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势力强大的诸侯来讲,这个建议是有益的,但对于那些家底薄的人来说,弊远大于利。

    军需统一调度,粮草物资由旁人监管,谁都怕自己吃亏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险些被噎住,连忙灌了一壶水,这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“提这个建议的人,有些天然呆,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简直烂透了,不说别人,连李赟和典寅都听出来了,根本不现实。

    自己的兵、自己的粮草、自己的马匹……凭什么要交到另一人手里统一看管调度?

    不可否认,总有圣人愿意这么做,但盟军势力都有自己的算计,锱铢必较,哪里肯吃亏?

    哪怕他们都答应了,但彼此间的家底和财产不一样的,若是扣留一部分,谎报数字呢?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想法实在是天真,实际操作难度堪比天高。

    姜芃姬好奇地寻声望去,发现说话的二愣子坐在杨蹇身后,应该是杨蹇帐下的人。

    “坐下,逆子,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!”

    杨蹇一张老脸布满了红晕,气的,瞧着真是羞惭极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了然,原来这个二愣子就是杨蹇的儿子啊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儿子,还真是家门不幸。

    “父亲?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杨涛不懂自己翻了啥错,说话支支吾吾的,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他想问自己哪里犯错了,但又怕问题太蠢惹来老爹的二次怒火。

    杨涛身边还坐着个俊美无仇的青年文士,对方面上露出勉强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正泽,坐下?!?br />
    青年文士暗暗扶额——如此蠢笨天真的家伙,怎么会是他的小伙伴呢?

    杨涛缩了缩脖子,模样瞧着可怜,在父亲和挚友的双重围攻下,委屈巴巴地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姜芃姬忍笑,“原来是杨蹇的儿子,还真是个有趣的人?!?br />
    柳佘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,视线在杨涛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,好似在观察什么。

    他略略垂眸,眸光带着些许的复杂。

    “虽说看着有些缺心眼儿,但此子不简单……未来前途不可限量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诧异地看了看柳佘,再看看杨涛,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“缺心眼儿是真的,至于‘不简单’么……恕儿子眼拙,我还真是没看出来。这人瞧着像是一张干净的纸,一眼就能看穿底细,有些罕见。本以为杨都尉的儿子应该也是一员骁勇的小将,如今一瞧,这人跟想象中的模样截然不同,反倒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?!?br />
    柳佘笑道,“兴许人家傻人有傻福呢?!?br />
    这对父子低声交谈,与周遭的氛围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杨蹇本就被盟军孤立,自家熊儿子又闹这么一出,他感觉自己的老脸都被丢光了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家家不懂事,胡言乱语罢了,大家伙不要放在心上?!?br />
    杨蹇笑得十分勉强,连精心蓄养的美髯都无法遮挡他的尴尬,已在心里把儿子打了几顿。

    气氛略显凝固,许裴笑着打了个圆场,将走偏的话题拐了回来。

    黄嵩内心郁闷得要死,暗中将二愣子杨涛狠狠问候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卖关子,匆匆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,省得半路上又冒出一个更缺心眼儿的。

    按照黄嵩的计划,二十三支势力的军队依旧由他们自己管辖,军需用度还是自给自足。不过,一旦盟主有调令,需要以盟军为重,配合进攻或者防守,不得将私心夹带其中。盟主对他们有一定的调度权利,但不会干涉他们内部的政务,更不会让他们付出额外的开销。

    相较于杨涛的主意,众人更加喜欢黄嵩说的。

    他们愿意将兵力借出、配合作战,但不可能将兵权交给外人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,如果盟主有见不得人的私心,故意保留自己的军队实力,转头将盟军其他势力推到前线送人头,这该如何?他们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。

    在场二十三支势力,互有联系,谁敢保证彼此没有积怨?

    黄嵩这个建议正合他们心意,既能整合盟军,让盟军不变成散沙,又消除了他们的担忧。

    许裴道,“此计甚好,不知诸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反对的人几乎没有,算是全票通过这个方案,那么重头戏来了——

    谁当盟主?

    诸位面面相觑,谁也不想当这个出头鸟,默默等着别人举荐自己呢。

    是的,等着别人举荐自己!

    在场众人都是一方大佬级别的人物,哪里会做出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的举止?

    哪怕心里望眼欲穿,恨不得架一个喇叭大喊“选我”、“选我”,表面上还是会矜持地推辞。

    用姜芃姬的话来说,这就是矫情,人家谦虚可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以为这只出头鸟应该是黄嵩,没想到有人比他快一步,先一步开口。

    “慛以为沪郡巫马郡守最适合盟主之位?!?br />
    开口说话的人是安慛,这人一开口,许裴和许斐兄弟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,安慛继续说,“巫马郡守乃是皇室宗亲,论辈分还是当今陛下的叔父。威望厚重、兵力强大,慛以为,若以巫马郡守为盟主,盟军征伐昌寿王,拯救天子,解救万民,更加师出有名……”

    巫马觞坐在右下首,始终摆出一副神游天外的姿态,整个画风与众人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安慛将他推入盟主之争,不知道这是安慛自己的主意,还是那位巫马觞郡守的主意。

    姜芃姬瞧了瞧,更加倾向于那位巫马郡守的主意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位也挺有野心。

    她摸了一把干果塞进嘴里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配合这处扯皮好戏,滋味更好。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,在靖看来,巫马郡守绝非最佳人选?!?br />
    黄嵩身后的程靖从席位起身,一开口便拉足了目光。

    听到程靖出声,一直没反应的巫马觞眼珠一转,瞧了一眼程靖,道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程靖性格不爱张扬,平静道,“在下琅琊程靖,无名小卒罢了?!?br />
    要是换成丰真,这会儿肯定一句话怼回去——某是渊镜先生坐下首徒!

    在东庆这个地方,渊镜先生就是一块活的招牌,挂上他的名头,身价立涨。

    巫马觞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“既是无名小卒,这里可有你说话的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