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着是被师父揍过的情敌?

    纵然如此,这人也不至于看到他就想砍死他吧?

    姜芃姬也不理解啊,简直神理论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被白富美拒绝的叼丝何其多,总不至于各个都要砍死高富帅的儿子吧?”

    李赟小天使多无辜。

    讲故事的丰真幽怨地瞧了一眼自家主公,不要说正常凡人听不懂的鸟语。

    姜芃姬轻咳一声,道,“若是这样,不至于打起来吧?”

    丰真继续道,“的确如此,不过后来又发生了其他口角纷争。那人竟然造谣,污蔑汉美的母亲和父亲,汉美这才忍不下去,动手将人打伤。这人受了伤还嘴硬,嘴上没遮没拦,汉美怒火高炽,还想动手……杨蹇那边的人多,哪里会坐视不管……直接打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污蔑?”

    什么程度的污蔑,竟然让脾性一向冷静的李赟失去理智伤人?

    丰真道,“那个人造谣说谢谦不是个男人,竟然为了家族利益,将妻子推给了别的男人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当年,柳佘跟她说过谢谦和王惠筠的故事,夫妻俩男才女貌,天造地设,恩爱非常。

    通俗来讲,这对男女秀恩爱秀得丧心病狂,让人恨不得高举火把将他们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这样恩爱的夫妻,怎么可能发生男方将女方推给另一个男人的狗血剧情?

    更何况,柳佘也说过,王惠筠产下李赟便被人李代桃僵了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李赟出生之后的王惠筠,那只是一个冒牌货。

    丰真叹了一声,用语言还原当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杨蹇原想当和事老,轻飘飘将这件事情掩盖过去,哪里知道谢谦老婆的爱慕者不干了。

    他被李赟教做人,嘴巴还是硬邦邦的。

    不甘心地道,“谢谦那个孬种在哪儿!”

    李赟对师父谢谦孺慕情深,旁人可以污蔑李赟,但绝对不能污蔑谢谦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?小心我割了你舌头!我师父堂堂男子,顶天立地,怎会是孬种?”

    对方嘲讽道,“如何不是孬种……”

    杨蹇眉头跳了跳,连忙将身后扈从下令,让他们退到二十步开外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谢谦不是孬种,如何会为了荣华富贵,卖妻求荣?”

    李赟气得睁圆了眼睛,捏紧了手中银枪。

    因为过度用力,指节由白发青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对师母情深义重,自她难产而亡,至今未曾续弦。不仅如此,每日以香果供奉,祭日前后更要戒食三日……二人伉俪情深,堪为模范……你这小人,莫要污蔑他们清白?!?br />
    李赟一副“你再胡说,老子一枪捅死你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对方也不服软,嘲笑不断,“伉俪情深?难产而亡?天大的笑话!十数年前,我还曾偶遇她,她活得好好的!她告诉我,分明是谢谦卖妻求荣,强迫她委身别的男人……这样畜牲的行径,他竟干得出来!你说他还是男人?你告诉我,谢谦到底在哪里,让他出来对峙!”

    李赟一怔,对方说得言之凿凿,不像是撒谎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维护自家师父的。

    小公举就是喜欢无脑护,不服来干??!

    “荒谬,家师出身嬛佞谢氏,他还需要卖妻求荣?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谢谦出身,毕竟他师父也没和他说过这样高大上的背景。

    不过当年在象阳县时候,柳佘提及过,李赟一直记着。

    那人不由得语噎,险些应不上来,半响才道。

    “嬛佞谢氏又怎么了,嬛佞谢氏就不会出卖妻求荣的渣滓?”

    一旁的杨蹇不由得扶额,嬛佞谢氏当然不可能出卖妻求荣的渣滓。

    通俗来讲,人家可是东庆四高门综合实力排行第二的士族门阀呢,族人多是文武全才。

    谢谦作为那一代的年轻领军人物,身份贵重,甚至敢藐视天子。

    不管是天子也好、昌寿王也罢,谁能让谢谦舍弃爱妻、丢弃男人尊严,将妻子推给另一个男人?更何况,当年部下遇见王惠筠的时候,谢谦死讯已经传来三四年,这其中大有蹊跷。

    杨蹇不止一次劝诫这个部下,偏偏这人不撞南墙不回头。

    牛脾气上来,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简直无理取闹,再污蔑家师一句,定然要你血溅三尺!”

    李赟气得双颊飘红,双眸布满血丝,怒气值已经爆管了。

    “哼,老子还怕你?别说你这毛头小子,哪怕是谢谦来了,老子也一口唾沫喷死他!”

    于是,这个嘴贱的被李赟教做人,给他左臂扎了一枪,捅出一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人没废,但如今会盟在即,哪里有时间让他养伤?

    李赟的举动,变相折了杨蹇帐下一员大将。

    杨蹇没什么表示,但底下的人不肯干。

    他们不肯干,典寅也不会看着李赟吃亏啊。

    于是乎,闹着闹着,闹到了校场。

    【老实忠厚叶不羞】:呦呦呦呦——solo父子局啊,谁输谁喊爹。

    【口若悬河周泽楷】:主播你要不要下场试一试,免费收十个八个便宜儿子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很少和一人单挑,一般都是别人群殴她一个,她单挑一群人。

    看到直播间观众怂恿她下场和人单挑,她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父子局?我要是有这么菜的儿子,头一个摁死儿子他爹,浪费我的基因。

    她的弹幕刚发出去,随后有无数人跟随。

    【鸡蛋炒刀削】:这是我听过最高端的嫌弃,以后谁要是想把现任甩了,直接跟他们说——老娘(老子)不是嫌弃你钱少、没房子、没工作、没存款……仅仅是因为你基因差,我怕影响后代质量。主播说话还是那么毒,那么刻薄,不过我就是喜欢这一款的!

    【***我女神】:嘿嘿,我能向主播求一颗卵子改造后代么?保证只做不摸。

    【懒猫玲】:可以啊,不怕主播一膝盖踢碎你的盆骨,你尽管开口。

    【落地花生糖】:哈哈哈——哪里只是碎盆骨,分明是一膝盖从盆骨碎到头盖骨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姜芃姬说话刻薄,经常围观的观众也是牙尖嘴利。

    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直播间大了什么渣渣也有,姜芃姬从不看那些不干净的文字。

    偶尔有些不和谐的发言,顷刻之间就被咸鱼观众的弹幕淹没。

    相较于姜芃姬的弹幕,他们更加在意校场内的动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