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了,靖容?你与伯高相识?”

    姜芃姬瞧出他们之间的猫腻,还嫌气氛不够尴尬,在一旁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杨思垂眸道,“黄郡守认错人了,鄙人姓杨,单名为思?!?br />
    果然是杨思!

    黄嵩面上笑容看似灿烂几分,但胸口的怒火却悄悄燃起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杨思先生?!?br />
    风珏暗暗蹙眉,问道,“先生如今在兰亭帐下效力?”

    杨思回道,“是?!?br />
    气氛更加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当年与先生失之交臂,嵩遗憾至今。如今得知先生已有归宿,终于能放下一桩心事?!?br />
    黄嵩这话既是挑衅,亦是挑拨。

    杨思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缘分既定,还希望黄郡守莫要挂怀。不过缘分这东西,当真难说。若非今日在帐内看到黄郡守,思也不知,郡守与我主竟然相交莫逆。冒昧问一句,时至今日,郡守可有换门房?”

    不要是门房狗仗人势,压了拜帖,杨思不至于苦等三天。

    人才都是有傲气的,三天时间没有回复,傻瓜才会继续留着等人。

    杨思这番回复,惹得黄嵩更加气结。

    姜芃姬瞧瞧二人,对着黄嵩说,“伯高,瞧你这话说的,活像是被渣男渣了的深闺怨妇?!?br />
    杨思嘲讽,姜芃姬插刀,打出了漂亮的暴击伤害。

    黄嵩回想刚才的话,表情又黑了几分,逐渐向锅底灰靠拢。

    杨思笑着解释,打了圆场,“主公这话便是冤枉思了,要说被渣,那也不该是黄郡守被渣?!?br />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姜芃姬摆出一副听八卦的表情,杨思很中肯地讲述当年往事。

    这话不仅是说给姜芃姬听的,同样也是说给黄嵩听的。

    杨思起初并不想投靠姜芃姬,只是单纯过去和卫慈面基顺便讨债而已,哪里晓得姜芃姬行事霸道,软硬兼施,杨思就这么掉进坑里面了。很多细节他没有详说,但听的人却能在脑海中脑补出那个场景,令人忍俊不禁?;漆缘拿嫔惨虼撕米?,那点儿火气渐渐熄了。

    黄嵩生气,不是为了别的,单纯是因为杨思甩了他之后又投奔了姜芃姬的怀抱。他本来就是敏感多疑的性格,因为杨思的事情耿耿于怀多年,再加上杨思还出言嘲讽,哪有不气的?

    现在说开了,他也心平气和地接受了。

    要是不接受,难道要为了一个杨思和柳羲决裂?

    或者说,让柳羲为了自己和杨思离心?

    黄嵩觉得自己和柳羲的关系还没铁到那个程度,还是不自取其辱了。

    会盟定在黄昏时分,地点场所由许裴提供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近,姜芃姬、柳佘和黄嵩是一起出发,一道抵达的。

    虽说是父子,但姜芃姬和柳佘的势力却是分开计算的,各自算得上一支势力。

    加上姜芃姬,此次勤王盟军共有二十三支。

    姜芃姬抵达也才两天,这两天还过得贼刺激,当然没时间去认识其他势力。

    每一路势力,兵力少则一万,多则五万,除了这些大势力,还有不少兵力只有数千的小势力,彼此抱团结成小团体,他们也能占据一席之地,稍稍有点儿话语权。

    许裴作为主办方,居于正上首主位。

    除了主位,右下首的位置最为尊贵,那里已经坐着一个身着朱褐色华服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不用说,那便是沪郡郡守,巫马觞。

    柳佘见状,轻笑一声,不介意地坐到了左下首。

    姜芃姬跟着在他身旁落座。

    自古以右为尊,右边的位置总比左边对应的位置略尊贵一些。

    姜芃姬坐在柳佘身旁,右边第二个位子便空了下来,许斐不客气地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会盟还未开始,现场已经有几分硝烟气息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次没带丰真和杨思,反而将李赟与典寅带出来了。

    会盟既是个讲脑子的地方,也是个讲拳头的地方,要是嘴上谈不拢,直接动手干一架。

    李赟坐在第二排,悄悄环顾了一圈。

    他压低声音道,“主公,人好多呀——”

    会盟场地极大,周遭装扮不像是简陋的营地,更像是奢华的宫殿。

    平整的地上铺着一层毫无杂色的兽皮,哪怕赤脚踩上去,感觉不到丝毫冰冷,四周摆放着好几尊嫦娥飞天、仕女浣纱、百鸟朝凤造型的青铜灯盏,灯油之中放了昂贵的香料,燃烧之后能使空中飘着异香,帐内十分亮堂,宛若白昼。处处体现了两个字——有钱!

    “人的确很多?!?br />
    李赟还敢到处瞧瞧,典寅却是正襟危坐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他将双拳虚握放在膝上,双目圆睁直视前方。典寅长相凶悍,面黑身壮,摆出这副样子,险些把对面的人吓一跳。

    对面的许斐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会盟的流程不外乎以下几点——

    吃饭、喝酒、看舞蹈,酒过三巡谈正事,要是正事谈拢了,大家伙儿都开心,那就继续上菜继续吃饭、喝酒、看舞蹈,要是桃花运好,说不定还能抱走一两个舞姬,回去春风一度。

    只是,刚传出姜芃姬险些被舞姬刺杀的消息,那些诸侯怕是不敢用身家性命去冒险了。

    要是正事谈不拢,要么继续吵吵嚷嚷,要么直接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种结果,这都和姜芃姬无关。

    她和柳佘就是过来打酱油的。

    开了直播,十五万观众瞬间涌入。

    【千殇难比一月光】:现在是什么情况?感觉会盟好清闲啊,昨天宴会今天还是宴会?

    【跪求月票】:噫,不对,今天人好多啊,颜值层次不齐,我还是继续舔李赟小哥儿吧。

    【跪求推荐票】:惊——主播今天的召唤兽竟然不是丰真和杨思?不带远程法系玩个蛋?

    【风靡全球的娃娃】:虽然没有带法系,但是主播带了两个暴力战斗系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感觉几个小时没开直播间,所有弹幕的画风都变了?

    殊不知,直播间那边有个工作室仿照其他游戏,做了一个自制的娱乐手游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就是玩家创建人物,选择不同的“主公”,召唤各种“跟宠(部下)”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工作室还仿照某个手游游戏,给每个部下编了不同的品质和战斗数值……因为直播间的热度,这个游戏刚刚推出,下载量就高得惊人……

    目前最受欢迎的两个跟宠,分别是法系的“卫慈”和战斗系的“李赟”。

    理由?

    颜值赛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