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妙曼的身躯瘫软在地,姜芃姬啧了一声,对着外头道,“进来?!?br />
    杨思听到主公的吩咐,立刻抹黑进来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他听自家主公道,“靖容,给你一个当武林高手的机会,等会儿别说漏嘴?!?br />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主公,人干事儿?

    他还担心对方受伤,主公竟然一言不合给他甩了个锅,简直了!

    不过,谁让人家是小公举主公呢,当她的谋士,只能认命。

    杨思摸黑点燃了青铜灯,这才看清内室的场景,再看到地上那具女尸,更是吓得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衣裳弄乱,再将衣氅脱下在女子身上的伤口蹭了不少血,然后重新穿回来……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围观杨思“造假”,各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【恶魔骄阳】:厉害了我的容容,不仅能出谋划策、带兵打仗,还能帮主公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【腐猫八卦】:哈哈哈,容容什么鬼,人家叫杨靖容……额,昵称容容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杨思草草弄了一番,外头传来凌乱秘籍的脚步声,还有盔甲摩擦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杨思恨恨地瞪了一眼装睡的姜芃姬,提着沾了血的佩剑走出营帐。

    【凹凸】:灯光师就位,摄像师就位,演员就位,准备话筒——容容,开始你的表演!

    杨思喘着粗气,恶狠狠盯着急忙赶来的一群人,义愤填膺,先声夺人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浙郡郡守,枉我主这般信任与你,与你称兄道弟,你竟然使出这般卑贱手段!”

    许裴如今冤枉得不行,但黄泥掉进裤裆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立刻解释,反而关心姜芃姬的情况,要是柳羲遇刺身亡,他这辈子便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许裴怎么说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,如何会做出这等卑劣之事?若你执意认定许某罪名,许某不和你辩解,可当下最要紧的还是贤弟的安危,还请先生让许某进去看看贤弟!”

    许裴见杨思面色只有暴怒未有悲泣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至少证明柳羲还活着,没有死在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杨思与众人对峙一会儿,最后还是不甘不愿地侧开身子,让他们进入帐内。

    有了明亮的光,帐内的一切展露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床榻旁躺着一具女尸,让他们牵挂的人正在踏上睡得香甜,满身酒气双颊酡红,许裴提起的心脏终于落了地。他这才有空注意那具女尸,几位闻讯赶来的武将却是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原来那具女尸的喉咙已经扭曲碎裂,背后还插着一把匕首,贯通前后。

    下手……可真狠!

    杨思垂眸冷呵,脊背挺得笔直,宛若生于山巅的劲松,他道,“若非主公还有些许意识,拖延片刻等我赶到,怕是一切都晚了。许郡守,此事若无一个交代,断断不会轻易了结!你赠予我主的舞姬乃是你们府上豢养的,为何却成了刺杀我主的刺客?令我主险些丧命于此!”

    许裴这才急忙解释,试图洗白。

    “先生莫气,此事乃是奸人作祟,绝对不是许某买凶杀人?;骨胂壬辞埔磺?,你看此人面颊,上面贴了一层人皮!实不相瞒,舞伶管事发现舞姬被杀、剥了脸皮,这才知道有诈。许某得知此事,连忙带人过来相救。万幸的是,先生武艺高强,终于击杀了奸人,保全贤弟?!?br />
    杨思心中一个咯噔,亲眼见到有人搓了搓女子面颊边缘,果然搓出一层人脸。

    【沉默寡言黄少天】:我的妈呀,竟然还有这种操作!

    【昭月】:天哪,这是聊斋剧组串频了?活生生的画皮,看得我要吐!

    【语筱嫣然】:气氛太沉重了,我们说点儿开心的,容容扮演高手挺厉害……

    若是平时,观众们肯定会用“战五渣容容凑不要脸扮演高手”取笑杨思。

    如今,面对这般残忍的景象,咸鱼观众也没了活跃气氛的心思。

    揭开了那一层人皮,露出一张布满鲜血的脸,众人被恶心得不轻,没心思看她长得如何。

    “这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,随便丢了喂狗吧。搁在这里晦气……”

    许裴挥手,让人将女尸抬出去丢了。

    众人瞧着那颗软软下垂的头颅,看到被彻底击碎的脖子,心惊胆战,寒意遍体。

    许裴咽了咽口水,不动声色地拉远和杨思的距离。

    要是这位高手突然暴起,他的小命可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杨思瞧见他的小动作也不揭穿,双眸依旧带着阴郁之色,说话更是充斥着高人的调调。

    “我要在帐外为主公守夜,以免不测,你们若是无事的话,还请回吧。此事等明日主公醒来,我自会向主公表明一切。许郡守,这件事情您可得给我们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还请先生放心?!?br />
    许裴拱手,轻叹一声,领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虽说杨思在里面护卫,但他还是不放心,抽调一部分精锐?;び?。

    等人走了,杨思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个战五渣装绝世高手,的确是为难他了。

    他正欲离开,瞧了眼睡得正熟的主公……明知这人在装睡,他还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她,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,抱着染血的衣氅在外头待了一夜。

    精神有些疲累,再加上良好的作息时间,他很快就睡得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杨思只觉得身上又盖了一层东西,原本还有些凉意,后来又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眸光闪烁着冷意,好似一缕烟般,身形缥缈,辗转腾挪,始终处于巡逻守卫的视线死角,没有惊动任何人,离开了营地,朝着某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看到姜芃姬没有关直播,便知道还有后续,于是熬着夜等,终于等来了她的行动。不过……大半夜跑到荒郊野外做什么?不仅如此,周遭的场景越来越荒芜,偶尔还能看到散落的人骨,瞧着渗人……直播间终于要放弃争霸路线,改走灵异神话路线了?

    事实证明,观众们都想多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半夜跑到这里,不过是为了找寻线索,证明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她循着残留在红裳舞姬身上的精神印记跑到目的地,并没有看到尸体。

    “啧——这日子,以后有趣了呀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