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地上残留的血液,姜芃姬扬唇笑了。

    冰冷月光下,这抹笑容显得格外渗人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纷纷打了个寒颤,主播的画风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【一介微命】:主播,你现在干嘛?好渗人啊,原本还想睡来着,现在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【洛雪】:真的很渗人,主播你别告诉我,你是过来检查那个画皮的尸体吧?

    【洛辰夜陌】:吓——这个世界真的有妖魔鬼怪?

    姜芃姬发了一条弹幕,阻止这些脑洞咸鱼继续脑补,自己吓自己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我来这里的确是为了找那具尸体的,不出我所料,已经消失了……或者说,人已经复活离开了。你们也别觉得奇怪,我都能在这里给你们开直播,还不许人家穿越女有个厉害的金手指?不过,那人的段位不高,刺杀我没成功,还在我手中吃了暗亏。

    姜芃姬本可以一招杀了红裳舞姬,不过她并没有这么做,反而拖延时间试探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,她使了个坏心眼儿,还做了另一桩事情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的精神力灌注对方身体,禁锢了潜伏在女子体内的“系统”。

    若是击杀红裳舞姬,那个“子系统”放弃穿越女,直接回归本体,这会给姜芃姬造成麻烦,毕竟现在还不到收网的时候,她还不想和主系统对上……

    所以她将那个“子系统”和那具肉身强制性绑定,让“子系统”无法脱离那具肉身。

    “子系统”唯一的选择便是耗费巨额人气积分能量,修复那具女尸,让穿越女“活过来”。

    她深夜出来查看,不过是为了看看那个穿越女“活了”没有。

    果然,一切还是按照她的算计进行。

    姜芃姬起身,离开了那片乱葬岗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她无情嘲讽了被她禁锢在精神脑域的系统。

    “那个便是你的兄弟,简直蠢透了?!?br />
    系统恼羞成怒,展露本性,“姜芃姬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士可杀,不可辱,这个女人三番五次羞辱它,系统对她已经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姜芃姬眯了眯眼,“好呀,我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看谁玩死谁!

    按照她的推测,两个“子系统”宿主开了直播间,彼此之间都能看到对方的直播屏幕。

    之前酒席上,她一直盯着红裳舞姬的弹幕内容瞧,里面的内容让她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她自认为已经够污,但从未见过整个弹幕都是黄色内容,甚至还有人用语言在弹幕上模拟不和谐场景,活像是滥胶现场,不堪入目。哪里还是个正经直播间啊,简直能当A、、/V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观察过,红裳舞姬应该看不到她的屏幕。

    仔细想了想,她推测出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两个“子系统”都有两条通道,收消息和发消息。

    姜芃姬禁锢“子系统”,所以这个直播系统只能接收消息,不能往外发消息。

    她可以收到另一个“子系统”呈递出来的直播界面,对面却收不到这里的消息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她主系统也开直播的话,她就能轻松抓到对方了。

    只是,系统说的话,她一个字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谁知道系统本体是直播系统呢……还是其他系统?

    姜芃姬披着月色回了营地,此时天边已经微微亮起,多了缕缕白光。

    至于红裳舞姬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姜芃姬的猜测是正确的,她“复活”了。

    时间往前追溯几个时辰——

    红裳舞姬被姜芃姬击碎了脖子,心脏还被匕首洞穿,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意识昏沉,她感觉身体被一股巨力拉到系统随身空间,魂魄出现在灯光明亮的别墅客厅。

    死亡残留的余悸让她惊恐万分,抱着双腿缩在别墅沙发中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她啜泣着问系统。

    “系统,我是不是已经死了——”

    系统声音阴鸷,带着红裳舞姬未曾遇见的杀意,“死了!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打了个冷颤,“我还能复活么?我还有人气积分——我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十亿!”系统冰冷地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红裳舞姬面色一僵,不过是修复肉身让她复活而已,竟然要十亿人气积分?

    “怎么会那么贵?”她多了几分底气,“十亿?我怎么能赚那么多?”

    系统声音饱含怒气,“本来就是这个价位,你不要复活也行,没人逼着你?!?br />
    一听声音就知道系统的心情很差很差,偏偏红裳舞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委屈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发现姜芃姬实力底细之后,系统便想踹掉现在的宿主,直接逃命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那个女人这么奸诈,竟然使出下作手段将它和眼前的蠢笨女人绑定在一起。

    从今往后,除非姜芃姬精神消亡或者她主动放人,系统都会和这具身体绑定,无法暂时脱离宿主向主系统传递消息……想逃都逃不了……简直是日了狗了!

    它不难想象,另一个“子系统”遭到了什么对待。

    红裳舞姬还想硬气一会儿,但她不想一辈子被禁锢在系统空间,太寂寞了,她忍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她先服了软。

    “十亿……可是我现在没那么多积分……之前为了尽快从中诏赶到这里,我已经耗费了仅有的人气积分兑换【神行千里符】,现在账号有多少积分,你最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红裳舞姬还想装可怜,狡辩了几句。

    系统这会儿倒是比较好说话,甩给红裳舞姬两个选择。

    “分期付款或者透支,你选一样。提醒你早做选择,不然尸体彻底坏了,你复活不了?!?br />
    系统可不是好人,不管是分期还是透支,红裳舞姬都要承担比重很大的“利息”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霸王条款,她心下拒绝,但又不得不咬牙答应。

    系统嘲笑,“谁让你犯蠢,原本让你用【九品忠心符】,你偏贪心要刺杀……”

    红裳舞姬心中已经够憋屈了,还被系统这么嘲讽,她气得五脏六腑都要位移了。

    她混入舞伶团,本来是为了给姜芃姬下【九品忠心符】,没想到姜芃姬会醉成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她想到【九品忠心符】的价格,心疼得不得了,一时贪念升起,她收起了【九品忠心符】,直接掏出了匕首。她花费那么多人气积分兑换武功技能书,成了宗师级人物,难道还杀不死一个烂醉如泥的女人?嗯,的确杀不死,她还被对方轻松反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