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醉卧沙场君莫笑】:现在跟汉美小天使打架的人是谁啊,长得真丑,有碍市容。

    【但求一睡叶不修】:哪里有碍市容了,分明是帅得不要不要的成熟大叔。瞧瞧那一身的腱子肉、那漂亮的肤色,人家连喉结蠕动的幅度都这么性感……说他有碍观瞻,有辱市容的,你报出家门地址,我这就给你寄刀片。大冬天敢光膀子的,那都是真爷们儿!

    姜芃姬同样将视线转移到李赟的对手身上。

    一旁的丰真道,“那是杨蹇?!?br />
    “这便是杨蹇,听说旁人称他美髯公,赞他胡长而美……看不出来哪里漂亮了?!?br />
    她是无法理解这种审美的,胡须对她而言,跟腋毛差不多,属于体毛发达茂盛一类。

    丰真不知她脑子里的想法,道,“世人所言不假?!?br />
    杨蹇这边不愿意用车轮战欺负人,干脆让典寅和李赟轮着来,结果却是他们被轮流打脸。

    典寅不仅面容粗犷、身形高大,同时还拥有超凡力气,以力破巧,让杨蹇这边吃了不少亏。

    不过典寅的缺陷也很明显,身姿不够灵活、招式过于粗糙,大开大合,破绽极多。

    碰上经验老道的老将,少不了要吃暗亏。

    李赟则不然,谢谦手把手教导,他本人天赋又极强,勤劳肯学。

    二十余年,日夜苦练,终于练出一手精湛枪术,他的武艺远超旁人。

    若非年纪不足、经验不够,在场众人很难让他吃亏。

    他和典寅联手,让杨蹇这边大失颜面,杨蹇原想作壁上观,让他们自己解决恩怨,这会却坐不住,只能亲自下场,找回一点儿场子。不然的话,这事情传出去,说他杨蹇部下全是软脚虾,竟然被两个年轻后生挑个人马翻天,他的面子也挂不住,兵将气势更会颓靡不振。

    如今还是寒冬腊月,杨蹇浑然不觉冰冷,直接脱了上衣,露出精壮结实的上身,胸口和背部全是交错的陈年旧伤,有些伤势位置很致命,光看着,脑子里也能想象那九死一生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杨都尉,冒犯了?!?br />
    李赟抱拳,收敛杂念,专心应对,甚至没察觉到自家主公在人群围观。

    杨蹇瞧着很平和,没有丝毫的侵略性,不过李赟却不敢掉以轻心,“我最欣赏你们这样的年轻后生,敢闯敢拼又有胆量,这样很好。你也不必忌讳我的年纪,全力而为。你说你的枪术是你师父教的,那便让我看看你将谢谦的本事学到几成。这不是生死之局,点到即止即可?!?br />
    李赟刷枪,杨蹇用的是大刀。

    这把刀是特别制作的,刀身宽而长,刀刃锋利无比,闪着森冷白光。

    正所谓一分长一分强,单以兵器而论,李赟占据一定优势。

    不过,二者交锋的一瞬,姜芃姬已经看出了结局。

    她啧啧一声,“汉美这是踢到铁板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问她,“主公的意思是……汉美会输?”

    “不仅会输,还会输得很难看?!苯M姬道,“二者的差距不仅仅在于经验……汉美的节奏一直被杨蹇带动,世界带进坑里了。杨蹇比汉美年长一辈,但他的身体仍旧处在巅峰状态,汉美的枪法好,角度刁钻灵活、力道能震裂虎口,但在杨蹇眼里,怕是花哨有余,气势不足?!?br />
    丰真剑术的水平还停留在广场舞小小班的水平,他哪里看得出什么门道?

    他只是觉得李赟速度比杨蹇快,兵器比对方长,那肯定有优势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读出他的表情,问他,“你真觉得杨蹇速度慢?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原本看似被打压的杨蹇,突然绝地反杀。

    他不仅避开了李赟的长枪,还以刀柄击打他的手腕,令长枪脱手,同时又用刀背抵在他脖颈处,迅如雷霆的速度和渗人的力道,竟然能收放自如,说停就停,看得人心绪起伏剧烈。

    “速度再快,没能将敌人制服或者斩杀,那只是花哨的表演。杨蹇看似被打压,实则在找寻汉美的破绽。他不需如何快,只需要保证击杀汉美那一下比汉美闪避更快,他就赢了?!?br />
    另一端,李赟也是吓得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纵然杨蹇没有动用丝毫杀意,但李赟却有种阎王爷的判官笔从喉间扫过的错觉。

    只要杨蹇想,李赟刚才那一下就会人头落地,命丧当场。

    “多谢杨都尉指点?!?br />
    杨蹇收起大刀,将它放回刀鞘,温和说,“年轻气盛不是坏事,勤学苦练才是正道。我能胜你,不过是我欺负你,比你多吃了十几年的饭。总之,你这武艺比我那不中用的儿子强多了。他还不中用,你却已经是一员悍将……真是羡慕,谢谦的儿子有出息,真是比不得?!?br />
    刚才那一场,与其说是单挑局,还不如说是教学局,李赟就是那个被教育的。

    李赟羞惭,冷静之后,他也意识到他和典寅踩了人家面子,的确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私人恩怨私人了,不该扯上公事,影响两个势力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汉美?!?br />
    正想着,人群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,他头皮猛地发麻,不敢置信地望过去。

    “参见主公!”

    他与典寅立刻行礼,心中阵阵发虚。

    谁把主公招来了?

    “起来吧?!彼低?,她将视线转到美髯公杨蹇身上,“在下象阳县县丞,见过杨都尉?!?br />
    丰真暗暗凑到李赟二人身边,不怀好意地笑笑,“怕你们吃亏,我把主公喊来了?!?br />
    李赟和典寅纷纷丢给他一个“你这小子要害死老子”的眼神,吾命休矣。

    主公要是知道他们和杨蹇部下私斗,还险些将二者关系弄僵的事情,准保要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杨蹇瞧了瞧姜芃姬,道,“原来是柳仲卿的儿子,果然是青年俊才,好相貌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用蒲扇般的大掌拍了姜芃姬的肩膀三下。

    本是试探,第一下力道克制了,姜芃姬面不改色,

    杨蹇心下一动,第二下第三下的力道陡然拔高。

    搁在普通人身上,别说站稳了,胳膊还得脱臼。

    姜芃姬却是神色如常,小脸笑得腼腆,一瞧就是大写的乖巧。

    杨蹇试探之后,心中一沉,手动把姜芃姬身上“孱弱文人”的标签撕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