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这里,红裳舞姬更是悔青了肠子。

    幸好,她手里还有【九品忠心符】,还有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她用【九品忠心符】控制了姜芃姬,一定狠狠找回场子,让贱、、/人生不如死!

    红裳舞姬选择了分期,一人一系统达成协议,她又复活了。

    原本碎裂的脖子和洞穿的心脏已经完好无损。她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一处乱葬岗,周围覆盖着皑皑白雪,仍有尸骨冒出头,看得她惊吓连连,几乎连滚带爬离开了原地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还有些冰凉,行动很不方便,只能蛰伏起来,另谋良机。

    天光乍破,杨思在生理时钟的召唤下准时醒来。

    揉了揉眼睛,他发现自己周身裹着保暖的被褥,不远处有两个已经熄灭的炭盆。

    “主、主公?”

    杨思晃了晃脑袋,回想起昨夜的事情,冲内室喊了一声,姜芃姬的声音却从帐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,似笑非笑地看着杨思。

    “参见主公?!毖钏贾痪醯美细觳怖贤人崽畚薇?。

    也是,不敢是谁蜷缩着睡了一夜,四肢都要抗议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清洗一下,我们好好与许裴算算账,要点儿赔偿?!?br />
    虽说许裴很无辜,但姜芃姬摆明了要碰瓷,不坑一笔,那不是她的风格。

    杨思点头,面色阴沉道,“的确要算算账,若非主公武艺高强,昨夜还不知怎么着呢?!?br />
    杨思知道的内情不多,所以他没想到,姜芃姬是故意碰瓷坑许裴的,这是她挖的坑。

    姜芃姬会不知道那个领舞舞姬有问题?

    正因为她知道那人有问题,她才会顺水推舟,临时布了这么一个仙人跳的局。

    可怜的许裴,他还贴心地将人送给她,帮她碰瓷成功。

    昨夜,杨思睡得好,姜芃姬睡得更香,唯独许裴和他的部下,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哪里还睡得下?

    到底是谁剥了春儿的脸?

    到底是谁将春儿的脸贴到那个女刺客脸上,指使她刺杀柳羲?

    到底是谁布下这么一个局,意图让柳羲死在他的营地,陷害他与不义?

    数个问题萦绕在他们脑海,帅帐内的气氛阴沉得能滴出来。

    终于,许裴先开口,打破了沉闷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……这件事情……会不会是老二做的?”

    帐内众人面面相觑,其实他们最先怀疑的目标也是许斐。

    不过,兄弟阋墙毕竟是一桩丑闻,他们做臣下的,不适合挑拨主公和家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许裴和许斐,许氏嫡系子孙。

    因为当家人还是他们爷爷,所以不管是嫡长孙还是嫡次孙,他们都有继承许家的资格。

    论长幼尊卑,自然是嫡长孙许裴更加适合,他温和有礼、御下有术、名声极好、能力又强。

    不过,许家当家人更加中意许斐,因为这个小孙子长得比许裴好看多了,面容也酷似当家人年轻时候,自然更能博得老人家的欢心,许斐嘴巴又甜,常常能将老人家哄得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这点上,许裴比不过他堂弟。

    若是许斐无能也就罢了,偏偏许斐也不弱,这对堂兄弟随着年龄增大,竞争越发激烈。

    偶尔还会用些小手段,但不会过分,这算是两兄弟间无言的默契。

    许裴怎么也没想到,自家堂弟平日里瞧着闷声不吭的,一旦动手就能要人命……若非柳羲身边有武艺高强的人?;ぷ?,说不定柳羲今夜一死,柳佘就会倾尽两州一郡,全力报复他。

    要是让这个算计成功了,许氏为了平息柳佘怒火,说不定就将他放弃了,丢出去让柳佘处置,算是给人家一个交代……想到这里,许裴不由得打了个寒战……好恶毒的计谋。

    除了许斐,他想不到第二个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们,你们觉得会不会是老二做的?”

    许裴又高声问了一句,帐下众人坐不住了,只能硬着头皮应对。

    “吾等不愿相信,但二郎君的可能性……很大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倒是没想过这是姜芃姬自己惹来的仇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幕后黑手一定是对许裴营地十分了解的人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如何能知道舞伶所在的地方?

    如何得知许裴今日宴请柳羲,试图拉拢柳氏父子?

    若无人策应,对方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杀了舞姬,剥了面皮?

    其中定然有内鬼相助……许裴和许斐竞争多年,彼此相熟,安插眼线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许斐若是知道此事,定然感慨——好大一个天外飞锅!

    许裴略显痛苦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他与许斐竞争多年,但两人也是兄弟啊,从未想过要下死手。

    如今,这位堂弟冷不丁捅了他腰眼一刀,着实将许裴伤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伤春悲秋、祭奠已经亡去的兄弟情义,当务之急还是稳住柳羲,改善双方势力关系,哪怕不能恢复如初,他们也不能交恶,至少不能让老二占便宜。

    许裴的目标便是盟主,一旦惹恼柳氏父子,让他们转头帮助老二许斐,他可就亏大了……

    众人商议一夜,想了数种弥补方案,许裴活像是等待审判的囚徒,焦急等待着最后的结局。

    他们一夜未眠,姜芃姬却睡得香甜,吃了早膳带着杨思拜访许裴。

    “贤弟——”许裴看到姜芃姬,宛若看到至亲,那一声呼唤,喊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许兄!”

    相较于昨晚的热情,姜芃姬今天的态度有些冷淡。

    许裴也不尴尬,说道,“听闻贤弟昨夜遇刺,贤弟可知是谁的手笔?”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,“小弟在许兄营内遇刺,刺客还是许兄安排的舞姬,这事儿该问许兄才是!”

    果然是生气了,许裴暗叹。

    “昨夜之事,实乃奸人陷害。为兄与贤弟一见如故,为何要加害于你?”许裴说得恳切,但也没说谁是幕后黑手,反而招了几人过来,这些都是人证,“贼人下狠手,剥了生人脸皮,扮作舞姬,意图刺杀贤弟……此事,的确是为兄之过,不该给你安排这些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神色犹豫,心下动摇。

    许裴再接再厉,详细分析——柳羲要是死这里,头一个倒霉的人就是他,他何必自掘坟墓?

    “难道说,当真不是……”姜芃姬把下半截话咽了回去,口气稍稍回暖,带着些关切,“没想到,竟是贼人意图加害许兄,原来我只是被连累的池鱼?那、那许兄岂不是很危险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