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脉动】:主播在画什么?船?

    帐内除她之外,空无一人,姜芃姬抽出心神回答观众的问题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这些是船,不过我对远古时代船只的了解太少了,可参考的战船资料不足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算是博览群书了,几乎什么类别的杂书都看过,其中有不少对船只的描述内容。

    她将这些内容逐一挑拣出来,再将文字转换成图案,画在纸上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想象的战船和实际的战船,出入很大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一支强大的水军,不仅要有精锐的水兵,还需要坚不可摧的战船。依照我的了解,目前的造船技术还相当落后,大多都是民用的渔船,只能在江流或者浅水领域溜达。至于打仗……这种小体积船只几乎没什么大用。军用战船还是要建的,不然水军不完整。

    姜芃姬把训练水兵的任务托付给齐匡,战船问题还需她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【但求一睡姜芃姬】:仅凭想象建造船只?感觉会翻车!要不弄个参照物?

    姜芃姬眸光微微闪动……弄个参照物?

    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    第二日,姜芃姬招来丰真。

    “你都把齐匡拐过来了,那么一事不烦二主。劳烦你再受累,替我挖个造船大师来?!?br />
    丰真无言以对,那点儿残留的睡意跑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姜芃姬没好气地道,“要是没有战船,那能算水军?”

    丰真感觉自家主公就是克他的,造船大师是那么好找的?

    姜芃姬退了一步,“要是挖不到造船大师,你给我挖一艘战船也行?!?br />
    丰真苦笑,双眉几乎要打成结了。

    主公这是故意拿他开涮啊。

    别说挖一艘战船了,他这个小身板,连战船的船桨都挖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自嘲苦笑,“主公想要战船,只要将我捆成一团丢进河里,献给河神,兴许能换一艘?!?br />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还怕河神抱怨你抢了人家媳妇,跟我告状。丢你下去连喂鱼都嫌肉少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忍着笑意,“勉为其难”饶过丰真。

    “算了,暂时放过你了。反正现在还不急,战船的事情可以暂时搁置在一旁?!?br />
    丰真笑着作揖,似是讨饶般道,“多谢主公,高抬贵手?!?br />
    【酒酿猫团子】:兄弟姐妹们,现在轮到我们出场,主播你看看我们,我们便是你的厚盾。

    【眼镜圈圈】:度娘、谷爹在手,别说一个造船大师,哪怕是造船宗师都要跪下唱征服。

    【终非昨夜星辰】:虽然我们可以当中间媒介,帮主播查阅资料,但直播间没办法传递图案啊,只能靠文字描述,这样就比较蛋疼了。不然这样吧,主播你想办法弄一艘战船,然后我们在这艘战船的基础上进行改动?这样应该比较妥当……话说战船在哪里买?

    【冷漾】:我记得我们华国还有木制的造船厂吧,以前看新闻看过。不知道有没有知情的大神提供线索?我立刻掏腰包,打飞的过去。造船的老师父搁在主播那个年代,应该也算得上造船大师了,哪怕造的不是战船,总有共通之处。有消息的可以后台戳我,谢谢啦。

    姜芃姬刚修理完丰真,一瞥眼看到这些弹幕,胸腔发暖又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丰真不知所以,还以为主公这是恶趣味。

    欺负他,真的有这么开心?

    他还未问出口,帐外传来传信兵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主公,帐外有使者求见?!?br />
    “让人进来?!?br />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一阵悉索声之后,帐幕被掀开一角,进来一名身穿甲胄的小兵。

    “奉我主之令,拜见柳县丞?!?br />
    “哦?你主公是谁?”

    “浙郡郡守许裴,那便是我家主公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小兵双手递上一封请柬。

    一旁的丰真见了,连忙起身接过那封信,再转递给姜芃姬。

    姜芃姬接下,入手之后发现这封请柬挺有分量,摸着也不似一般的竹简。

    不仅用材考究,做工精致,还用名贵香料熏蒸,带着一股久经不散的芬芳,香气扑鼻啊。

    用直播间观众的话吐槽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小资情趣。

    姜芃姬抬手将那一卷小巧精致的竹简展开,细细读了上面的内容,再瞧落款,浙郡许裴。

    对方邀请她和柳佘明日出席会盟,讲得恭恭敬敬,让人生不出恶感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转告你家主公,明日会盟,我与家父会准时抵达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垂下眼睑,将这封带着熏香的竹简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这个兵卒并没有就此退下,反而迟疑了一会儿,斟酌着说出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主钦佩柳县丞年少英勇,特地在营帐设宴,不知县丞可否赏面一去?”

    姜芃姬眉梢一挑,聪明如她,哪里看不出许裴暗中拉票的目的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父子是打酱油的,兵力也不多,但分量却很重。

    只要将他们拉拢走,许裴的筹码就有保障了。

    她似笑非笑地道,“许兄特地设宴款待,哪里有不去的道理?这是我的荣幸。你先回去跟你主公说下,我沐浴更衣一番便过去赴宴。不然的话,贸然过去会失了礼数……”

    小兵听后,面色一喜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丰真一听有宴席,一双眼睛亮晶晶,好似脑补了什么,喉结蠕动都快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给他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“别想,没你的份?!?br />
    丰真的表情定格了,有种说不出的扭曲感。

    围观全过程的观众不由得捧腹大笑,还给丰真配上了心理活动。

    【洁身自好丰子实】:主公,你再这样欺负人家家,人家家要不依依啦——

    【丑若无盐李汉美】:嘤嘤嘤——主公你坏坏,欺负人家家,捶你小胸口,嘤嘤嘤。

    整个直播间的画风陡然一变,妖魔鬼怪、群魔乱舞,姜芃姬险些以为自己是在做噩梦。

    丰真道,“那主公你要带谁?”

    “靖容?!苯M姬道,“他这两天忙着营寨的事情,累坏了。免费的酒席,不吃白不吃啊?!?br />
    丰真知道,自己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主公可别忘了,回来给我捎一瓶酒?!?br />
    这些天滴酒未沾,肚子里的酒虫要闹翻天了,可把丰真给馋坏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好气又好笑地应下。

    “少不了你那一份,瞧你这出息的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