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位谋士面面相觑,内心则暗自感慨许裴心机。

    下手够狠,心脏够黑。

    自导自演刺杀柳羲,到时候只要将锅甩给许斐,瞬间就能洗白白,不仅能给许斐树立强横的敌人,还能将柳氏父子彻底绑在许裴的战车上,赚个好名声。

    哪怕柳氏父子和许裴谈崩了,因为这口黑锅,柳氏父子也不会转投许斐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许裴的嫌疑最大,动机最强,可以列为头号嫌疑人。

    许斐站定,冷冷一哼,询问一旁的人。

    “哼,那个伪君子,这会儿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郎君正宴请盟军?!?br />
    “吃吃吃,整天设宴吃喝送美人,怎么就吃不死他!”许斐面色略略扭曲,带着几分狰狞,无比嘲讽地道,“这位堂兄真是有本事,勤王带着一群舞姬歌姬,送人金银珠宝、香车美人……为了自己的名声,真是无所不用。如今还设下这样下作的局污蔑我的清白,恶心!”

    身旁一人忧心忡忡,拱手道,“主公,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。有柳氏父子支持,他又拉拢一批势力,此次会盟盟主之位……怕是要落到大郎君头上了……我们想争,机会不大?!?br />
    许斐心中火气丛生,“我看得见?!?br />
    他自诩不比堂哥弱,但人家作秀手段高,他是真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好办法,最好离间他和柳氏父子的关系?!?br />
    许斐气急,他得不到的,自己堂哥凭什么得到?

    靠着金银珠宝和香车美人拉拢人才、积攒名声,有什么好神气的?

    有人道,“不可,若是这么做,反而落了下成?!?br />
    许斐内心的憋气已经要爆表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,那不行,那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对方道,“不如备一份厚礼,让人以主公的身份,替大郎君向柳羲道歉?!?br />
    许斐怔了一下,分明是许裴的错,为嘛要他送礼道歉?

    那人继续分析,“主公,从消息来看,柳羲与大郎君并未生出龌龊,可见大郎君已经顺利嫁祸主公。此时再向柳羲解释,反而落得一身骚,摊上‘巧言令色’的恶名。既然如此,主公不妨以‘兄长治理不严,以致刺客混入,故而代替兄长向柳羲致歉’为由,与其接触,适当透露些许疑点。柳羲若是不蠢,他自然会去调查。自己查到的,远比旁人说的更可信?!?br />
    要是操作得当,说不定许裴还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斐立刻让人去准备厚礼,再派个有分量的部下去送礼,以示郑重。

    姜芃姬表示,许斐和许裴不愧是堂兄弟啊,脑补的本事都是一等一的强。

    送走许斐的使者,杨思和丰真瞧着塞满半个帅帐的厚礼,险些没把眼睛瞪出眼眶。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八成……他们兄弟在互相怀疑对方呢?!?br />
    【清风雪影】:哈哈哈哈——互相甩锅,互相怀疑么?竟然有这样的操作,新发明?

    【醉云猫妖】:许斐怀疑许裴自导自演,许裴怀疑许斐暗中耍诈……感觉跟绕口令似的。

    【扫屋居士】:才不管他们兄弟互相甩黑锅呢,反正我们家主播获利,美滋滋。

    是啊,一圈闹下来,最后的获益者竟然是姜芃姬。

    要是许氏兄弟知道真相,不知道会不会潸然泪下?

    “总感觉今日会盟,将会是个战火浓烈的修罗场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啧啧一声,似是感慨。

    杨思和丰真对视一眼,能看到各自眼中的无奈。

    无耻!

    要不是自家主公暗中搞了这么一出,玩了个仙人跳,人家兄弟也不至于闹得那么凶狠。

    姜芃姬正打算去洗漱换一身新衣裳,外头禀告说黄嵩拜访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昨夜在许裴营帐遇刺了?”

    黄嵩这次没有带着程靖,反而带了风珏,两人都是一身便装,这次也是以私人身份拜访。

    姜芃姬悠悠地冲风珏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尔后道,“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,遇刺算得了什么?!?br />
    黄嵩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裴原是一番好意,想将那个绝色舞姬送给我,哪里晓得美人有毒,竟是个刺客?!?br />
    黄嵩无言以对,按他对柳羲的了解,这人虽然喜欢漂亮女子,但一向克制。犹记得多年之前,他们三人还在上京的时候,三人常常结伴流连青楼,但柳羲从未留宿过,顶多听歌听曲。

    没想到几年过去了,柳羲也堕落啦,成了流连花丛、片叶不沾的花花郎君。

    风珏说,“你不像是那么不谨慎的人,陌生外人送的美人,你也敢享用?”

    姜芃姬后怕道,“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……那是我太大意了,昨夜当真是惊险万分……”

    黄嵩也笑着附和,“年少冲动,哪个男人不喜欢美色?不过,凡事都要适度,莫要过火了?!?br />
    黄嵩和风珏过来也只是看看,确定人没事就行。

    寒暄之后,黄嵩两人正要起身离开,杨思抱着一摞竹简从帐外进来,见帐内有人,怔了下。

    看到黄嵩的脸,杨思心中咯噔。

    一只脚踏进帐内,一只脚还在账外,犹豫着要进来还是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似乎在哪里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黄嵩之前过来拜访,丰真和杨思都在处理安营扎寨的事情,所以没有碰面。

    杨思诡异地沉默了,他和黄嵩当然见过面,不过不是最近。

    遥想当年,他跳槽踹了昌寿王,坑了一把旧主带着书童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原本想投靠黄嵩,看看这人是不是他的明主,哪里知道黄嵩府上的门房欺负人,压下杨思的拜帖。后来黄嵩驱马追赶,杨思小性子上来,傲娇地拒绝了对方,还胡诌了一个假名。

    继续北上,一头扎进卫慈的陷阱,一步一步被姜芃姬和卫慈坑进了名为“加班”的无底洞。

    如今想想,不胜唏嘘。

    当年要是直接从了黄嵩,也许他现在就不用那么心累了,至少黄嵩比姜芃姬好忽悠多了。

    黄嵩也想起了杨思的身份,似笑非笑地唤了一声,“赵先生,当年一别,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杨思又沉默了,当年为了糊弄黄嵩,他说自己姓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