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靖略略蹙眉,墨玉般的眸子闪过些许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既然柳州牧都敢出面为柳羲兜底,想来这个时候他也已经安全绕过嘉门关了?!?br />
    风珏笑道,“所见略同?!?br />
    二人并没有判断错,经过一夜的奔袭和攀爬,姜芃姬终于带领军队绕过了嘉门关,进入谌州境内。黎明的晨光明亮而刺目,姜芃姬揉了揉一夜未眠的眼皮,揉开那种酸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先安顿众将士休息片刻,吃点儿军粮补充体力,养养精神?!?br />
    丰真揉了揉肩膀,昨天半夜直接趴在李赟背上睡了,只是睡得不安稳,眼底青色多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主公不和杨蹇他们比赛谁先抵达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丰真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这种意气之争重要,还是众将士重要?之前那么说,不过是气一气他们罢了?!?br />
    奔袭一夜,哪怕有姜芃姬调度,保证方向正确,没有多走弯路,但众将士的体力消耗依旧很可怕。姜芃姬不想让他们带着这样的负面状态继续赶路,宁愿多耗费一些时间休整。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体贴?!?br />
    丰真笑着拱手,面上带着略显狡黠的笑容,看得姜芃姬没脾气。

    大军休整,虽然不能生火造饭,但他们离开之前已经做好了干粮,捏了不少当干粮的饭团,饭团里面还裹了许多切细丝的腌菜根,配着水囊里面的水,勉强能算得上一顿早餐。

    兵卒是这样的伙食,姜芃姬他们也没什么特殊对待。

    “还有点儿温……本以为会吃到冰疙瘩似的米团……”

    李赟准备的饭团裹在几层布里面,然后再塞到盔甲里层,用体温暖着,拿出来还有温度。

    直接吃饭团,口干无味,所以姜芃姬让人在里面加切丝的腌菜根,吃到嘴里倒有几分咸味。

    行军打仗能有这样的条件已经不错了,倒也没人抱怨什么,只是直播间观众看了心疼。

    【李无双】:嘤嘤嘤——我家杨思宝宝最挑食了,现在条件艰苦,连饭团都吃得那么香。

    【枫生水启】:同心疼,看着直播画面,突然觉得眼前的龙虾大餐都索然无味了。

    【轩辕明镜】:哈哈,楼上你有毒。到底是真的心疼,还是刻意投毒???

    姜芃姬刻意不去看直播间的弹幕,按照她对这些观众的了解,他们肯定在投放各种美食。

    她才不会去找虐呢。

    众人吃了个七八分饱,然后原地休整两个时辰,日头已经高升至头顶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赶去会合吧?!苯M姬道。

    约定碰面的地方距离此处只有一个时辰的脚程,姜芃姬也不急,尽可能照顾兵卒的情况。

    等他们抵达,杨蹇部队已经在目的地休整了。

    颜霖看到他们,眼光闪过些许诧异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猜测,面对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地形,他们就算没有迷路,总该绕点弯路,时间上应该赶不及的。结果,这会儿就到了。不仅到了——颜霖的视线落向兵卒的面颊,见他们虽有疲倦,但并不像连夜行军十几个时辰未曾休息……换而言之,对方中途应该已经休整过了。

    若是不休整,抵达的时间兴许比他们还早。

    思及此,颜霖再也不敢轻视,对姜芃姬他们的重视又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两家合作,有些消息自然也要共用。

    谌州境内除了朝廷的势力,还有昌寿王的势力,他们两家要是想阻击昌寿王势力,不仅要速度快,还要保证自身消息不泄露。不然的话,敌人有了防备,他们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    如何才能保证行军踪迹不泄露?

    自然要制定好最佳的行军路线,避开有可能存在的耳目,同时还要保证不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条件简陋,两家高层干脆随便找了个地方,聚在一块儿探讨研究。

    这些用脑的事情,杨蹇父子一向是插不上话的,他们丝毫不介意让颜霖全权把握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边,武将各有各的分工,他们也信任军师和主公的经验谋算,故而没有插话。

    此时,颜霖才发现“柳羲”这个主公与寻常主公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寻常主公都是等智囊团谈论之后再拿决定,她是直接参与谈论,她可不是不懂装懂。

    杨蹇见状,叹息更重了。

    货比货得扔,人比人得死。

    自家这个儿子要是有人家柳羲五成省心,他便老怀甚慰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颜霖在,杨蹇时常有一个冲动——将这个小子塞回去回炉重造!

    他们已经制定好计划,盟军那边才发现两个势力消失的事情。

    柳佘嘲讽盟军攻克不下嘉门关,他们不相信,偏要打下来给柳佘瞧瞧。

    然后,果断被嘉门关的守将打脸了。

    初战打了一个多时辰,丢下两千多具尸体,只能狼狈地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见状,众人脸色黑成了锅底灰。

    许裴坐在上首,听着底下各位诸侯互相推诿责任,顿时觉得脑仁儿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应付了这些人,许裴连夜找上了柳佘,想要暗中求个经,如何能破关。

    柳佘的回答让许裴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他说,“没办法啊,你让我治理一州一郡,我自认为不弱于人,但要指挥打仗,可就难了?!?br />
    许裴惊得险些合不拢嘴,柳佘没有破关的妙计,那他白天放什么大话?

    他没有问出口,但面上却明明白白写着“你逗我”,柳佘失效哑然。

    柳佘义正辞严道,“当时若不这么说,那些人还会继续攻讦盟主和兰亭,我怎么看得下去?”

    总得来说一句话——

    装比一时爽,善后火葬场。

    许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要是……半月之后没有捷报,那柳州牧该如何应付?”

    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一不留神就会被打脸啊,要是被打脸了,堂堂州牧的脸面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柳佘内心暗暗翻了个白眼,嘴上道,“半月时间,盟军四十万就算是用人头堆,也该将嘉门关破了,我说他们不成气候,难道他们就真的自甘堕落了?退一万步说,嘉门关破不了,但我对我家兰亭还是有信心的,半月之后绝对有捷报传来。要是这两条都失算了,届时再想法子好了,我不急的?!?br />
    许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不急,但是他急!

    真没想到,你竟然是这样的柳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