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蹇愤恨地锤了一下桌案

    颜霖冷静地道,“如今最重要的还是自保,防范他们暗箭伤人?!?br />
    杨蹇此次举动,算是彻底得罪了盟军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只是退出了盟军却没有退出勤王,那些人也不能明着对杨蹇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过一段时间,那位许裴盟主或许会亲自过来,主公想好要怎么应对了?”

    一旁的杨涛疑惑问道,“许裴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颜霖笑着解释道,“许裴他是盟主,若是不处理好这件事情,到时候哪个诸侯都随意退出,盟军便名存实亡了,他作为盟主的威信也会荡然无存。所以,许裴一定会过来?!?br />
    杨涛心里没有主意,他觉得自己这个脑子也想不出来好办法,干脆眼巴巴等着挚友。

    颜霖早已经习惯了,他道,“许裴若是亲自过来,肯定是赔礼道歉,重新邀请主公回去。有了之前的闹剧,盟军做事也不敢太过分、更不敢太显眼,主公可以大度一些,不计较前嫌?!?br />
    杨涛诧异,“为什么?前脚刚刚退出盟军,后脚又回去了?”

    这样反复无常,多没面子。

    杨蹇倒是明白。

    大闹酒席,与其说是避难自保,不如说是表明态度,让盟军势力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要是闹得太狠了,仅凭杨蹇一万五的兵马,他们也很难抗住盟军的施压。

    与其双方撕破脸皮,不如各退一步,成全彼此的面子和利益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按照少阳的提议去办?!?br />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个时辰之后,许裴亲自上门。

    当姜芃姬听到许裴放下身段规劝杨蹇,她知道这次会盟的重头戏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杨蹇这么一闹,相当于戳穿了盟军的遮羞布。众人无法继续自欺欺人,只能硬着头皮商议正事。好歹是勤王救驾的盟军,总要拿出个样子来?!苯M姬勾唇,生活终于不无聊了。

    之前没人戳穿、没人带头,众人自欺欺人,能划水就划水。

    现在杨蹇闹事儿了,戳穿他们划水怠工的事实,他们只能包袱款款去工作了。

    当天,盟主许裴邀请所有势力共商大事。

    这次可不是吃饭喝酒看舞蹈,有人漫不经心,吃瓜看戏,有人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在盟主许裴的带领下,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商谈如何勤王救驾、歼灭祸乱朝纲的贼子。

    有人建议先攻打昌寿王,只有先灭了昌寿王,谌州才能安全。

    有人建议先进入谌州,想办法和谌州势力联合,一起抵抗昌寿王势力。

    还有人提出围魏救赵的法子,先端了昌寿王在漳州的老巢,看他来不来救。

    前面两条建议还有些谱,后面那条简直是过来搞笑的。

    颜霖暗中瞪了一眼挚友,提出搞笑意见的杨涛默默缩了缩脖子,委屈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商议来、商议去,众人愣是没有达成一致意见,因为谁也说服不了谁。

    听着各家谋士打嘴炮,姜芃姬有些昏昏欲睡的冲动,抬起袖子掩住嘴,打了个哈气。

    眼角挤出两滴生理性泪水,然后再若无其事地放下袖子,继续开会神游。

    她有直播间观众,这些咸鱼观众能和她聊天打屁,一块儿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其他人没有这玩意儿啊,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忍受这样枯燥漫长的会议?

    姜芃姬正在划水摸鱼,耳边听到有人提了自己的名字,她下意识抬头瞧着对方。

    虽说走神了,但直播间观众会帮她记录,弹幕上全是观众们手动打的字幕。

    【玫瑰传说】:主播主播,程靖说你在琅琊书院求学过,颇有渊镜先生的重视。他觉得应该群策群力,所以问你有没有好的建议。擦,这小子怎么突然把主播拉下水了?

    她镇定自若,毫无破绽,根本没让人发现她刚才在划水走神。

    “高见算不上,不过我的确有些建议?!苯M姬点名了几个诸侯势力,简明扼要地点出各自的优缺点,最后才道,“盟军兵多将广,彼此自成一体,若要强行融合,哪怕有盟军指挥,怕也不能像寻常军队那般如意圆通。所以,依我之见,我建议还是分兵吧。一路救援谌州,一路牵制昌寿王势力,另一路从旁策应掩护,再分一路绕道背后偷袭昌寿王后方?!?br />
    二十三支势力合并,因为配合的缘故,无法发挥出四十万兵马应该有的战力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分兵,发挥机动性,扬长避短。

    只是,她刚说完,有个老将幽幽嘲讽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么分兵,岂不是等着被逐个击破?我军有四十万兵力,为何不直接攻打贼子,将其生擒活捉,弄什么迂回战术。年轻后生便是年轻后生,纸上谈兵的本事也拿来献丑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着丢开手中的干果,“我是纸上谈兵,老将军可就是目不识丁了。按照您这种说法,为何不说我军有四十万雄兵,从天而降能将贼子压成肉泥,一人一口唾沫能将他淹死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这位老将哪里受过这等嘲讽,当下脾气上来想要拔出武器跟她拼命。

    典寅和李赟也不甘示弱,上前一步护住姜芃姬,整个营帐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提议说要听姜芃姬意见的程靖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从旁人耳朵里听过柳羲的牙尖嘴利和欠揍,从未亲耳听过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他才明白,为何旁人提及这人的时候,总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
    嘴太贱了,跟丰真有得一拼!

    许裴这个盟主有些不好当,他可不能坐视不管,让这两人真的打起来。

    站出来当个和事老,许裴道,“兰亭分兵不可谓不行,老将军的建议也是不错?!?br />
    于是,许裴收获姜芃姬鄙视的眼神一枚——墙头草!

    许裴轻咳一声,说道,“如今谌州告急,不知还能撑多久。我们应当速战速决,尽快将贼子诛杀,不宜拖延时间。越是拖延,陛下越是危险。兰亭之法保险稳妥,但耗费时间较长。至于老将军的建议,在下是比较赞成的。我盟军有四十万将士,个个不畏生死、不惧艰难、骁勇善战,只要齐心协力,定然能以摧枯拉朽之势歼灭贼子,还我山河,重整朝纲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姜芃姬暗暗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程靖风珏等人更是无奈地闭了眼,来了个眼不见为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