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家主公是女子,那里会喜欢一群美女唱歌跳舞?

    身前的食案摆满了美食美酒,还有些卖相极好的干果,北方很难吃到。

    姜芃姬正像只松鼠一般啃着干果,耳尖听到帐外多了二十多个女子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帐幕打开,清一水的红裳舞姬伴着如兰清香,鱼贯而入,令整个帅帐都明艳起来。

    灯油之中添了香料,燃烧之时,青铜灯盏会散发出奇异清香。

    在这般香气萦绕的氛围之中,身姿婀娜、衣着单薄的红裳舞姬,踩着优雅婉转的丝竹管弦曲调,在同伴的伴奏下翩翩起舞,瞧得人眼睛都要直了——直播间的观众更是嗷嗷直叫,好似饿狼聚会一般。弹幕内容变成了另一重画风,打赏更是如流水一般涌来,热情十足。

    【汉武大帝】:不都说古人长得不好看么?打脸了——我还以为现代审美标准已经很高,现在围观直播间,我才知道古典美人就是古典美人,不是网红脸能比的,识辨度很高。

    【陈阿娇】:你们这些可耻的颜控狗,重点不应该是乐曲和古典舞蹈么?

    姜芃姬的身份是士族贵子,但直播间观众都知道她不爱奢华,更喜欢务实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直播间连载多年,观众见到的宴会没有几场,但每一场的质量都极高。

    据观众所讲,不少人将那几场宴会的录播视频奉为圭臬,百分之百还原里面的合奏乐曲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土豪掏腰包,弄了个古风音乐节,如今已经办了四届。

    在直播间热度的推动下,华国近几年掀起了一阵复古潮流,年轻人也开始重视古代文化。

    姜芃姬知道文明对对一个种族传承的重要性,只要影响是正面的,她也会为他们高兴。

    有些人觉悟高,但更多人还是普普通通的颜控狗,看美人才是一等一重要的。

    他们瞧得出来,这些舞姬都是精心豢养的,应该是达官贵人后院的私人歌舞团。

    每个舞姬的容貌水平都很高,一个个五官秀美、身材苗条,肌如凝脂,腰似春柳。

    纵然不算国色天香、美艳绝伦,那也是不可多得的佳人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红裳美人在帐内起舞,眼波流转,顾盼生辉,勾得人心尖儿痒痒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手端着酒樽,一手支着食案抵着下巴,双眸微眯,瞧着那些舞姬,好似看入迷了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瞧,不难发现她的目光已经盯在领舞的舞姬身上,目光随之移动,灼灼如火,冷静的表象下带着炽热的温度,好似要烧透那人的舞衣,用眼睛巡视她的**……

    许裴注意到姜芃姬的模样,内心暗笑,少年人终究是少年人,哪里抵得住美色勾引?

    他还以为对方是个清修寡欲、克制力极好的少年,如今一瞧,分明是个假正经。

    坐在姜芃姬后一排的杨思,见她背影和歪头的姿势,暗暗捏汗。

    主公,你再怎么喜欢小姐姐,你也没那个作案工具啊,你还记得自己真实性别么?

    “这些舞蹈很别致?!苯M姬从入迷状态清醒,笑着对许裴道,“舞美,人更美?!?br />
    果然是热情!

    “不过是家中豢养的舞姬罢了,贤弟要是喜欢,随便挑一个回去,权当为兄送你了?!?br />
    士族之间,别说送后院养的歌姬舞姬,哪怕是互换小妾,那也是风雅的事情。

    姜芃姬表情微动,有些心动,但还是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?瞧她们的模样,想来也是费了一番心思调教的。这般昂贵,受不起?!?br />
    许裴对着领舞的舞姬道,“没眼色,过去给柳县丞斟酒?!?br />
    舞姬盈盈一拜,伸出纤弱无骨的双手,为姜芃姬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二者距离不远,姜芃姬能嗅到她身上的清香,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用了什么香料?真香?!?br />
    舞姬酡红着脸,羞涩道,“妾身从不用香料,这是天生携带的体香?!?br />
    杨思的表情更加僵硬了,他错了,他就不应该跟着过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让丰真这个浪子过来比较合适,他最擅长应付这些莺莺燕燕。

    “自然的体香?”姜芃姬微微靠近,嗅了嗅,入眼便是舞姬细长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,她的表情带着些许迷醉,连一贯清亮的声音也略略喑哑,惹得人耳根子发软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美人,连这香味,竟也是与众不同?!?br />
    “柳县丞赞誉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可还会其他舞蹈?”姜芃姬问她。

    舞姬低语,“会?!?br />
    许裴这个拉红线的“老鸨”拍了拍手,刚落下的乐曲再度响起,领舞的舞姬重回队伍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这舞蹈和乐曲很是新奇,感觉和北方的大不一样?!?br />
    许裴笑着说,“北方粗狂豪迈,南方温柔小意,二者风情自然不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许兄对此颇有研究啊……常常听闻许兄如何多才,传闻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。不像小弟,自小不爱读书、不懂琴棋书画,连家父也时常训斥,说小弟榆木脑袋,七窍通了六窍——一窍不通。小弟心想,若有许兄这般造诣,想来家父也不用时时叹息,次次训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一副失落的模样,好似失意少年。

    许裴哪里信这个?

    不过他也是个人精,自然不会揭穿姜芃姬“谦虚”的话。

    在姜芃姬的有意引导下,许裴和她的话题慢慢挪到了艺术领域。

    许裴也没辜负姜芃姬的夸赞,这人看着年轻,但对琴棋书画的造诣却不浅。

    观众感慨,如果许裴生在他们那个时代,妥妥的全才艺术家,一经报道就能风靡华国,长得好看又精通君子四艺,这么汤姆苏的人设,肯定会被无数小迷妹追捧,想不火都不行。只可惜,许裴生错了朝代,还生在许氏这样的宗族之中,那些技艺只能成为闲暇时候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聊得正开心,许裴视线瞥见杨思手边放着的画卷,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是贤弟画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露出恰到好处的窘迫表情,“家父时常训斥,说小弟学艺不精,三岁小儿的涂鸦之作也比小弟画得好看。小弟不服气,寻了渊镜先生高徒的画作,打算拿回去临摹研究,说不定能从中学到什么,好让家父少训斥两顿。让许兄见笑了。靖容,你怎么将这画也带出来了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姜芃姬说得有些羞窘,直播间观众给她点了无数个“666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