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不其然,当颜霖代表杨蹇开口,姜芃姬便知道这二人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许裴也是诧异,他安静听了颜霖的话,暗中又瞧了眼姜芃姬——两拨人真不是商量好的?

    他完全有理由怀疑,杨蹇和姜芃姬是联手过来耍他的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杨都尉竟然也有这样的想法?!毙砼岬髡樾?,免得失了涵养,一个两个都想脱离组织到处浪,有没有想过他这个盟主的感受,“别的都好谈,只是这件事情有些为难?!?br />
    颜霖心中一惊,下意识望向姜芃姬,“盟主为何说‘也有这样的想法’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许裴给予了肯定的回复,他道,“杨都尉来之前,兰亭贤弟正在跟我说这事儿呢?!?br />
    颜霖佯装镇定地笑了笑,“没想到,我主竟然与柳县丞心有灵犀,想到一块儿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暗中呵呵一声,光是冲着杨蹇这张脸,她就不信这些主意是杨蹇想的。

    三方各有自己的主意,一时间,帐内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也是心急如焚,偏偏他们隔着一个位面壁垒,再怎么着急也没用。

    【晗小雨】:好气啊,恨不得抓过许裴的衣领,给他脑瓜子开个瓢,这人在纠结个什么?

    【妖精女王的绯红】:唉,谁让人家是盟主呢,要考虑很多事情,权衡利益吧?我对许裴的印象还行,不过他要是一直阻拦添堵的话,我也想打爆他的脑袋,让他瞎比比。

    【人生味苦】:哈哈,你们都想打爆许裴脑瓜子,我倒是有些心疼他了。真的,他作为盟主,只是名声上好听一些,实权也就那么点儿。主播和杨蹇都想脱离大部队,许裴也很心累。

    【弥酒】:其实我更加想知道主播会不会和杨蹇部队一起行动?毕竟他们都是冲着一个目标去的,主播手上兵力不足,如果和杨蹇部队合作的话,互相有个照应,应该算是双赢?

    正当咸鱼观众有模有样地探讨,杨蹇这方面率先打破了僵持的局面。

    颜霖面色镇定地问许裴,“此事宜早不宜迟,希望盟主能尽快应允?!?br />
    许裴面露苦笑之色,游刃有余地打着太极,“我知道你们想要为国尽忠的心意,但无规矩不成方圆,盟军勤王关系国家命运,不能任由你们胡乱行动,总要与其他诸侯商议一番才行?!?br />
    颜霖心中冒出些许恼怒,尽管他说话依旧平静,但却多了几分嘲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与其他诸侯商议?今日为了谁当先锋,他们已经争议了整整一天,始终没有结论。若是将这件事情也拿去商议,等结果出来了,想来昌寿王也已经龙袍加身,逼得陛下禅位于他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在一旁打了个助攻,她道,“事急从权,许兄……不如通融一二?”

    许裴眼皮跳了跳,这事情怎么通融开后门?

    要是真的允许杨蹇和柳羲部队绕道嘉门关,其他诸侯询问起来,他怎么交代?

    盟军本身就不团结,要是在闹出这么一桩事情,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盟军又要彻底散开。

    “此事没有通融的余地,若是贤弟等人着急,为兄现在召集诸侯也行,不能擅自行动?!?br />
    颜霖维持着标准的坐姿,搁在膝上的双手微微紧握,心中不甘情绪的情绪都要溢出了。

    杨蹇部队一来就受到诸侯排挤孤立,现在又推诿应对,实在是憋屈得很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慌不忙,她对着许裴道,“许兄可有想过,盟军的未来?”

    许裴诧异问道,“贤弟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道,“盟军受诏勤王,以顺讨逆,天经地义??墒?,这有一个前提,坐在龙椅上的人必须是现在的皇帝。如果换了人,成了昌寿王,到时候……咱们可就是逆、、/贼了?!?br />
    许裴眼皮猛地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盟军被打为逆、、、/贼,许裴作为盟军的首领,首当其冲被清算。

    只是,盟军有四十万兵力,昌寿王就算上位了,他也不敢硬来,顶多离间他们。

    “……若是能救下谌州皇城内的宗亲贵胄,保证圣上安危,这是许兄指挥调度有功,小弟和杨都尉只是占了个跑腿的功劳。救不下来,以许兄的家世和底蕴,亦能轻松脱身……”

    许裴心中很赞成这个说法,但面子上却摆出一副被人侮辱的羞愤。

    “贤弟,难道在你眼里,为兄便是这等虚伪做作的奸佞小人?”

    姜芃姬不意外许裴的反应,她道,“小弟自然知道许兄不是这种人,但小弟担心啊。眼瞧着会盟这些诸侯整日扯皮、不做正事,只怕他们会连累了许兄的好名声。世人不会追究这些诸侯如何贪婪、如何胆怯,他们只会觉得盟军盟主优柔寡断、无才无德……许兄,三思??!”

    她别的不擅长,但绝对知道如何抓住旁人的软肋。

    许裴的软肋就是名声、威望、功劳,对症下药,见效奇快。

    颜霖垂眸听着,好似周遭外物和他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,他很清楚,许裴已经被姜芃姬说动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——

    许裴面色剧变,挣扎半响后才道,“客可是贤弟,你手中兵马才一万人,若是不慎碰上昌寿王的精锐,届时可就危险了。这不成,为兄岂能将你置于危险的境地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,“无事,这里不是还有个杨都尉么?两军相加能有两万五兵马,足够应付了?!?br />
    许裴转向杨蹇等人,以眼神询问对方的意见。

    颜霖应了下来,“全凭盟主指挥?!?br />
    许裴拍了一下桌案,豪气顿生,终于松口允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诸侯那边,他会想办法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出了营帐,颜霖冷呵一声。

    “柳县丞,好大方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着反问,“这位先生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前线抛头颅、洒热血,到头来的好处全送给许裴,你这还不大方?”

    姜芃姬耸肩道,“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功劳这玩意儿,虚的。拿到手的好处,才是真的?!?br />
    要是不用功劳“贿、、/赂”许裴,许裴根本不会放人。

    颜霖知道这个道理,心中仍有些膈应。

    “有缘合作,不如集合两家之力,一起商谈?”

    颜霖垂眸,吐出一字,“可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