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此事,姜芃姬只能感慨,果然都是会做生意的人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帮我跟那个游戏公司说一说,用我们的人物赚钱,好歹也回馈一些福利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直播间都充斥着“哈哈哈”的弹幕,还有人跑去微博@那个工作室。

    姜芃姬跟观众打得火热,借此打发时间,会盟早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作为“主持人”,许裴一翻慷慨激昂的开场,调动二十三路诸侯和其他咸鱼的情绪,鼓励大家众志成城,齐心协力抗击敌人,驱逐逆贼。哪怕是枯燥无趣的场面话,搁在许裴这里,依旧能说得天花乱坠,让人不得不感慨此人对节奏的把握——当之无愧的节奏大师!

    众人纷纷响应,不说赌咒发誓,但也一致表明对昌寿王的愤慨。

    姜芃姬刚和观众聊完天,发现周遭众人都在讨伐昌寿王,这让她眉梢微蹙。

    “会盟勤王又不是批、、/斗大会,这群人光骂昌寿王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她好笑地摇头,附近的柳佘同样带着浅笑,暗中给她递了一盘干果,让她当零嘴嚼着。

    柳佘哑然失笑,“看着就行,莫要开口说话?!?br />
    吃瓜观众就要有一个吃瓜观众的素养,只看不说,任由他们争闹去吧。

    许裴环顾众人,十分满意这波节奏,可当视线扫到这对父子的时候,眼角诡异地抽了下。

    眼瞧着会盟性质要变了味道,一声清亮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开口之人正是姜芃姬认识的老朋友——黄嵩。

    “诸君且听在下一言?!被漆源艘煌蛭宓谋?,本身又是个郡守,所以他在二十三支诸侯势力中的座位十分靠前,只见他从席间起身,作了个揖,“逆贼自然要讨伐,但逆贼狡猾,见盟军人多势众,连日以来,固守不出。一日两日还成,时日一长,恐生变数?!?br />
    有人反驳,“能有什么变数,四十万大军还对付不了一个昌寿王?”

    “昌寿王乃是国之逆贼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不杀不足以安民心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以顺讨逆,昌寿王定然闻风丧胆,我们那里需要怕他?”

    许裴抬手压下其他声音,温声询问,“黄郡守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黄嵩回答,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诸位都是带着精锐出征,会盟于此。不知携带的粮食可够?粮草又能支撑多久?昌寿王有漳州作为依靠,外有沧州孟氏与他沆瀣一气,兵力足、粮草够,若是坚壁清野、固守不出,与我们死扛。诸位觉得,我们在场众人能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昌寿王有了孟氏加盟,他拖得起,但是盟军却拖不起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少人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人家土豪不怕挥霍,打仗跟撒钱一样,有些人囊中羞涩、家底薄弱,禁不起长久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刚才还叫嚣的声音顿时哑了火,憋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黄嵩笑了笑,又问了一个问题,“行军打仗不同于儿戏,排兵布阵皆有讲究。在场有二十三支势力,各有各的作战法子。若是与昌寿王两军对垒,大家是各自为战,还是相互配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相互配合,互为策应。若各自为战,纵然有四十万雄兵,依旧是散沙一盘。昌寿王只需找寻阵型薄弱之处,便能轻易破阵。哪怕战神来了,面对这样的散沙,照样回天无力?!?br />
    此时,有人回应黄嵩,开口那人的声线温和特殊,极其具有识辨度。

    不像北方人的豪迈,那是南方独有的温柔多情。

    姜芃姬闻言抬头,唇角扬起些许浅笑,瞧了——竟然也是熟人。

    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一名身穿朴素衣裳的男人坐在角落,装扮有些落拓,气质却十分矜贵。

    对方察觉到姜芃姬的视线,微微颔首,回以一笑。

    姜芃姬同样隔空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安慛,帮助她快速收复承德郡的安多喜!

    安慛出发时间比姜芃姬早几天,因为籍籍无名,手中多是杂兵,所以算不得正规诸侯势力。

    虽然被轻视了,但安慛也不气恼,只要会盟场所有他一席之地就行,别的不多求。

    黄嵩不识安慛,但安慛接话接的好,让他能顺利引出下文。

    “正如刚才那位先生所言,若无统一调度,四十万盟军便是一盘散沙,更是昌寿王眼中的乌合之众。兵力众多又如何?根本不值得忌惮。他只需施展‘拖’字诀,便能让盟军四分五裂,最后灰溜溜回去?!被漆远苏砬?,一脸严肃地道,“诸位以为,在下说的有无道理?”

    众人心虚,几位大佬面露沉思之色,柳氏父子依旧在吃瓜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道理?”有人唱反调,众人一瞧,说话的人是个身形粗壮的老将,瞧面相,这人有些顽固,“如今的冒头小子,只会涨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盟军四十万兵马,难道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介贼子?不说别的,若是让老子出马,定要斩下贼子头颅当茶盅!”

    黄嵩不喜欢跟性情顽固的人理论,因为对方就是不听不听,说多少话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贼子是贼子,但不能因为对方是贼子,便万般轻视。您是老将,晚辈敬您三分,但绝不因此而赞同您方才的说法。昌寿王有精锐十万,沧州孟氏私用兵符,调动五万相助,其中更有一万骑兵,兵强马壮,粮草充沛。反观我方盟军,号称四十万雄兵,但真正的精锐有多少?”

    那位老将还想说什么,被身边的人摁了回去,只能气得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在会盟这样的公众场合,竟然被一个晚辈、还是宦官之后削了面子,他能不气?

    许裴垂眸,接过黄嵩的话。

    “黄郡守此言自然有理,不知你有什么妙计?”

    黄嵩顿了顿,终于说出自己的办法,“唯一的办法,便是选出一名盟主,统领盟军?!?br />
    许裴听后,唇角上扬,黄嵩的话正好切合了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正要细问,不知道哪里跳出个傻愣子,竟然提议,“推选盟主?此计甚好,如此一来便能统一调度军需,让盟军拧成一股绳,共同进、共同退,令行禁止,方能与贼子相抗衡?!?br />
    这个意见丢出来,跟一颗炸弹似的,直接炸开了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