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已经是第三日了,盟主营帐内笙歌不断,众位诸侯醉生梦死,沉迷美人乡——”

    程靖与风珏相对而坐,两人各执黑白棋子,在棋盘上厮杀缠斗,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风珏面色冷静,墨玉般的黑眸微微下垂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早已料到的?会盟众人,各怀鬼胎,能挑起大梁的柳氏父子和许氏兄弟,前者罢工懈怠,后者只知道钻研名声、结党营私?;崦巳汉烙倘缛毫奘?,纵然现在结成了盟军、选出了盟主,可最后还是不成气候。人齐心不齐,这与一盘散沙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风珏沉着声,思考着下一步棋路,这次轮到他落子儿。

    这一步要走得格外谨慎小心,不然等待他的便是程靖宛若狂风暴雨一样的进攻。

    风珏下棋的风格便是步步为营,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,务求滴水不漏,适合长线作战。

    时间拖延越长,对他越有利。

    程靖的风格和风珏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一旦被他抓住漏洞,原本的和风细雨便会变成狂风骤雨,进攻性极强。

    风珏是“稳”,程靖是“稳中求险”。

    程靖道,“可惜了,我以为柳羲会争一争盟主。若是这人当盟主,现状也许会不同?!?br />
    风珏诧异地“哦”了一声,问道,“友默对柳兰亭的评价很高?”

    仅凭柳羲一人之力,便能扭转诸多诸侯势力的颓势?

    “柳羲曾在师父门下求学三年,师父对他十分看重。这柳羲,求学三年,惹事三年,不断树敌。若非背靠一棵大树,有一个好父亲给他撑腰,说不定早就出事了。不过这人能惹事也不怕事,表面看似冷静自持,内在却嫉恶如仇。若他当盟主,眼里恐怕容不下那些整日醉生梦死、沉溺歌舞美人的人。至于许裴?呵——巧舌如莲、善于经营、注重名声却不务求事实。这样的人当盟主,到头来他只会粉饰太平?!?br />
    别看盟主虚名大于实权,但对盟军还是有影响力的,许裴这个性子当盟主,注定成不了事。

    程靖看得明白,所以他不看好此次会盟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盟军之中还有不少人也看出来了,只是没有明说罢了。

    风珏垂眸,“那倒是可惜了,柳羲明显想要置身事外……不会掺和这些事情?!?br />
    两人正交谈着,营帐的帐幕被掀开,冷风顺着开口灌了进来。

    黄嵩步履急促,面上还带着没有消散的余怒。

    程靖和风珏对视一眼,纷纷望向黄嵩。

    “盟军那边不设宴了?”

    “宴席被杨蹇打断了,这人直接带人提着大刀杀入帐内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。?!

    “杨蹇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风珏险些被这个消息吓到,杨蹇怎么会突然带人杀入盟军营帐?

    黄嵩喘了一口气,见风珏的反应,知道他误会了。

    连忙解释,“……我话还没说完呢……杨蹇身边只带了几个亲卫杀入帐内,不过他并没有伤人,只是把诸人的酒桌给砍断了,大闹宴会。指名点姓,指着许裴的鼻子大骂了一通。方才那个情形,简直精彩,那些人的脸色更是泼了墨一样……简直痛快!”

    风珏和程靖听后,内心皆是暗暗叫苦,杨蹇这人是不要命了?

    杨蹇本就被盟军孤立,如今又大闹营帐、恐吓盟主,可以想象,杨蹇势力会遭到何等打击。

    程靖想了想,倏地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道,“主公,杨蹇莫不是退出了盟军?”

    黄嵩正咕嘟咕嘟喝着水,听到程靖的话,他下意识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友默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盟军那边日日开酒席,程靖和风珏对此十分嫌弃,一个两个不肯过去,宁愿待在营帐下棋。

    程靖暗道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“杨蹇这是在自保,他要是再不找个机会退出盟军,怕是会惹来杀身之祸。虽不知是谁建议他这么做的,但的确是个聪明之举。不破不立,破而后立。不闹大一些,怕是会处处被动?!背叹秆棺琶纪?,似乎在沉思什么,“对了,方才主公从帐外进来,为何面上带着怒气?”

    程靖不提这个事情,黄嵩差点儿忘了。

    他一提,即将熄灭的怒火又重新燃烧。

    “盟军那些杂碎,实在不是个东西?!被漆耘?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姜芃姬也带着一身酒气回到了自个儿的营寨,唇角挂着浅笑,瞧着心情极佳。

    她今天去盟军那边应卯,许裴已经帮她找了十五家客户。

    算上许裴,青砖的方子卖出去了十六份,这可是一笔大收入,姜芃姬能不开心?

    至于盟军乱成什么样子,她是不关心的。

    李赟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,与典寅一道护卫两侧。

    “主公,杨都尉不会有事儿吧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说道,“杨蹇今日要是不闹,他才会有事?!?br />
    今天,她带着李赟和典寅去盟军那边蹭吃蹭喝,刚吃到一半,杨蹇和十数名亲卫身穿甲胄,闯入营帐,二话不说拔刀砍了几桌食案,众人混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杨蹇又指着众人鼻子开骂,其中被骂最狠的还是许裴……讲真,关于杨蹇骂人那些话,姜芃姬认为背后肯定有人给他当枪手,不然哪里能骂得那么溜?

    骂就骂了,杨蹇还骂得有理有据,让众人生气的同时又忍不住心虚。

    畅快淋漓骂过之后,杨蹇宣布他要退出盟军。

    只退出盟军而不是不勤王,他愿意倾尽兵力勤王救驾,但不想和盟军这帮混子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杨蹇又带着亲卫走了,只留下一屋子懵逼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场景,姜芃姬忍不住发笑,真的是太好笑了。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因为在杨蹇跑过来大闹之前,已经有人提议让杨蹇部队打头阵,摆明要让他们当炮灰。

    这个提议一出来,立刻得到不少人的附议,没有人去关心杨蹇本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刚过了一小会儿,杨蹇就带着亲卫跑到营帐大闹一通,潇洒走人。

    打脸来得太快,宛若飓风过境。

    另一头,杨蹇得知具体消息,暴怒的同时隐约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“少阳,要是这次没有听从你的劝告,恐怕真的要被那起子小人利用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