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参见主公!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孟浑便穿着一身甲胄出现在营帐,额头还冒着细密的热汗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不用多礼?!苯M姬对着孟浑说,“这次喊你过来,其实是为了孟氏的事情。你在孟氏手底下效力多年,对他们的了解也足够,所以我想听一听你的意见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开门见山,直奔主题,简单说了嘉门关的事情和自己的推测。

    孟浑露出深思的表情,按照他对孟湛的了解,对方的计谋绝对不会只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久经战场的老将,说道,“这事儿,末将不好说。不过孟湛这人工于心计,擅长步步为营,一环扣一环,心思深不可测。依照两位先生的话,嘉门关极有可能阻挡盟军十天半个月。昌寿王能在这十天半个月内连克数关,攻入谌州皇城么?若是不能,那么盟军破了嘉门关,追上昌寿王的军队只需一两日的功夫。届时,两军摆开阵势交锋,输赢未可知?!?br />
    丰真和杨思两人也是这个意思,昌寿王那边肯定还有其他后路。

    姜芃姬用手指点着桌案,笃定地道,“应该是分兵了?!?br />
    三人点点头,他们都偏向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用主力部队吸引盟军的注意力,暗中分出一部分精锐偷袭谌州皇城。

    “若当真如此,皇城恐怕危险了?!狈嵴嫣刚碌氖焙蛞幌蚝苎纤?,不见平日里放荡不羁的模样,他道,“昌寿王那边应该已经掐好时间……说不定,等盟军攻破嘉门关的时候,昌寿王正好破了谌州皇城,生擒皇帝。再以性命相要挟,逼迫皇帝禅位给他……如此一来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话未说完,帐内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黑沉。

    要是昌寿王真的打着这个计划,盟军的处境可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揉眉,她告诉丰真等人一个更坏的消息,“我有可能知道孟氏为何要帮昌寿王?!?br />
    丰真和杨思皆是一愣,不知道姜芃姬怎么突然说起这个。

    孟浑倒是明白过来了,他面色沉凝、双拳紧握,心中的仇恨几乎要冲出喉咙。

    “为了孟悢?”

    “嗯,应该是这件事情。孟湛多半是怀疑孟悢的死因和我们有关。要是让昌寿王当了皇帝,孟湛作为从龙之功的大功臣,绝对不会放过柳氏?!苯M姬眸光闪烁着凶狠之色,“正巧,哪怕孟氏不找我们麻烦,我们迟早也要找他麻烦。多年恩怨,总该有个了结了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和杨思皆是一脸懵逼之色。

    “主公,孟悢又是谁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孟悢是孟湛的爱子,那人是我杀的?!?br />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自家主公杀了孟湛的爱子?

    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

    一旁的孟浑面带愧疚。

    “主公,若非为了末将,主公也不会将孟悢那个小畜生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说什么话呢?我可不会因为杀了一个小畜生而懊悔,惹上孟氏又如何?孟氏想要将重宝压在昌寿王身上,然后借助昌寿王除掉柳氏,那也要看看老天爷帮不帮他!”

    哪怕不杀孟悢,孟氏和柳氏之间也有解不开的结。

    丰真用手指敲打着膝盖,他道,“昌寿王若真分兵偷袭谌州皇城,派出的兵力至多两万。我们绕过嘉门关,说不定还来得及。只要皇帝没有落到昌寿王手里,我们还有机会?!?br />
    杨思道,“若要行动,肯定要和盟军盟主知会一声,主公,要不要现在就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性格果决,下了决心,“备马,我这就去找许裴?!?br />
    没有当盟主之前,许裴想得很美好,但现实比想象中骨感太多了,他现在一脑门子官司。

    听众多诸侯争吵一天,他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聋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清闲一会儿,外头又有人禀告说柳羲求见。

    一听是柳羲,许裴不好将人拒之门外,只能勉强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“还不请贤弟进来!”

    姜芃姬入了营帐,二人简单寒暄两句,她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小弟瞧许兄脸色不愉,还在为盟军的事情烦心?”

    许裴长叹一声,“还是贤弟懂我,的确是因为这事儿。谈论一天也没决定何人打头阵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给他提建议,“既然如此,不如让各家都出一部分兵力,这样他们就无话可说了。兵力多的多出人,兵力少的少出。不管如何,总不能盟军浩浩荡荡来了嘉门关,憋着不打吧?”

    许裴感觉脑子好受多了,果然还是贤弟比较贴心,比那些整天推诿的家伙好多了。

    当然,很快他就不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许兄,小弟有一事,希望许兄能应允?!?br />
    许裴的眼皮下意识跳了跳,面上却端着温和的笑容,问她,“贤弟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简略复述了一遍自己和丰真他们的猜测,她想带领自己的一万兵马饶道嘉门关。

    许裴心中暗暗叫苦,这个盟主果然不好当。

    之前杨蹇闹了一通退盟,好说歹说劝回来了,如今柳羲又要脱离大团单干,这算啥事儿啊。

    他道,“这只是贤弟的猜想,又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能证明昌寿王分兵偷袭谌州皇城。若真有这事儿,自然是大功一件??梢敲挥?,贤弟就不担心有心人以此为把柄,攻讦你么?依为兄来看,此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。要不,贤弟再等等,为兄让探子再去查查?”

    姜芃姬正义凌然,恨不得在脸上刻上“正义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事情紧急,不容耽误。只要能保证皇庭安全,哪怕要小弟赴汤蹈火,小弟也心甘情愿?!?br />
    许裴面上没有表示,内心已经纠结开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中途离开,这让为兄怎么向众多诸侯交代?”

    姜芃姬抿紧了唇,直直地看着许裴,许裴也默默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二人正相持不下,外头又有兵卒回禀,杨蹇求见。

    许裴诧异,杨蹇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拜访?

    难道他对白天的争吵看不下去,又想闹一通了?

    “请杨都尉进来?!?br />
    杨蹇来了,还不是一个人来了,身后跟着一身青竹色儒衫的青年文士——颜霖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到这个架势,心中暗暗蹙眉。

    莫非这两人的目的和自己一样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