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路崎岖难行,方向难以把握,极容易迷失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问题在姜芃姬的指挥调度下,根本不算事儿,碰见的困难远比想象中轻松。

    另一边,杨蹇部队也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他们经历过更加险峻的激流,如今这个对于一群泅水健儿来说根本算不得太大挑战。

    “少阳,你还撑得住么?”

    杨涛喘着粗气,已经开始褪去稚嫩的脸庞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和坚毅。

    相较于杨涛的随意和粗犷,颜霖依旧维持着镇定和矜持的仪态。

    “无事,正泽,你去前头照顾着点儿主公,他之前的箭伤未愈,需要谨慎顾着?!?br />
    这次奇袭,颜霖是不赞成杨蹇过来的,不过杨蹇担心自家智障儿子,不敢让他独立领兵。

    杨涛重重点了点头,“少阳你也注意一些?!?br />
    河流虽然湍急,但如今可是寒冬腊月,水流位置比较涨潮期低,会露出两岸的斜坡。

    斜坡坡度较为平缓,倒是能利用一番,降低难度。

    这也是颜霖能赶超姜芃姬面前抵达目的地王牌之一。

    一支走水路,一支走山路,皆是闷头不语地赶路。

    嘉门关前的盟军营寨依旧热闹喧哗,直至天边的黑幕被一缕白光驱散。

    天色由深沉转为灰暗,再由灰暗转为光明。

    各家诸侯势力各有鬼胎,柳佘又帮衬着遮掩,竟然无人发现盟军少了两万五兵马。

    不过,瞒得过一时,瞒不过一世。

    两个营寨共计两万五千人不见了,再怎么迟钝的人也会发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等他们发现的时候,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黄昏时分了。

    收到这个消息,各家皆是骇然。

    安慛暗中投靠了沪郡郡守巫马觞,蹭点儿好处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安慛瞧见巫马觞露出些许狰狞阴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个柳羲,不过如此,临阵逃亡的懦夫。生这么一个儿子,柳仲卿也是要哭瞎了?!?br />
    巫马觞嗤了一声,他和姜芃姬虽然没有起冲突,不过一样记恨柳氏父子。

    崇州、丸州和浒郡,如今都在柳氏父子手中,他作为皇室宗亲怎么会看得惯?

    这天下,到底是他们巫马氏的天下,还是柳氏的天下?

    安慛在一旁低声道,“柳羲并非那等胆怯小人,更不会做出临阵脱逃的事情。昨夜连夜离开,这背后定然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。许裴盟主应该知道,郡守可以过去问一问情况?!?br />
    巫马觞轻蔑地嗤了一声,嘴上说着不将人放在眼里,内心还是十分忌惮的。

    “好,去问问?!?br />
    另一处,黄嵩也在同一时刻收到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他和杨蹇没什么交情,不好做判断,但他对姜芃姬却有一定了解,知道这人的脾性。哪怕外头风言风语,说这两人临阵脱逃,但黄嵩却不会这么想,这两支势力连夜离开肯定有内情。

    他一人想不出缘由,只能将几位谋士招来。

    风珏和程靖对视一眼,心有灵犀一般想通了其中关节,暗道一声不妙。

    “主公,速去盟主营帐?!背叹傅?。

    等黄嵩等人赶到,营帐内已经聚集了不少闻讯而来的势力诸侯。

    他们倒不是过来询问杨蹇和姜芃姬部队的下落,只是为了过来瞧瞧许裴的热闹。

    瞧热闹的主力还是许裴的堂弟——许斐。

    许斐笑道,“大哥,您这个盟主当得可有些不称职啊,竟然有人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许裴瞥了他一眼,面上没有丝毫慌乱和气恼,反而镇定自若,“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?兰亭与杨都尉,他们皆是奉了为兄的命令。至于做什么去了,未免机密泄露,暂时不得告知?!?br />
    许斐冷呵一声,根本不相信这个说辞,只当许裴心虚有鬼。

    许裴板着脸,双眸带着睥睨之色,“诸君的首要任务是攻破嘉门关,其余皆不重要。兰亭与杨都尉的兵力不过两万五,连盟军的一成都不到。难道没了他们,这嘉门关就无法攻克?”

    “盟主误会了?!毙盱乘祷坝行┮跹艄制?,眼神带着十足挑衅,“没了他们,盟军自然也能攻克嘉门关。只是身为盟军一员,擅自行动,到底有没有将盟主您当一回事?他们这般举动,盟军人心哪里还能凝聚得起来?同样,作为盟主的您,一样有着疏于管教的失职之责!”

    帐内火药味十足。

    许裴说姜芃姬他们接受秘密调度,其他内情不能公之于众,许斐一口咬定这是许裴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宛若冰玉般的声音从帐外传入帐内。

    一身儒衫、肩披厚重披风的柳佘大步走来,眸光带着冷意,严峻的表情更是令人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诸君若是好奇,且等半月,自会有捷报传来?!?br />
    许斐心中有些惧怕柳佘的威仪,但依旧不怕死地挑衅。

    “呵,当老子的当然要为自己儿子善后。若是半月之后没有捷报呢?”

    半月之后要是没有捷报,这就意味着柳羲狙击失败,没有获得预期中的效果,甚至有可能被昌寿王的军队反杀,性命堪忧了。许裴暗中使眼色让许斐闭嘴,偏偏这小子还在撩拨。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捷报,嘉门关我来破!”柳佘语气平淡地道。

    当儿子的嚣张,当老子的也不多让。

    众人一开始听着还有些懵逼,等回过未来,纷纷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柳仲卿,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半月之内破不了嘉门关?”

    柳佘勾起唇,嘲讽味十足,他道,“有自知之明就好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许斐一掌拍在桌案,气得手直发抖。

    柳佘鸟都不鸟他,径直甩袖走人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许裴也没有松口,更不肯透露柳羲和杨蹇部队的下落。

    开玩笑,盟军内部势力混杂,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昌寿王的奸细?

    总之,关系到重大军情的机密,许裴是不会轻易泄露的。

    不过,哪怕他不说,一样有人能猜出内情,还原真相。

    “剑走偏锋,当真是大胆至极?!背叹复鬼?,“不过,这人太过依赖奇兵诡计了……”

    风珏对此倒是有心理准备,毕竟他和姜芃姬也算是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猜一猜,他们现在到哪里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