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匡明白,如今的风气就是这样,门第、容貌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想要出仕,最先看中家世,其次样貌,这之后才是能力品行和才华。

    大老板都是颜控,齐匡有能力却长得不好看,努力多年才爬到了百夫长位置,寂寂无闻。

    姜芃姬听了,颇感意外地反问齐匡。

    “我招揽你,自然是为了你的才华、能力以及忠心,与你的样貌有关?”她好笑以手扶额,目光坚定地看着齐匡,“你是美是丑与我无关,毕竟在意容貌的人,不应该是你枕边人?若你归顺,我是主,你为臣。主臣之间的关系,岂能与夫妻相等?作为主上,我只需要你只为我训练好水兵,其他都不重要。难道说,你长得好看些,便能为我训练出更加精锐的水军?”

    容貌又不是buff,它也不能给全军增益。

    姜芃姬是要招募人才,她又不是招募花瓶。

    齐匡无言以对,不过心中那点儿芥蒂倒是没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咬牙道,“多谢主公知遇之恩,小的必会竭尽全力,为主公练出一支精锐雄师?!?br />
    丰真已经说服齐匡归顺,姜芃姬又明确表明不介意容貌,齐匡自然归心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个决心,我自然会全力支持。如今时机不行,不方便给你拨人。等回了丸州,你可以去挑选三千精锐作为水兵预备。如何训练、需要什么,这些我都不干涉。练兵最忌讳外行指导内行,我也不给你添乱。只有一点,你要记住——我要看到你口中所说的精锐雄师!”

    尽管姜芃姬没有直接说明,但齐匡却也听出来了,这人给了他多大的权限和自由。

    只要建立水军,他便是这支水军的统领。

    哪怕齐匡做了种种设想,他都没想到姜芃姬会给他这么大的许诺。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厚爱?!逼肟锔┥戆菹?,“定不辱使命!”

    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姜芃姬、丰真和齐匡都十分满意,唯独直播间观众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齐匡,姜芃姬集团的整体颜值要被下拉好几个百分点,看直播不就为了看脸?

    不过这种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,他们对齐匡的印象有了极大的改善。

    别看齐匡长得丑,一条腿还有些瘸,但这人有家学渊源。

    祖祖辈辈都是和“水”打交道,前几代是沿江居住的渔民,到了爷爷和父亲这一辈,他们变成了“兵”,常年和沿江打劫的水贼周旋,齐匡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,基础比旁人强很多。

    他满怀信心投奔杨蹇,想要一展抱负,光宗耀祖,好比刚出大学、步入社会的小年轻,胸中有满腔热血,但在现实面前碰了壁。因为容貌过丑,一条腿又有些残疾,他在杨蹇部下效力七年,跟随主公打了数百场水战,十数次与阎王爷擦身而过,至今还只是个百夫长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因此气馁,反而越发勤奋钻研学习,不过性子却没以前那么热烈了。

    现在姜芃姬许诺他极大的权限,齐匡感觉沉寂许久的血液又开始升温、沸腾。

    齐匡跟姜芃姬说了不少自己的经验之谈、训练水兵的心得和法子,还用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战役作为例子范本。有理有据,并非简单的纸上谈兵,姜芃姬听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齐匡的文化水平停留在写字、认字的层次,并未深入学习,所以文采不好,但他对故事节奏的把握却很强,条理十分清晰,再平淡无奇的例子到了他嘴里,也能说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初步来看,姜芃姬对这位未来的水兵统领,她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同时,齐匡也对这位新主公也打了五颗星评价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姜芃姬不懂行,岂料人家不仅知道,还能一针见血地直指核心,提问相当犀利。

    随着二人谈话加深,直播间观众被齐匡圈了粉。

    【爆更爆肝】:认真工作的人最帅气了,齐匡长得不好看,但认真起来蛮有气质的。

    【求月票】:同上,赞成。长成啥样是爹妈给的,自己又不能选择,长得丑也有人权啊。

    【求推荐票】:虽然我也是个颜狗,但也不能随意抨击别人的长相。齐匡这人如何,了解不多也不好下结论。不过能被主播选定的人,肯定不差,我相信主播的眼光。如果齐匡以后发达了,那就是一出活生生的草根逆袭大剧,听着就很励志,所以我打算粉他。

    这番谈话持续了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姜芃姬精神如旧,但齐匡和丰真却有些扛不住。

    看看外头的天色,现在的确不早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乏了,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谈,现在先下去休息吧?!?br />
    丰真听到这话,如临大赦,朝齐匡招呼一声,二人一道离开。

    姜芃姬精神饱满,丰真二人走后,她还在脑子里回想齐匡训练水兵的法子。

    虽说齐匡训练水兵的方法和时下潮流迥异,但姜芃姬却十分欣赏。

    不过,若是组建水军的话,这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。

    不当家不知油盐贵,姜芃姬有些头疼地揉着额头。

    因为船只制造技术落后以及地域限制,水军规模受限,只能局限于特定区域。

    不过,世间也不乏具有远见卓识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并没有放弃水兵,反而积极创造条件、付诸实施。

    在南方地区,水匪横行,为了遏制水匪发展、?;ぱ匕栋傩?,水兵成了必备的兵种。

    与陆地兵卒相比较,水兵在秩序性、纪律性和协作性方面的要求更高、更严格,换而言之,日常训练和演习对水兵来讲,甚至比陆地兵卒更加有必要,这也意味着开销更大。

    近几年内,水兵或许没有上战场的机会,用齐匡的话来说,那就是养闲人。

    时日一长,难免会惹来其他人的闲话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不是问题,姜芃姬说要练水兵,谁敢阻拦?

    被人诟病闲人又如何?

    当主公的都没介意水军花钱,外人哔哔什么?

    她左手托着腮,右手转着毛笔,桌案上摊开一张干净的白纸,正想着如何下笔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正奇怪她要写什么,却见姜芃姬在竹纸上画了好几艘木船的草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