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话的腔调又称士族腔,优雅婉转,带着几分别样的雅致,很多人为了附庸风雅,刻意追求这样的说话方式。尽管这个语调听着文雅而美好,但在不同场景下,显得疏离又轻蔑。

    巫马觞这话的含义,显然是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黄嵩怒视巫马觞,竟然当着他的面折辱程靖,这人还真当皇室宗亲有多了不起了?

    他正欲张口找回场子,此时,耳边传来姜芃姬似笑非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,令人鸡皮疙瘩炸起的腔调。

    原来,巫马觞怼程靖的时候,姜芃姬用同样的士族腔调,扭头问自己老爹。

    “父亲,素闻渊镜先生的徒弟,皆是诸侯争相拉拢的人才,十分吃香。如今一瞧,儿子却觉得这个传闻不可尽信。若非如此,怎么轮到程靖师兄,竟然被人甩了脸子?好歹也是渊镜先生的首徒,不至于如此落拓吧?亦或者说,渊镜先生已经大不如前了?”

    巫马觞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谁的首徒?

    程靖瞧了一眼姜芃姬,神色平静如常。

    “靖方才说巫马郡守绝非最佳人选,自是有原因的。试问诸位,如今是哪个贼子国本动???那人自持宗室身份,意图染指皇位,祸乱纲常。巫马郡守成了四十万盟军盟主,怕是有所不妥。若贼子反咬一口,污蔑吾等并非勤王救驾是聚众造反、拱立新君,这又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一番话,让巫马觞的脸色直接黑成了锅底灰。

    这人再也端不住原先的高贵仪态,对程靖怒目而视,似要将人瞪出两个窟窿眼儿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中给程靖竖了个大拇指,这兄弟说话贼踏马毒!

    程靖和卫慈,果然都是渊镜先生教出来的徒弟。

    师兄弟一脉相承,平日里闷声不吭,一出手就是致命。

    祖传的心黑。

    【跪求月票】:程靖VS巫马觞,程靖胜!

    【青山浊酒】:赢得太干脆利落了,直接把人三振出局。

    【求推荐票】:安慛说的时候,我也觉得巫马觞当盟主是最适合的,毕竟人家身份和资历都摆在那里,名正言顺。不过轮到程靖发言,我竟无言以对。程靖战力爆表啊,直接把巫马觞摁在地上摩擦,干脆利落剥夺了人家角逐盟主的资格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程靖貌似也挺记仇的——你们有这个感觉么?感觉今天之后,法系跟宠“程靖”要火一波了。

    巫马觞刚才用轻蔑的语言和态度羞辱程靖,程靖当场回以颜色。

    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。

    你故意下我面子,我直接踩你软肋。

    打脸来得太快了,宛若一阵飓风。

    众人还未回过神,巫马觞已经被送出了角逐的舞台。

    程靖已经将话说死,谁也不敢顶风作案,再举荐巫马觞。

    作为首个推荐巫马觞的人,安慛倒也不气恼,好似之前的话不是他说的。

    身为东道主的许裴对程靖投去赞赏的目光,心中诧异不断。

    要是柳羲不说,他竟然不知道渊镜先生的徒弟早已经入仕,短时间内就碰见两个。

    一个辅佐柳羲,一个辅佐黄嵩。

    卫慈的画技让他惊为天人,程靖牙尖嘴利、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许裴又是欢喜又是遗憾,这样的人才都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安慛举荐巫马觞,有理有据,许裴着实担心了一阵。

    毕竟巫马觞是宗室,对方铁了心要争,竞争力还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未曾想,中途杀出一个程靖,直接掐死了巫马觞加入角逐的资格,许裴看他无比顺眼。

    “程先生思虑周全,不知先生可有合适的人???”

    程靖垂眸,视线飘到姜芃姬这块儿。

    “靖以为,若论能力、威望、资历,柳州牧倒是极好的人选?!?br />
    程靖没把话说死,没说柳佘是最好的人,要是柳佘不愿意当盟主,大家伙儿还有其他选择。

    姜芃姬挑眉,程靖这是想要挑事?

    她暗中瞥了一眼程靖,对方正好也看她。

    程靖冲她隔空微微颔首,面上带着友善的笑意。

    柳佘自然不会接住这个锅。

    他委婉地推辞,表示自己不适合当盟主,顺便商业吹了一波许裴和许斐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让人摸不清他的立场。

    许裴暗中捏一把汗,生怕出了变故——柳佘临时改换立场,他的一番苦心可就付诸流水了。

    当他望向姜芃姬的时候,对方给他一个眼神,示意他安心。

    许裴这才将提起的心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柳佘将皮球踢了出去,但也圈出了人选范围——许裴和许斐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皆是人精,会盟开始前许氏兄弟频繁动作,他们心知盟主之争必在这两人中决出。

    蛇无头不行,不管怎么扯皮,总要扯出一个盟主。

    许裴有一票的支持者,许斐也有自己的拥趸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柳佘吃瓜看戏,父女俩联手吃空了四盘干果。

    一桌只有一盘,他们吃完自己那份的,还将李赟和典寅那份也顺走了。

    “吃得我口干……扯皮扯了一个多时辰,屁大点事儿也能争个半天……”

    柳佘浅笑,压低声音道,“事关利益纠葛,总是比较墨迹的?!?br />
    所以他才不稀罕这个盟主,一个虚名又没什么卵用,费那么大功夫抢什么?

    若不算柳佘和柳羲,许斐得到的支持比许裴多一些,偏偏许裴在前一天已经得到了姜芃姬的“友谊”,有了柳氏父子加盟,许裴最后以明显的优势斩获此次盟军的盟主。

    哪怕他已经有所准备,尘埃落定的时候,许裴仍旧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。

    许斐的面色则阴沉了数分——

    要不是许裴耍诈,使计陷害他、拉走了柳氏父子的支持,盟主之位应该是他的。

    盟主成功选出来了,大家开开心心地吃饭、喝酒、欣赏舞姬舞蹈,一片喜乐之色。

    表面上,似乎一切都已经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大家伙儿对讨伐昌寿王、重整朝纲信心十足,眼前一片坦途,未来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帐内笙歌不断,妙曼的美人摇摆着婀娜的身姿,瞧得人眼睛发直,幻肢发硬。

    这样的氛围太过热闹,不管是能喝的还是不能喝的,多少都喝了一些。

    那些喝得厉害的,酒晕从脖子一路蔓延至面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