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是他能将浙郡弄得和画中所绘的场景一样,街道整洁、百姓衣衫干净、容色健康,治理得宛若盛世之景……届时,他的堂弟许斐就无法和他抗衡了,哪怕爷爷更加喜欢堂弟,许氏也会是他许裴的囊中之物,毕竟作为家族族长的爷爷也不可能违逆诸位族老的意见。

    不过,该如何套到青砖制作之法呢?

    许裴打着小算盘,酒席已经进入尾声,姜芃姬也把许裴帐下众人认了个遍。

    酒意正酣,许裴突然想起今天宴请姜芃姬的目的。

    试探一句,“……贤弟可有意盟主之位,若贤弟有意,为兄定然支持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摇头,双眼不复清明,醉意朦胧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小弟数次出兵讨伐逆贼,早已囊中羞涩,入不支出。部下兵卒疲惫不堪,险些伤到了元气。为了给百姓修生养息的时间,也为了不摊上穷兵黩武的恶名,小弟打算先歇个一两年……如今会盟,说句难听的,小弟只是过来凑个热闹,走个形式,以免被人诟病……”

    许裴瞧了瞧姜芃姬,见她双颊已经通红,酒意染得双眸迷瞪,一副醉态。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她身后的谋士面色青白,一副想阻拦又不敢阻拦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醉了?

    许裴笑笑,若不是彻底醉了,怎么会说出如此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配合姜芃姬演戏的杨思暗暗撇嘴。

    他起身作揖,打了个助攻。

    “我主酒醉,神志不清,若有言语举止不当之处,还请许郡守体谅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许裴大方地应下,杨思又想将自家主公搀扶回去。

    不料被许裴拦下,杨思的表情直接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难得的好机会,许裴哪里会放人走?

    许裴这小子套话有一手,但演技更佳的姜芃姬岂会上当?

    她只说她愿意说的,别的一概不谈。

    饶是这样,真真假假,一套组合拳下来,许裴心中已经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在他的忽悠之下,姜芃姬竟然答应将青砖制作之法卖给他。

    不过,未免两方势力关系僵硬,他见好就收,并没有趁着姜芃姬酒醉压价。

    末了还将领舞的舞姬赐给姜芃姬,打算用美人安抚“贤弟”的情绪,以免她醒后反悔。

    “如今更深露重,外头风雪太大,不如让贤弟先在营寨住下,明日酒意消了,再行离开?!?br />
    杨思还能说什么,只能憋屈应下。

    柔弱无骨的红裳舞姬和杨思一左一右搀扶姜芃姬,将她送到另外一座营帐。

    许裴给杨思安排的住所就在附近,两座营帐相隔不远。

    红裳舞姬微微垂着头,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,垂眉顺目。

    “先生,请让妾身伺候郎君吧?!?br />
    灯火之下,红裳美人的面容更加有味道,饶是杨思这样的单身狗,看了也有一瞬的愣怔。

    如果主公性别正常,杨思肯定会识趣走人……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怔在原地不动,红裳舞姬目光怯怯地盯着相抵的足尖,两人微妙地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杨思将余光投向姜芃姬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正侧躺着瘫软在床榻上,双眸紧闭,放在身侧的手指扬了扬,示意他滚蛋。

    杨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这样的场合,果然应该让丰真这个浪子过来,他不耍了!

    杨思忍住吐槽的欲、、/望,轻咳两声,对着舞姬道,“伺候好主公?!?br />
    他奇了怪了,难道说主公要借着这次机会袒露身份?

    还是说,自家主公身为女子不喜男子,好女风?

    细思恐极!

    他利索地滚蛋了,红裳舞姬将他送出营帐,然后才端着灯盏回到了屏风后的内室。

    “郎君?”

    红裳舞姬轻轻喊了一声,姜芃姬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高喊666,难道说要上演限制级女女大战?

    【神不来我自去】:不行了不行了,难道说主播要给我们发福利了?

    【女神在我胯下】:不是吧,女百合?恶心有病,还不如看男搞基呢。

    【黑客蚊香】:楼上你更恶心,说句难听的,百合晾一晾看不出痕迹,搞基还要擦屎,谁比谁恶心?感情都是公正的,无关性别。这里是主播的直播间,不欢迎你这样没素质的辣鸡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楼上都消停一些,别引战。主播对个人**一向看重,哪次直播不是穿戴整齐了才开直播?你以为她会直播让你们看她如何和人妖精打架?想多了吧!以我多年追直播间的经验来看,主播肯定在酝酿什么大招,或者……这个红裳舞姬有问题……

    老观众终究是老观众,人家作为直播间的理智粉,自然没那么容易被带节奏。

    “郎君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红裳舞姬又近了一步,抬手推了推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果然醉了?!?br />
    语调陡然冰冷下来,原本娇媚的浓烟妆容带着阴鸷之色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观众们纷纷用感叹号表示震惊——握草,舞姬果然有问题!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我擦,这个蛇蝎美人拔刀了!主播小心啊,别装睡了!

    雪白的匕首出鞘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刺向姜芃姬的脖颈。

    匕首划过,带出的雪白银光宛若匹练,炫目刺眼,惊得直播间观众捂眼,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红裳舞姬甚至能预见下一秒,姜芃姬脖颈喷血的场景。

    然而,预料之中的场景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她出招速度如此之快,竟然只扎到了榻上的枕头,目标已经迅速滚开。

    匕首因为她的力道,深深嵌入厚重床垫下的木板。

    红裳舞姬发怔的一瞬,姜芃姬已经一脚踢向她的左胸。

    她闪躲不成功,软绵的胸口遭受巨力撞击,带动整个身体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弹幕随着剧情的反转,全屏幕都是“666”和震惊的感叹号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些零星的弹幕。

    【黑客蚊香片】:妈呀,刚才那一瞬,我感觉胸疼。

    【兰色旋律】:做个形象的描述,出脚之前,“凸”,出脚之后,“凹”。

    【莫浅醉】:楼上,你是要把我笑死,然后继承我的花呗借呗?

    【久末渺然】:神踏马“凹”“凸”,直播间果然出人才。

    【淡漠初见】:哈哈哈,我想把话筒塞进主播嘴里,采访她刚才那一脚的触感如何。

    姜芃姬似笑非笑地瞧着红裳舞姬,抽空给观众发个弹幕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很软很有弹性,@淡漠初见,只可惜,脏了我的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