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是演技稍差一些,这就成了拙劣的作秀。

    但姜芃姬的演技会差?

    所以她成功将自己塑造成心怀天下,一时误入歧途,认识到错处之后忏悔反思的磊落君子。

    饶是杨思见惯自家主公精分的本事,这会儿也要被她带进沟里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戏精成精了!

    直播间的咸鱼观众更是排着队给姜芃姬点赞,发无数的“666”。

    【沉默寡言黄少天】:我好像看到了走动的戏精,主播这演技,不拿奥斯卡是评委眼瞎。

    【半夜癫痫】:套路太深——突然超级心疼许裴,碰上巅峰戏精,差点儿被忽悠瘸了。

    【凤舞】:许裴和主播,两只万年戏精的巅峰对决。我突然想到一个梗,如果是争霸天下,那肯定是诸侯并起。每一支势力的主公,肯定都是戏精。要是将这些戏精聚到一块儿,让他们一起彪戏,谁的套路最深,谁就能活到最后……哈哈哈,我想我们主播肯定能秒杀全场。

    在咸鱼buff的加持下,姜芃姬成功将许裴套住。

    许裴不知危险将至,仍笑着调侃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贤弟方才还劝说为兄呢,怎么这会儿又自怨自艾了?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更何况贤弟此举并非过错。青砖这等物件,从前闻所未闻,贤弟能造出此物,想来也是费了一番心血的。亲兄弟还明算账,出钱从贤弟手中购买,更是天经地义。贤弟若不收下,为兄可就不依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沉思半响,最后犹豫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许兄这话倒也有理……像青砖这种造福百姓的物件,本不该一两家独有。若是垄断强占,倒是显得心胸狭隘了。许兄想买青砖制造之法,想来这东西还是有价值的。小弟有个想法,不知可不可行。不如将价格压低,多卖几家。既能推广开来,还能稍稍赚点,补贴家用……”

    前面几句,她说得有些羞窘,对自己的想法很是愧疚,最后一句却显得俏皮。

    许裴先是笑了笑,旋即又认真考虑她的话。

    因为姜芃姬之前的表现,他并不觉得对方是在做戏,反而觉得她性情高洁,有仁人之心。

    搁在别人身上,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压榨一切能压榨的油水,柳羲却反其道而行之。

    有谁见过市侩的商人会将到手的银子推出去?

    许裴心想,若在太平盛世,有这般父母官,实乃百姓之福。

    毕竟,世间像柳羲这样的人,已经很少很少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找机会刷好感,拉近两人关系。

    这会儿有现成的机会摆在眼前,他可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他道,“贤弟若是不嫌为兄多事,不如先将那幅画卷借为兄一用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疑惑问,“许兄要那幅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兄靠着祖宗余荫,才能和会盟的诸位豪杰相识,这段时日下来,也算是挣了两分薄面。别的没有,人脉倒是经营了一些?!毙砼嵊锲判┬斫景?,“依为兄来看,你这害羞腼腆的性格,怕也不适合做这种事情。要是贤弟信得过为兄,此事定然给你办得妥妥当当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怔了一下,半响才回过神,明白许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怎么好意思?”她喜得不能自己,险些咬到舌头,有些语无伦次,“许兄愿意出这么大的力,小弟更不能收你钱财。不如这样,青砖的制作技术,小弟愿意免费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许裴已经出声打断。

    “亲兄弟,明算账。你我虽非血脉至亲,但一见如故,胜似兄弟,为兄怎好占你便宜?”

    钱是一定要给的,还给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钱到底是用来购买青砖制作技术,还是昨夜的精神损失费,这就仁者见仁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膳,姜芃姬带着杨思、亲卫和一封印有许裴私印官印的“合同”,包袱款款地走了。
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全程,感觉自己这个谋士只剩下背景板的价值,简直连咸鱼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累死我了……文绉绉的说话,感觉舌头都打结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将兔毛披风紧了紧,遮挡灌进来的寒风,然后揉了揉僵硬的脸颊。

    彪戏真累人。

    杨思蹙眉,“主公,许裴他们真会上当?”

    姜芃姬想了想道,“以后不好说,至少现在是上当了。不过这世上没有天衣无缝,被发现就被发现,怕什么。他们就算发现了什么,我的罪名也只是趁火打劫而已,顶多再加上一条‘利用许裴’,两条罪名都无伤大雅。仔细计较起来,他们可没什么损失什么。但我在他们营地险些遇刺身亡,这却是铁板钉钉的事实。对他们来说,我活着远比死了好。我死了,他们也完了。所以我坑了他们,他们哪怕心有不甘,还是要忍下这口气。谁敢撕破脸皮?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这个理儿?!毖钏枷氲阶蛞沟某【?,问道,“那个刺客真是许斐弄的?”

    如果真是许斐做的,那么这对许氏兄弟,彼此间的隔阂比外人想象还深。

    姜芃姬瞥了杨思一眼,反问他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是许斐做的?”

    杨思摇头,“我看不像,许斐没有动机?!?br />
    许斐的嫌疑的确最大,但站在杨思的角度来看,许斐却没有动手的动机。

    为何这么说?

    许氏兄弟能成为盟军炙手可热的人物,很大一个原因是他们兄弟的兵力相加有十万。

    若是兄弟关系破裂,分道扬镳分,一人手中只有五万,威胁性就没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许氏兄弟的利益彼此捆绑,既有利益冲突,但也有互助互利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倒了,另一人也讨不了好。

    许斐刺杀柳羲,进而陷害许裴?

    这分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招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要不是许斐做的,杨思又实在想不到别的嫌疑人,除非——

    杨思将视线转移到自家主公身上,难不成这出刺杀的戏码是主公自导自演的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杨思刚冒出这个念头,被他第一时间掐灭——这个猜测的漏洞远比许斐那个更大。

    姜芃姬骑在小白背上,慢悠悠地道,“别猜了,既不是许斐也不是你家主公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