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思策马上前,追问她。

    “主公已经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了?对方此举,到底是为了什么?为何要刺杀主公?”

    为了什么?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地道,“这场刺杀既不是为了陷害许裴也不是为了陷害许斐,这个刺客只是冲着你家主公来的。刺客的目标就是我,不是旁人,从未针对旁人。许裴和许斐都是遭了无妄之灾,谁让他们运气太差,赶巧撞上来呢?话说回来,那个刺客的素养实在是太差劲,学武不精……只有这么点儿本事,竟然还有勇气过来刺杀我?简直浪费我的时间?!?br />
    杨思万万没想到,刺客竟然是冲着自家主公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主公的仇人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心中有些发慌,“此事……要不要禀告老太爷?”

    敌暗我明,防不胜防,若是告知柳佘,安全系数会高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能应付。要是将这事情告诉父亲,不过是徒添一个替我担心的人?!?br />
    杨思叹息,不住叮嘱,“主公莫要逞强,一切当以安全为重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?!?br />
    杨思深知自己劝不过姜芃姬,所以只能暂时将此事搁下,以后再谈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杨思有些同情许氏兄弟了,这是遭了无妄之灾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突然想到一事,许氏兄弟真是有些可怜了,兴许会因为这件事情决裂……”

    杨思说这话的时候,带着点儿幸灾乐祸,全是看好戏的神色。

    别说他没良心,本就是各为其主,怎么做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谋士么,不就是损人利己的职业?

    “许氏兄弟表面和谐,暗地里争斗越来越激烈。哪怕没有这件事情,许斐和许裴斗争加剧、越界也是迟早的。至于决裂?呵呵,许氏族长年岁已高,他还有几年好活?他活着,许裴和许斐的斗争便会克制。他要是死了,许氏还没选出一个令人心服口服的继承者,这对堂兄弟绝对会斗得天翻地覆?!苯M姬冷静地分析,末了添上一句,“许氏底蕴丰厚,兴许是未来的大敌。如今有机会踩上一脚,错过了多可惜。你家主公公私分明,私交好,公事也不能含糊?!?br />
    她和许裴“私交”关系好,但公事上面还是要踩人家的。

    杨思心思一动,问道,“那会盟……还支持许裴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扭头,“当然支持,你家主公一言九鼎,驷马难追,不会轻易毁诺的?!?br />
    对于咸鱼党来说,支持谁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若是支持许裴能将利益最大化,她干嘛不支持人家呢?

    盟军营寨连绵两百余里,声势浩大,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寒风吹动旌旗,猎猎作响,姜芃姬低调回了营地,脑中还想着各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方才听说,主公昨夜被人行刺了,可有受伤?”

    听到姜芃姬归来,丰真急忙赶来,看到对方安然无恙,焦急的面色略有缓和。

    姜芃姬下了马背,将小白的缰绳丢给亲卫,对着丰真。

    “忘了给你带酒,你可别气?!?br />
    丰真一怔,过了一会儿才明白姜芃姬话中的含义,险些气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还挂念什么酒啊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没有受伤。此行收获颇丰,回营帐再跟你细说?!苯M姬边说边向营帐走去,半路想到什么,转头问丰真,“你刚才说……你刚刚才收到我昨夜遇刺的消息?”

    丰真回答,“是啊,这不正打算赶去许裴营地,没料到主公先回来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一想便知道是许裴封锁了消息,

    要是事情没解决之前泄露消息,惹来**oss柳佘,许裴那边根本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“派个人给父亲传信,说我已经安全回来,昨夜刺客也没伤到我,让他别担心?!?br />
    丰真作揖,转身唤了个小兵,让小兵给临近营寨的柳佘传递消息,免得他牵挂。

    柳佘收到传信兵的消息,高悬的心脏终于落地,眉头微微舒展。

    他对着传信兵挥了挥手,说道,“下去领赏吧?!?br />
    闺女转危为安,的确应该犒劳一下传信之人。

    柳佘瞧了一眼帐外的天色,眉心深锁,几乎要打成结。

    他知道的内情比杨思多,自然知道这场刺杀不是冲着许氏兄弟的,分明是冲着姜芃姬的。

    “安全就好啊——阿敏,你若有灵,定要好好?;に?br />
    柳佘双手摩挲生热,长舒一口气,气体形成一团白色的雾气,飘散空中。

    要说世间有谁对他们“父子”恨之入骨,除了那个女人,他想不到第二个人选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那个蠢女人终于开窍,知道宸帝身份了?这么多年了,才知道呢,呵!”

    柳佘低声嘲讽了一句,喃喃自语,声音低不可闻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下手还是慢了一步。如今的兰亭,那可不是任人搓、、/揉捏扁的玩偶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唇角扬起些许淡笑,似乎连目光都变得温柔深远,好似要看到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阿敏,再等等——等兰亭走到那个位置,为夫心愿了结,我们一家人将会圆满团聚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也不知是对着自家说的,还是对已经逝去的人说的。
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    许裴请缨帮忙,联络了好一批盟军势力,这举动惹得许裴的老对手——许斐心生不安。

    更让他慌张的消息还在后头,他收到线人回禀——柳佘之子柳羲,昨夜在许裴的营帐遇刺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他第一反应是开心,许裴这是要倒大霉了啊。

    可是经过帐下谋士的分析,许斐心中冷汗直冒,心绪紊乱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柳羲遇刺,这人要是死了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偏偏他遇刺却没有死,那么谁的嫌疑最大?

    不用说,这口天外飞锅直接扣到了许斐身上,他有百张嘴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要是许裴倒了,他最受益,所以他有嫌疑有动机,这口黑锅不背也要背。

    不过同一个问题,站在许斐的位置上,他却觉得这是堂哥许裴自导自演的一出戏。

    “许裴这个伪君子,当真是可恨。无故栽赃嫁祸给我,好一出贼喊抓贼的戏码!”

    许斐收到这个消息,已经气得头顶冒烟。

    待在帐内来回踱步,似乎要将地面蹭出一个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