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说历史,光说近些年,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。

    东庆近些年灾难频频,百姓易子而食的惨象时有发生,本质上跟用人肉肉脯充饥有区别?

    南蛮四部和北疆三族,成群结队跑到中原抢夺杀人,生吃人肉的例子更是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黄嵩忧虑一叹,说道,“的确是不少见,但若是可以,当真不想见到?!?br />
    他的眼眸闪过些许精光——也许,只有盛世太平才能彻底杜绝这样的人间惨剧吧。

    “世道便是这样,若是能杜绝,谁想发生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姜芃姬冷静地眺望嘉门关方向,陡峭山门之间的关卡,不知要填进多少性命才能攻破。

    程靖用余光看了一眼姜芃姬,对此人的评价又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山上风大,丰真畏寒,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披风,常年失血的双唇带着点点青色。

    “嘉门关易守难攻,守关之人若是固守不出,我们强行攻打,必然要付出惨痛代价。只是,我们总不能效仿那条毒计,以尸体为柴,火烧嘉门关吧?”丰真猛地吸了口冷气,以手捂拳抵住唇角轻咳,“可若是不这么做,想来也只剩下强攻这一条路,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眺望四周,观察地形,她的唇线单薄,抿着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极为倔强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问道,“你们觉得……以盟军的战力,多久能攻破嘉门关?”

    风珏站在黄嵩身侧,一手搭在额前,仔细瞧了一眼嘉门关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嘉门关前的道路狭窄,实在是险峻……以盟军的实力,若是拼力强攻,兴许一两日就能破了。若是嘉门关内守备充足,时间还要拖长一日半日?!狈珑宓拇浇茄锲鸺シ淼那承?,他补充道,“只可惜,盟军内部声音不和,他们一瞧见嘉门关的地势就开始打退堂鼓了?!?br />
    为何说看见嘉门关的地势就打退堂鼓?

    嘉门关地势险峻,道路狭窄且易守难攻,冲在最前的先头部队几乎只有一个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谁愿意打这个头阵?

    哪怕愿意打,估计也是保留实力,战场划水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黄嵩出来的时候,盟军正在开大会,商议的内容便是谁打这个头阵。

    想到那些人的争吵,风珏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头,感觉耳朵还有他们争吵的幻听。

    程靖道,“如果不解决这一问题,嘉门关能阻挡我们十天半个月,兴许更久?!?br />
    十天半个月?

    昌寿王的军队已经攻入谌州境内,步步推进,十天半个月之后,谁知道会是什么情形?

    此时此刻,盟军主帐已经吵得不可开交,众人谁也不想打这个头阵,平白消耗实力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他们可不敢把杨蹇推出去当炮灰和替死鬼。

    要知道人家杨蹇也是有脾气的,上一次大脑酒席,破口大骂,他们现在也不敢坑杨蹇。

    众多势力默契一致地开始退缩,努力将其他人退出来。

    兵力少的势力哭穷,说自己这么点儿人要是折在嘉门关,还有什么颜面回去见父老乡亲?

    兵力多的势力也哭,他们说自己人多但都是杂兵,战斗力不如精兵强横,打头阵不适合。

    许裴坐在上首听众人各执一词,感觉自己脑袋都大了,脸色越来越铁青。

    下首的许斐看到这个场景,暗暗幸灾乐祸——瞧,跟他抢盟主之位是吧,现在有你受的!

    盟主不好当,特别是底下人心宛若散沙的时候,更加不好带领。

    争吵一天也没有吵出个结论,最后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姜芃姬带着丰真和杨思回了营地,正好撞见柳佘从大营那边回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,问您个事儿?!彼W判“鬃叩搅苊媲?,“父亲现在有时间么?”

    柳佘温和笑笑,“只要是我家兰亭的事儿,什么时候都有时间?!?br />
    一旁的杨思和丰真感觉自己被这对伪父子、真父女秀了一脸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对沧州孟湛有多少了解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孟湛?”听到这位前任连襟兼好友,如今死敌的名字,柳佘眉头一压,口气冰冷,“为父和孟湛本是同窗至交,后来因为你母亲和姨母的事情断交了,如今没什么接触,了解不多。兰亭,你怎么突然提及这人了?方才你出去勘察地形,莫非是发现了什么?和孟湛有关?”

    姜芃姬说道,“嘉门关那边有较新的焚烧痕迹,我猜测昌寿王能这么快攻下嘉门关,应该是用尸体为燃料,火烧破关……兴许提议这个计谋的人便是孟湛……所以想多了解这人?!?br />
    柳佘听后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听着的确像是孟湛的手笔,这人一向如此,表面上风光霁月,暗地里却是手辣阴毒?!绷茑土艘簧?,他道,“为父之前与他交好的时候,倒是没看出他有这么一面。他年轻那会,还有陌上君子的美名。不过,世事变迁难预料,孟氏族内倾轧严重,孟湛不争便是死?!?br />
    年少时候的孟湛,的确是个令人惊艳的君子。

    只是,时光可以将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孟湛身处那样的环境,他也变了,只是柳佘那时候没看到,还以为人家一直很好。

    推荐孟湛,让妻妹古蓁嫁了个“狼人”,这是柳佘一生中少有的眼瞎决定。

    柳佘道,“孟氏族内的斗争蛮严重的,孟湛能脱颖而出,自然是工于心计的人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拧着眉头,又问柳佘今天会盟开会的结果。

    柳佘讥笑一声,“一群推诿的胆小鬼,各个都想把别人推出去当替死鬼,能有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辞别柳佘,姜芃姬回到营帐发呆。

    “我们换位思考,如果靖容和子实是孟湛,你们帮助昌寿王攻下嘉门关,以后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丰真与杨思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若是站在昌寿王的角度思考,自然是拖延时间,拖垮盟军。

    嘉门关这里便是一个局,足以让盟军的内部矛盾进一步激化。

    不过,光是激化矛盾还不够,还要留下其他后手。

    杨思在昌寿王帐下效力过一段时间,他对昌寿王也算是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只是,如今昌寿王的种种布置都像是孟氏的手笔,谈到对孟氏的了解,自然要想到孟浑。

    姜芃姬对小兵道,“速速将孟校尉唤来,有要事与他商量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