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一晃便是十一日,盟军“上下一心”终于将嘉门关破了,当夜还大肆庆祝,载歌载舞。

    见状,黄嵩和几位心腹谋士皆是叹息。

    “这群蠢货,耗费十一日才攻破嘉门关,真不知有什么好庆祝的……”

    黄嵩气急捶桌,外头丝竹管弦之乐幽幽飘来,钻入他的耳朵,让他心神烦乱。

    风珏等人只能相视苦笑,盟军这个德行跟烂泥扶不上墙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明日大军便要出发过嘉门关,只希望还来得及——”风珏叹息。

    程靖垂眸冷语,“怎么可能还来得及?怕是谌州皇城都已经告急了……可恨,这群鼠目寸光之辈还在这里沾沾自喜。说他们‘好大喜功’,他们谁敢认下来?如今,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柳羲和杨蹇他们身上,希望他们速度够快。哪怕不能救下谌州皇城,那也要救下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天下五国建立时间都不久,再加上士族的家族教育,天下士子对国家的忠诚度都不高。

    程靖和风珏便是典型代表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皇室迟早都要完蛋,但完蛋的时间不能是现在。

    东庆皇帝还在,明面上还能约束一些势力,要是皇帝彻底没了,整个东庆直接进入诸侯割据的时代。对于如今的黄嵩来讲,他还需要进一步蛰伏发展,皇帝还是不能没有的。

    风珏冷笑一声,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讥讽,“希望吧,天佑东庆?!?br />
    可是上天并没有站在东庆这边,国运气数枯竭将尽,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是苟延残喘罢了。

    盟军攻破嘉门关第二日,他们雄赳赳气昂昂过了嘉门关,谌州皇城已经告急。

    自从迁都来到谌州,皇帝有心大修土木,将谌州皇城建造成另一个上京。

    奈何国库空虚,昌寿王还趁机横插一脚,大部分的银子只能投入军队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足够的银钱大兴土木,皇帝和一众妃嫔只能住进谌州行宫,当做临时的皇宫。

    虽说是行宫,但奢华程度丝毫不亚于曾经的上京皇宫,皇帝和妃嫔依旧能过着醉生梦死的奢华生活?;实鄄挥霉芡馔氛绞氯绾?,他只顾着自己享乐,怀抱美人、酒池肉林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奢华的生活需要银钱支持,但如何才能筹集到足够的银钱供他挥霍?

    皇帝干脆将暗中的卖官鬻爵搬到明面上,各个官衔明码标价,吃相丑陋,令士族不耻。

    皇帝身边有佳丽三千,但最受宠爱的人还是曾经的皇贵妃、如今的皇后慧珺!

    谈到这位皇后,诸多官员莫不又爱又恨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为何是“又爱又恨”?

    因为啊,只要有她在场,皇帝暴戾的性情就会得到极大的收敛,不会动辄拔剑杀人。

    多少官员要被皇帝斩杀,多亏了这位慧珺皇后在旁求情,这才免于一家老小的死罪。

    按理说,官员多少都受到这位皇后的恩泽,为何还要恨她呢?

    因为慧珺皇后还是皇贵妃的时候,使计下、、/毒谋杀先皇后,勾搭皇太子,致使皇帝与皇太子关系分崩离析、父子反目成仇,皇太子一家全部被革去身份、贬为庶民,凄惨而死!

    至于皇太子本人?

    竟被暴怒的皇帝一??沉四源?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不仅是这位皇太子被慧珺谋害,之后还有二皇子、三皇子以及四皇子巫马君接连惨遭毒手。

    二皇子被人查出用巫蛊之术谋害皇帝和皇后慧珺,抄家被杀,母族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三皇子存在感很弱,但他身份最尊贵,母妃乃是风氏旁支出身,竟被人揭发勾引庶母、秽乱宫闱,众目睽睽之下和皇帝的新宠美人颠、、鸾倒、、凤,因此被革除身份,贬为庶人。

    至于四皇子巫马君,他的下场同样不好。

    一日发了酒疯逃出府邸,昏醉路旁,被好几辆路过的马车碾断了双腿,如今已是废人一个。

    众多言官调查,纷纷将矛头指向了皇后慧珺,奈何皇帝对她迷恋至深,根本不听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朝野混乱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沧州孟氏,一夕倒戈,原本呈现颓败之势的昌寿王卷土重来,打得谌州军队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皇帝饮酒买醉,慧珺整日与他痴缠在一起,外头求见的大臣全部吃了闭门关。

    如今的慧珺已是妖媚入骨,似嗔似怨,眉眼全是风情。

    她地对着皇帝道,“陛下,他们又在外头喊叫了,一日一日的,烦不烦呢!”

    “珺儿若是不喜欢,找个小黄门将他们打出去?!?br />
    皇帝双眼迷醉地摸着慧珺纤弱无骨的柔荑,提及那些乱哔哔的言官,内心便是一阵烦躁。

    每一日都有坏消息从前线传来,那些大臣不能为他分忧也就罢了,还偏偏喜欢插手他后院的事情,管得真宽。所以,他还是喜欢待在慧珺这里,只需享受她的身躯、倾听她的温声细语、享受那片刻的欢愉,便是让他死了他也甘愿,哪里还顾得上外头那些乱哔哔的官员?

    慧珺笑着,说是一笑倾城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还是出去看看吧,若是继续腻在妾身这里,恐怕大臣们又要说妾身不是了?!?br />
    她越是这样大度,皇帝对大臣的厌恶越是浓烈。

    皇帝目光凶狠,“不去不去,让他们跪死在外头好了。一个两个都不中用,无法替朕分忧,还处处给朕添堵。要不是珺儿数次求情,他们早就人头落地了,还能在外头吵闹?”

    慧珺善解人意地道,“妾身身为陛下的枕边人,如何不懂陛下心中的烦忧?只是,诸位大臣都是国之栋梁,他们若是在宫外头跪出事情,诬陷栽赃妾身的罪名又要多一条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心疼地用双手裹住她的柔荑,心中满是欣慰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么误解珺儿,珺儿还处处为他们求情……可惜,外头都是一群不知感恩的白眼狼,哪里值得珺儿这般维护?”皇帝心下蹙眉,对那些不懂眼色的大臣越发厌恶,“还是珺儿好?!?br />
    慧珺道,“这也怪不得诸位大臣,数位皇子接连遭难,妾身的确是最有嫌疑的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