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笑着揶揄道,“你听着似乎挺不情愿的?!?br />
    颜霖不吱一声,只是用墨玉般幽黑的眸子看了她良久。

    被一个不相干的人全权代表了,同时还失去了唾手可得的一部分利益,搁谁都不开心。

    姜芃姬知道他的怨念,璀璨如星的眸子闪过狡黠的笑意,厚着脸皮无耻说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气,不过计较起来,你们也得感谢我。要不是我,许裴盟主可不会轻易放人。他也不需要怎么做,只需要拖延个三五日,一切都迟了。虽说杨都尉之前闹过一场,让其他诸侯有了忌惮,但这份忌惮经不起时间消磨的。嘉门关久攻不下,总要抓出一个背锅的人。纵观所有诸侯,还有比你家主公更适合的人???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已经不易了?!?br />
    颜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几分,偏过头不去瞧这人脸上欠扁的笑意。

    本身是姜芃姬坑了他们,但落到她口中,反而成了杨蹇和颜霖要对她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这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,当真已经炉火纯青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倒是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分道扬镳之后,双方回去整顿兵马,沉默许久的颜霖首度开口。

    杨蹇说道,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。柳佘的儿子,能是什么善茬?老夫只是没想到,这个柳羲不仅能打,连嘴皮子都如此利索。再想想正泽,当真令人揪心?!?br />
    搁在杨蹇眼中,姜芃姬就是标准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自家孩子杨涛哪儿哪儿都令他操心。

    听到杨蹇日常损儿子,颜霖不禁为挚友杨涛喊了一声冤。

    “正泽的脾性好,热情仗义,总比心思阴沉之辈好多了?!?br />
    哪怕挚友是个智障,但在各种滤镜的作用下,颜霖还是觉得熊孩子挚友更好,谁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杨蹇苦笑一声,他道,“说得好听是热情仗义,说得难听就是冲动无脑了。所幸,这小子上辈子有福气,能有你这样的好友……有你帮我看着,百年之后也不用担心他被欺负了?!?br />
    杨蹇孩子不少,但儿子就这么一个,还是原配嫡妻生的,他更加疼之入骨。

    奈何这孩子自小缺一根筋,惹是生非的事情没少做,把杨蹇愁得,美髯都没有以前光滑了。

    后来有了颜霖,杨蹇才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颜霖笑着道,“主公春秋鼎盛,再过个三五十年都不显老?!?br />
    杨蹇抚着美髯,两人在亲卫的围绕下回了营地,下令整顿兵马,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拔营起寨还有些时间,颜霖又去了一趟姜芃姬的营地,两家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柳羲和柳佘是父子,二人的营地距离很近,颜霖赶到的时候,柳羲的营地在火热朝天地忙碌收拾,柳佘那边安静如初,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。他蹙了蹙眉,压下心中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父亲不喜欢打打杀杀,连这次会盟都是不得已过来凑热闹的?!苯M姬倒是看出他的心思,笑着解释了一句,“用奇兵阻截昌寿王精锐,这事对他来说太刺激了,我就没打扰他?!?br />
    “若是不借助柳州牧的兵力,你这里也才一万人马,够么?”颜霖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够了,你我两家合着能有两万五,要是添上我父亲的兵力,目标太大?!?br />
    他们是打着奇袭阻击的主意去的,关键就在一个“奇”字。

    要是因为目标太大被敌人发现了,最后取得的效果可就大打折扣,甚至会将自己赔进去。

    颜霖面色稍有缓和,道,“这话也有理?!?br />
    嘉门关处于山脉要冲之处,形势险峻,山峦起伏,想要绕开它进入谌州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不过,有困难不意味着不能。

    “若要绕开嘉门关,有两条路能走?!毖樟刈魑铄坎慷拥娜ù?,这人也不是吃干饭的,他有胆量提出这个计谋,自然做了完全准备,哪怕客场作战,依旧充满了自信,“一条是走水路,不过水流湍急险峻,还需逆流而上,若不是水性极佳的儿郎,怕是过不去?!?br />
    杨蹇部下出身漳州东门郡,那边水域极多,水势凶猛,各个都是天生的泅水健儿。

    绕开嘉门关的这条水路对他们来说,只能算是中下难度。

    只是,姜芃姬手底下的兵将大多都不会水,这就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丰真笑了笑,他指着地形图某条山脉道。

    “另一条路,应该是指这里吧?”

    颜霖道,“正是这里。只是山路崎岖陡峭,野兽毒虫横行,常人不敢入内,容易迷了方向?!?br />
    换而言之,姜芃姬想要阻击昌寿王,只能在这两条路选择。要是她觉得这里危险,不想冒险,她可以选择绕远路,不过耗费时间可就大了,路上还容易碰上昌寿王派出来的斥候。

    颜霖挑出来的两条路,全是最近的。

    要是按照正常脚程,大概一夜的功夫就能绕开嘉门关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拍板决定,“成,约个时间地点,我们在目的地等你们?!?br />
    她这话一出口,颜霖的眼神转为错愕。

    直播间更是为她的霸气措辞刷了满屏幕的“666”。

    【琉璃火羽】:嗷呜——我家主播还是那么霸气侧漏。

    【不爬树的考拉】:诶?主播又做了什么,你们给她打了那么多666?

    【茶蘼扉】:噫,没有看出来么?我记得主播曾经说过杨蹇部下全都会水,水性很好,他们肯定要选择第一条水路,自信心十足呢。主播手底下一群旱鸭子,只能挑选山路。山路崎岖,更加耗费体力,看地图距离也比水路要长。但主播却说要等杨蹇的部队,这还不霸气?

    【塞璞】:那个,我能说霸气是霸气,但是更加欠揍么?

    没看到颜霖错愕之后,眼睛都能喷出火了?

    碰见主播这样怼天怼地的中二病,没谁能维持百分之百镇定。

    别说姜芃姬的敌人,哪怕是姜芃姬身边的人,有时候也守不住他们主公的嘲讽脸。

    “成,既然县丞这般自信,我们便在这个地方接头碰面?!?br />
    颜霖指了指地图某个点,面上的笑容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姜芃姬慵懒地抬了一下眼皮,“好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