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本以为安慛的演技已经登顶,如今一瞧,分明主播的演技更加精湛。

    奥斯卡欠她好几打小金人!

    杨思暗中撇了撇嘴,表面上毕恭毕敬地道歉。

    许裴听到那幅画是渊镜先生徒弟画的,好奇心被高高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出声替杨思说了好话,还委婉表达能不能瞧一眼那幅画的内容。

    姜芃姬自然不会拒绝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帐内众人,无人不知渊镜先生的大名,他们也知道先生收了四个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有人开口,“听说渊镜先生精通画艺,也不晓得先生教出来的高徒,能习得几分精髓?”

    “不知有无这个福分,瞧一瞧先生高徒的画作?”

    帐内众人附和,他们也没恶意,单纯只是好奇罢了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的名声太高,他收的四个徒弟至今还籍籍无名,让人不得不心生疑虑。

    如今能抓到其中一个徒弟的画作,怎么说也要看一看,瞧瞧人家徒弟是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许裴本想独自观赏,听到诸多部下出声,他不由得用眼神询问姜芃姬。

    毕竟是人家的画,还是要尊重主人意见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许裴便让舞姬停下舞蹈,让她们将画卷展开,好让帐内众人都能瞧见。

    “这幅画是先生哪位高徒所做?”
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琅琊卫氏,单名为慈,表字子孝,因为身体孱弱,极少出现人前?!?br />
    如今的画作,因为材料限制和画技的匮乏,很多人追求写意,不拘泥于表面的相似。

    卫慈这幅画不一样,介于写实和写意之间,笔触温柔细腻,有种呼之欲出的立体感。

    画中描绘的内容是象阳县全景,受画卷篇幅影响,展露的内容不多,但已经囊括许多热闹场景,酒肆、食肆、茶肆……各种小摊商贩,街道又有来往行人,有的形单影只,步履匆匆,有的成双成对,羡煞旁人,有的则是以家庭为单位,夫妻和睦、儿女活泼,人物多达数百,每个人物的表情各有不同,令人惊叹画者细致的观察力和精妙的画艺。除了人物街道,最显眼的莫过于那些规整的建筑,水榭亭台、飞檐斗拱……一幅画,画尽他们心中的盛世繁华。

    许裴道,“作画之人才艺出众,胸中更有沟壑万千、饱含怜爱世人之情,为兄惭愧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表情懵逼了一下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同样反应。

    【小睿宝的娘亲】:突然想起了,今年高考那个……眼里还闪着一丝诡异的光。

    【苹果花茶】:哈哈哈哈,十年寒窗苦读,败给一条草鱼。

    【同同的丫头】:要是许裴去考试,阅读理解妥妥满分,大学霸!

    【书山鸭梨】:#托腮,可不是么,也许人家慈美人只是想画一幅风景画而已。

    许裴夸了,底下的人不能不跟着夸,更别说这幅画的确是罕见之作。

    “真像是心中设想的世外桃源……想来前朝最为鼎盛之时,万国来朝,也是这般景象吧?!?br />
    有个老将抚着花白的胡须,幽幽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他人回过神,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简直要笑疯,画中的内容分明是象阳县的景象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刻意等他们都夸了一波,这才腼腆害羞地补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诸位过赞了,画中景象乃是小辈治下之地——象阳县的场景,并非……嗯,不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含糊其辞,整个帅帐犹如西伯利亚寒风过境,只剩十数座冰雕。

    许裴面色涨红,暗中羞恼,狠狠瞪了一眼最先夸奖的老将。

    不会说人话就别说话,现在尴尬了吧!

    所幸,姜芃姬并没有抓着这件事情不放,反而和许裴交流治理百姓的经验……

    这是许裴擅长的领域,同时也缓解了他的尴尬。

    因为心神紊乱,再加上之前的尴尬,所以此次谈话主动权捏在姜芃姬手里。

    在她的引导下,许裴自然而然将注意力从画卷的“艺术和技巧”,转为里面的百姓和建筑。

    说起建筑,他发现画中街道、房屋和院墙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随口提了这个,姜芃姬顺势推出“青砖”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给她的推销点了无数个赞,主播的套路不仅九曲十八弯,还深得可怕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碰见主播这样的推销员,别说买买买,估计连裤裆都交出去了。

    整个谈话,看似是许裴追问,姜芃姬被动回答,实际上的节奏依旧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知这青砖,造价几何?”

    许裴经过一番铺垫,终于问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浙郡地处南方,一年四季温润多雨。

    如今的建筑有多是木材和石料,一旦雨天多了,还容易生潮发霉,地面更是泥泞湿滑。

    许裴也是个精明的人物,自然不愿意吃亏,又想要好东西,又想付出最少的代价。

    他想试一试姜芃姬,探个底。

    “造价不贵,质量合适的泥土就能烧制成青砖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随口就道,好似不知许裴的目的,活脱脱的地主家的傻儿子。

    许裴眉头深拧,问道,“以泥土烧制?像是烧制土瓷一样?”

    “道理是一样的,不过二者的火候不一样,砖窑如何搭建也是有讲究的?!?br />
    许裴内心痒痒,试探性问,“贤弟这里可售卖此物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笑,爽朗道,“小弟便是肯卖,许兄也买不起呀?!?br />
    许裴疑惑了,“可方才你还说青砖造假廉价,怎么这会儿又买不起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给他解释,“青砖不值几个钱,但象阳县到许兄的浙郡,两地相隔多远?青砖便宜得很,但分量重,若将大批量青砖从象阳县运送到浙郡,不知要耗费多少钱财人力。若是如此,这青砖就不是泥巴做的,更像是白银堆砌的。小弟仰慕许兄才华,哪里敢诓你?!?br />
    许裴一怔,他刚才还真忘了考虑运输成本了,面色略显惭愧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里还在絮叨。

    “若是烧制青砖,最好还是在土质合适的地区直接建造砖窑?!?br />
    许裴心中意动,对青砖已经上了心。

    他是个有野心的人,自然不甘曲居人下。

    大丈夫,本该建功立业,创不朽之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