受了太多的羞辱,她都觉得肮脏。

    如今坦然赴黄泉,她想干干净净、漂漂亮亮地去。

    大仇得报之后的空虚情绪让慧珺萌生了轻生的念头,活着太累了。

    她正欲自尽,没想到外头会闯进来一个陌生的叛军将领,这让慧珺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不过,亏了这个叛军的出现,慧珺的理智回归,果断打消了悄悄赴死的决定。

    以前的阿草早就死了,活下来的慧珺只为郎君而生,只因这条性命是郎君给她的。

    除非郎君允许,否则她没有资格处置这条性命,更不能随意轻生。

    哪怕再难,她也要活着。

    “国母?原来你是皇后,巧了?!?br />
    青年将领眼睛一转,嘴上轻蔑,内心却暗道可惜。

    这样的倾世佳人,本该被世间最伟岸的男儿细心对待,怎么配了个肥头猪脑似的男人?

    慧珺镇定瞧着男人,巧笑倩兮,一双眉目尽是风情。

    “妾身乃是国母,将军难道要将妾身当做普通妃嫔对待?”

    男人还以为慧珺会惊慌大哭或者失态求饶,正如谌州皇城内被俘虏的佳丽妃嫔,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可他没想到,慧珺竟会是这么一个反应,丝毫没有阶下囚的狼狈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,反而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她分明是被他俯视的,但高傲地像是在俯视众生,芸芸众生之中也包括了他。

    连他都忍不住想要拜服在她足下,以示臣服。

    这样的念头只出现了一瞬,旋即被他狠狠压下。

    他狂傲地笑了,“你是国母,更是本将军的战利品,待遇自然和普通妃嫔不同?!?br />
    慧珺心中一松,袖中的匕首已经被她收回刀鞘。

    惶神的功夫,慧珺只觉得腰间一紧,整个人撞进男子的胸膛,触碰到冰凉腥臭的铠甲。

    “美人,本将军知道你手中有匕首,你也可以用它伤害本将军。能不能伤到,看你的本事?!?br />
    说着这话,他轻笑着咬着慧珺的耳垂,暧、昧沙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挑逗。

    慧珺也是饱经人事,哪里不知道这个男人的打算,心下暗暗一咬牙,忍住想要伤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如今,自保才是最要紧的,其他她都能忍。

    男人大笑着将慧珺打横抱起,上了马。

    外头的厮杀还在继续,叛军的优势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叛军与禁军护卫厮杀,双方都杀红了眼睛,根本没注意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得到如此绝色佳人,叛军将领心神舒坦。

    正要拿起武器继续大杀四方,一股莫名的?;写咏诺装逯贝艽竽?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他说不出来,具体描述的话,好似四面八方都有眼睛盯着自己,让他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竖起两道剑眉,夹紧胯下骏马,正欲找寻那股?;睦丛?,余光看到战场某处产生了混乱。

    慧珺正认命地依靠在男人怀中,冷静地谋算下一步路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这张脸和这具身体是男人最无法抗拒的吸引。

    用得好了,她会很安全

    正想着,环抱她的男人突然大喝一声,驱使胯下骏马朝着某个方向奔驰而去。

    受到颠簸,慧珺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那双明亮的眸子越睁越亮,心口泛着酸涩。

    “郎、郎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