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一处,那个“丑得别致”的百夫长安静跟随领路的兵卒,一路上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考虑到百夫长腿脚不方便,兵卒并没有走快,细节之处带着无言的体贴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百夫长棕色的面颊微微发烫,瓮声瓮气地朝人道谢。

    “丰先生特地吩咐过了,并非小的功劳?!?br />
    兵卒公事公办地回答。

    冬天这时候,应该加快步子走路,这样才能让身体由内而外产热,抵御寒冷,可为了配合百夫长的步子,几个领路的兵卒也不敢抱怨,忍着寒冷将人送到帅帐之外,垂眉低手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主公和先生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了,别让人久等?!?br />
    “多谢?!?br />
    百夫长抱拳拱手,然后小心翼翼步入帐内。

    掀开帐幕,带着清淡梨花香的暖气扑面而来,驱散了周身的冷气。

    帅帐经过仔细的拾掇,地上也铺上了一层柔软的兽皮垫子,正中放了个精致小巧的香炉。

    总算有点儿帅帐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小的齐匡,见过柳县丞?!?br />
    百夫长腿脚不便,行礼不像正常人那般规整,但能瞧得出来他的态度是认真的,绝非敷衍。

    帐内有两人,年轻的少年端坐上首,年纪瞧着比大郎君杨涛还年轻好几岁,眉眼带着朝气,另一人便是拉拢他的文士丰真。相较于姜芃姬规规整整的坐姿,丰真就显得有些“柔弱无骨”。

    他好似没骨头一样靠着凭几,双眸微眯,目光投到百夫长齐匡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主公,此人便是我之前说过的人才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嗯了一声,对着齐匡道,“起来吧,如今天寒,地上寒气重,跪久了对腿脚不利?!?br />
    百夫长齐匡起身,双手肃在两侧,头颅微微低垂,视线落到姜芃姬身前不远处的铜制香炉。

    姜芃姬问齐匡,“你可知道我将你借来的缘由?”

    齐匡面色冷静地回答,“都尉已经讲了,柳县丞见小的样貌别致,故而借走一观?!?br />
    听了这个回复,姜芃姬暗暗蹙眉。

    任凭谁见了齐匡的外貌,他们都能明白“样貌别致”这四个字隐含多么恶劣的嘲讽。

    这杨蹇也不是省油的灯,还真会给她拉仇恨。

    哪怕他不知道姜芃姬借人是假,挖人是真,但也留了个心眼,给她挖了个坑。

    不过,归根究底还是丰真浪子的错,听听这小子找的都是什么破理由,哪有这样办事儿的!

    自家小公举谋士惹出来的锅,偏偏要让她这个当主公的人来背。

    啧——不爽。

    “这不过是个理由罢了,做不得真。至于我真正的目的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她似笑非笑地瞧着齐匡,神技技能——忽悠**已经进入冷却CD,亟待发招。

    齐匡一怔,表情终于有了变化,神情带着几分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小的知道?!?br />
    目前还在直播状态,直播间观众知道姜芃姬又要招募新员工,纷纷蹲守,不肯离开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对姜芃姬的“了解”,这位主公有颜控的毛病。

    招聘的人才不是小帅哥便是大帅哥,哪怕年纪大了,那也是老帅哥……哪怕不是个帅哥,那也是气质出众、才华横溢的人才,稍稍拾掇也丑不到哪里去。总之,颜值很重要!

    然而,现实残酷,他们一腔热血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狙击,心碎了。

    【力能扛鼎卫子孝】:主播,我知道人参公鸡是不对的,但我还是要说——齐匡的颜值四舍五入之后,距离及格线还有一大段距离啊,主播你确定要将这人拉拢入伙?他会拉低整个集团势力的平均颜值!你们不是号称宇宙美人天团么?不要放弃治疗啊——

    【洁身自好丰子实】:噗——虽然楼上的嘲讽很刻薄,但我也觉得……嗯嗯嗯,不欢迎齐匡加盟。理由很简单,太丑辣眼睛,影响工作心情。不过主播作为一个势力集团的主公,肯定不可能这么任性胡来,我们再怎么反对,估计也撼动不了主播的决心?;故墙邮芟质蛋?。

    【争强好胜亓官让】:果然,哪怕隔了一个位面,人类的审美标准都是一样的,这残酷冷漠又看脸的世界啊——不过话说回来,齐匡在杨蹇那里不受重视,不正是因为他长得丑么?要是他好看了,人才哪里轮得到主播的锄头?早被挖了。如今缺人,有人就不错了,还挑剔!

    【丑若无盐李汉美】:一切对主播有利的,我就能接受。好看还是难看,我不介意。其实以男性的角度来讲,我还是希望直播间整体颜值能降低一些,帅哥少点,美女多点……真的,你们能想象我和女友约会的时候,她捧着李赟那个小白脸美照,各种聒噪、各种尖叫?

    姜芃姬瞥见这一系列的ID,内心已经忍笑痛苦,这些ID分明是粉到深处自然黑。

    特别是【洁身自好丰子实】,黑得漂亮!

    一旁的丰真不知所以,不安地挪了挪,改变跪坐的姿势。

    姜芃姬收敛心神,专心应对齐匡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她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,招人也一样,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愿意就是愿意,不愿意……嗯嗯嗯,她也会想办法让人愿意的。

    齐匡面色迟疑,壮着胆子抬头,撞上姜芃姬的眸子,两者相触之后又迅速垂下眼睑。

    他暗中捏紧了拳,鼓起勇气,说出实情。

    “据小的所知,柳县丞如今并不需要训练水兵,将小的招去,只是养个闲人罢了?!?br />
    齐匡觉得,哪怕他跳槽了,一样得不到重用。

    姜芃姬挑眉,原来是担心这个,她说,“现在是用不到水兵,但不意味着不需要训练水兵,更不意味着以后不用。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。等需要用水兵,而我手中只有旱鸭子的时候,那会儿可就晚了。至于养闲人?我家大业大,哪怕这辈子都用不到水兵,纵然养你又如何?”

    齐匡沉默了半响,姜芃姬也不催促。

    “小的生来貌丑,腿有残疾,仪容有碍观瞻,柳县丞当真不嫌弃?”

    齐匡心动了,可依旧有些介意,谁让丰真借人的借口是“丑得别致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