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帝抬手阻止她接下来的话,“朕信你就行,其他人不用理会。那些个逆子,朕是白养活他们了,一个一个都想置朕于死地的畜牲。这些意图杀父篡位的虫豸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大臣以为几位皇子接连落马,连皇太子都死了,全是慧珺撺掇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呢?

    慧珺的确掺和一脚,但她不过是顺势而为,顶多是个催化剂和帮凶,真正的主谋可不是她。

    真正的主谋是谁?

    正是眼前这个皇帝!

    “珺儿的身子堪比仙人的灵丹妙药,让朕的身子越发轻盈年轻?!被实鄢彰缘氐?,“我们还那么年轻,以后生十个八个孩子,好好教导他们,绝对比那几个孽畜要好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为什么会对几个儿子起了杀心?

    其一,皇子们年轻力壮,觊觎皇位,皇帝却渐渐势弱,他不甘心而已。

    其二,在慧珺刻意的挑拨和算计之下,几个皇子已经有了谋反之心,皇帝杀他们不用手软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皇帝来说,到底是儿子重要还是皇位和自己性命重要?

    不用说,自然是皇位和性命重要。

    有了皇位和性命,他的身体又越来越年轻,只要有女人,谁都能给他生无数的儿子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慧珺暗害算计了那些皇子,还不如说皇帝让慧珺背锅,借着她的手害死了儿子。

    “陛下~~~”慧珺害羞颔首,似嗔非嗔,皇帝见了,发自内心地哈哈大笑,轻松将佳人抱起,两人在龙榻上滚作一团,交织的喘息营造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氛围,衣衫零落,香汗不停。

    又过一日,一支两万余人的精锐军队宛若神兵天降,直接把兵力空虚的谌州皇城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城内城外,战火纷纷。

    百姓惊恐奔走,众人六神无主,大臣贵胄纷纷收拾细软家当,带着妻妾儿女准备逃命。

    皇宫之内,宫娥黄门步履匆匆,神情慌乱,还有人趁乱偷窃,预备逃出皇城。

    后宫内,妃嫔美人惊慌失措,一个一个手忙脚乱地说是金银珠宝和衣裳细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慌乱,唯有两人不同。

    皇帝喘着粗气,对着大臣和报信的人发怒,气得胸腔生疼,面色隐约发青。

    整个东庆都是他的江山,但外头的乱臣贼子却要打进来了,他们要他这个天子的性命!

    另一人便是如今的皇后慧珺,她安静地坐在精致的榻上,服侍她的宫娥正在快速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您还有什么特别要带的东西么?”贴身宫娥问她。

    慧珺手中把玩着一把镶嵌满各种璀璨宝石的匕首,略一拔出来,刀身泛着冰冷的白光。

    她目光悠远,笑着道,“没什么要首饰的,你们看着办就行?!?br />
    宫娥天天看着皇后,每次都觉得惊为天人,如今再看,感觉皇后的笑容少了那份惑人的妖媚,多了几分纯澈和天真,越发惊人了。宫娥回过神,继续去收拾皇后宫殿的宝贝。

    慧珺垂眸看着匕首,啪的一声将它合拢,然后再将匕首藏进袖中,绑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狗皇帝!

    若非这个狗皇帝,她应该有一个温和慈祥的父亲,一个貌美贤惠的母亲,她是他们的掌中宝。但是,因为这个狗皇帝,她的父亲被杀,母亲怀着她被送入皇宫,侍奉一个陌生的男人。

    强取豪夺之后,为何还要将她母亲和她丢入上京贫窑之内,让她们母女当了卑贱的流莺?

    他让她家破人亡,一辈子毁于一旦,她也要让这个男人子孙断绝,国破家亡!

    慧珺冷嗤一声,心中已经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皇帝要逃命,但他没有忘了慧珺。

    当慧珺被轿撵接走,耳边全是妃嫔美人的哭嚎和啜泣,因为她们都被皇帝无情地丢弃了。

    皇帝的妃嫔,一旦被叛军抓走,会是什么下场呢?

    慧珺无心多想,她想怜悯这些女人,但最后却可悲地发现,她已经没有这份仁慈了。

    “珺儿的面色怎么如此糟糕?”皇帝握着她的手问。

    慧珺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路上看到那些姐妹了,但她们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打断慧珺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些女子眼光肤浅、出身卑贱,珺儿为她们伤感做什么?”

    慧珺心中一冷,那些女子可都是皇帝用各种手段收入宫中的女人啊,如今被他弃之如敝履!

    她嘴上道,“妾身只是一时有感而发,物伤其类罢了?!?br />
    皇帝搂着她,细细地抚慰,“珺儿放心,朕永不负你,定然会护你安全?!?br />
    慧珺依偎在他怀中,露出幸福的笑容,但她的眸子始终冰冷,不染半分笑意。

    皇帝和诸位大臣在护卫禁军的?;は峦低党隽顺?,毕竟昌寿王的奇兵也才两万余人,根本不可能将整座皇城团团包围。只可惜,两日之后,他们的行踪还是暴露了,敌人又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追上皇帝的军队是骑兵先锋,一万多禁军严正以待,列阵对敌,外头皆是厮杀惨叫之声。

    皇帝面色苍白,唯有紧紧抓着慧珺的手才能汲取些许安宁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是真龙天子,绝对会化险为夷的?!?br />
    皇帝拍拍慧珺的手,青白的面色稍稍缓和。

    原先,禁军还能抵挡这些骑兵先锋的冲击,可是随着敌人增援的数量增加,禁军渐渐力有未逮,防线被攻破,死伤惨重。外头不仅有兵卒的惨叫,还有大臣家眷的惊叫。

    皇帝面色渐渐由白转为青色,直至一颗人头飞进了龙撵。

    “陛下——叛军增援,抵挡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彻底坐不住了,他让太监给自己准备普通衣裳,打算让死士?;に晃?。

    不过,若是这样皇后慧珺就带不走了。

    他眸光一冷,似乎回忆起什么往事,让人给慧珺准备白绫鸩酒。

    慧珺听后,面色发白,惨然一笑,“妾身愿在奈何桥上等着您?!?br />
    “对不起,朕还是负了你。你贵为皇后,决不能受叛军羞辱,你懂么?”

    “妾身懂?!被郜B目光带着隐隐泪光,深情地依靠在皇帝怀中,“陛下,妾身临死之前,没有其他心愿,只希望陛下能听一听妾身以前的故事,完完整整活在您的心上,妾身死而无憾?!?br />
    皇帝心中焦急,但在慧珺的安抚下,多了几分耐心,“你说?!?br />
    “妾身——”

    慧珺左手深情地抚着他的侧脸,右手袖间的匕首滑落至手心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皇帝怒目圆睁,正欲挣扎,慧珺右手握着的匕首在他左胸腔狠狠往里面钻了钻,左手更是将他的抠鼻无助,将他整个人摁在地上。倾国倾城的面容全是狰狞仇恨,五官都为之扭曲了,“妾身要你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