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裳舞姬狼狈起身,费力咳嗽了两声,手中匕首一翻,直直袭向姜芃姬的面门。

    姜芃姬刚才那一脚的力道,搁在正常人身上,早就胸骨碎裂殆尽了。

    反观此人,只是左胸冒出一片清淤,嘴角挂了点儿血迹,气息略有急促罢了。

    瞧她的攻势,竟然丝毫没有势弱,反而越打越勇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她这般,好笑不已,浑身上下全是破绽,这样的人战五渣还想刺杀她?

    谁给这人勇气?

    姜芃姬眸色一凛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中此人手腕,夺下她的匕首。

    红裳舞姬不甘示弱,另一手成爪抓向她喉咙。

    姜芃姬蹙眉,闪身避开,但衣裳躲不及,宽大的袖子被抓成一缕一缕。

    这时候,直播间的观众才发现红裳舞姬的十指指甲诡异伸长,足有三寸,银白色,指尖尖锐无比,难怪姜芃姬的袖子被她抓住,直接撕开,要是被她抓住了脖子或者划伤了脸颊……

    观众们颤抖不已,为姜芃姬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【飘飘羊】:妈呀,这里不是古代世界么,为什么还有武侠玄幻元素?

    【沉默寡言黄少天】:这是练了九阴白骨爪吧?会不会一爪子抓破天灵盖?主播小心!

    观众又是紧张又是担心,作为当事人的姜芃姬倒是淡定,瞧了眼那指甲,心生嘲讽。

    嗯嗯,这指甲的确挺邪门的。

    红裳舞姬哪里肯罢休,一击不成再来一击。

    嫣红舞衣随着动作而飘动,让人不禁感慨,纵然知道她招招致命,依旧为之着迷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武,还是舞?

    姜芃姬表示,不是舞也不是武,只是辣鸡而已。

    红裳舞姬出手愈来愈快,但总能被姜芃姬轻松化解躲开,缠斗越久,她越是气恼着急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她没了耐心,原本绝美的容颜闪过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“贱、、/人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回答,“凭你?不够格?!?br />
    内室狼藉一片,动静已经传到了外头,众人不以为意,以为是里面的人酣战激烈。

    刚刚脱衣准备睡下的杨思也被惊动了,他披着衣裳出来,听到外人的谈论,心下一个咯噔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,他还不知么?

    自家主公分明是个女子,如何能与那个红裳舞姬颠、、鸾倒、、凤?

    更别说闹出这么大动静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杨思心中冒出一个可怕的猜测,连忙取了佩剑,疾步跑向营帐。

    正欲进去,自家主公呵斥声从内传来。

    “出去,别碍事!”

    杨思脚步一顿,伸出的手停在半空,气氛有些蜜汁尴尬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刻,舞姬居住的营帐传来阵阵惊恐的尖叫,惊动了一众兵卒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吵吵嚷嚷的,一个一个皮痒欠揍了?”

    管束舞姬和歌姬的女管事闻讯赶来,发现众人皆是花容失色,她心神疑窦,挤开众人,顿时就有股寒气自脚底直冲大脑。明明帐内燃着炭火,她却有种如坠冰窖之感。

    原来,帐内躺着一名身材婀娜窈窕的佳人,衣裳被人脱得干干净净,鬓发凌乱,全身上下不着寸缕,脸的位置却是血肉模糊,分明是被人用刀子割掉了整张脸皮!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春儿?”此时,人群传来一句颤抖的话,“春儿的腹侧有一颗红痣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朝女尸腹部一瞧,同样的地方,果然有一颗暗暗发黑的红痣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管事回过神,吓得腿软。

    春儿是所有舞姬中舞艺天赋最好,容貌最美的,一向是领舞的不二人选,更是台柱子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这人是春儿,那么今夜在酒宴上大放光彩的人是谁?

    众人也想到这个细节,顿时吓得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难道说晚上她们配舞的人,不是活人是春儿的魂魄?

    “蠢货,有人替代了春儿的身份!”

    管事斥骂一声,连滚带爬朝主帐跑去,希望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主公,奴有要事要禀告主公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哪怕是军营重地,但管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要是时间晚了,她会死得更惨。

    “谁在外头喧闹?”

    帐内,许裴正与几位心腹商谈,好不容易有了头绪,外头喧闹不停。

    “回禀主公,外头那人是管理舞伶的管事?!?br />
    许裴脸色一黑,其他部下神色更是难看。

    这些心腹并不赞成许裴随军带着舞姬,不过因为舞姬是用来拉拢收买人的,他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如今却闹出这么一桩事情,一介低贱的舞伶管事也敢在军营喧闹不停。

    简直吃饱了撑着,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许裴也是怕了几位心腹说教,只能硬着头皮问,“将她带进来,吵吵嚷嚷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管事被兵卒押了进来,刚到帐内,管事扑通一下跪了下来,苍白的唇瓣不住地哆嗦。

    “主、主公,领舞的春儿,早就被人剥去了脸皮,死、死了——之前献舞的春儿,是假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许裴第一反应是柳羲竟然如此暴戾凶残,杀人罢了还剥人脸皮。

    稍稍一想,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其他心腹也是吓得魂不附体,柳羲有危险!

    “主公,速去救人!”

    谋士心脏强大,稳定心神,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许裴也顾不得其他,直接带着佩剑去姜芃姬的营帐。

    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,两人交手不下百招,姜芃姬不紧不慢地试探对方,证实了猜想。

    情报已经搜集成功,这人也没必要留着了。

    她滚身避开对方掌风,一手捡起了之前被击落的匕首,情势陡然颠倒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,你的武力不错,不过外来的东西终究是外来的,不是自己勤学苦练又没有一丝一毫的实战经验,空有绝世武艺,照样也只是个废物。想刺杀我?再练个百年吧!”

    姜芃姬左手成刀直袭对方的喉咙,速度竟然已经快得连残影都瞧不见,红裳舞姬只觉得眼神一个错漏,喉咙处传来令人牙酸的骨裂之声,原本应该刺向姜芃姬的匕首,此时从后向前扎进了她的心脏,“你身边有系统,不会死的,欢迎下次再来送人头?!?br />
    意识消失之前,她听到姜芃姬在她耳边如此呢喃。

    魔鬼!绝对是个魔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