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未靠近,便闻到姜芃姬身上浓郁的酒气。

    “主公怎么喝了那么多酒?”

    她道,“黄嵩来了,人家白送上门的美酒,我要是不笑纳了,岂不是亏大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点点头,没在这个问题纠缠,他的来意可不是听主公谈自己占了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“主公,您赶快去校场一趟,汉美这小子与人起争执了?!?br />
    汉美?

    和人起争执?

    这句话每个字她都认识,但放在一块儿就有些理解无能了。

    “汉美那样的好性子,怎么会平白无故与人起争执?还斗到了校???”

    李赟是公认的小天使,听到他与人起争执,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别人嘴贱手贱,先招惹人。

    姜芃姬虽然不是盲目的人,但内心还是偏向自家人多一些。

    李赟是团宠,与卫慈并列的颜值担当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偏心自家人,难道偏心欺负自家人的外人?

    丰真面上倒是不怎么急,显然这件事情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,主公,你我边走边说?!?br />
    丰真生怕李赟吃亏,赶忙过来搬救兵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战斗力爆表,寻常渣渣如何能与之相敌?

    这会儿,丰真彻底忘了主公是个妹子的事实。

    等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,表情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牢记主公性别,实在是主公举止太爷们儿了,太让人出戏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没有多言,道,“领路!”

    营寨还未扎好,她这里也没什么校场,丰真口中的校场在其他势力的营寨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路行来,所见营帐排列整齐,兵卒面貌气势如虹,颇有些悍勇之师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一眼扫过去,眉间微蹙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来自南方吧?瞧他们的模样,水性都不错?!?br />
    丰真早已熟悉姜芃姬的观察力,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,这里是漳州东门郡都尉的营地,这些人皆是水陆精通的精锐之兵。听说此人麾下万五精锐,一个个都是能搏击风浪的浪里白条。一旦下水,以一敌十不在话下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听后,脚下一顿,扭头望了一眼丰真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知道,这个杨蹇被人排挤?”

    丰真笑笑,“‘交恶’又不是交好,外人挑不出错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这会儿有些怀疑了,莫不是丰真故意让李赟去碰瓷吧?

    不然的话,怎么这么巧,独独和杨蹇的人发生冲突?

    丰真明白姜芃姬的神色,义正辞严地道,“主公,像我这样光明磊落的人,世间少有,怎么会故意布局去诬陷人呢?纵然我有这份心思,我也不会挑选汉美,这小子缺一颗心眼儿,不适合干这种心脏的活。此次,实在是巧合。主公要是不信,我也无话可说?!?br />
    鬼信!

    姜芃姬与他低语交谈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的话,不能尽信,但也不能不信。说吧,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丰真厚着脸皮应下,丝毫不以为耻。

    “主公参与会盟,为了生意、为了人才……生意还没影儿,但这人才总该提上日程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那你说,你看上谁了?”

    “杨蹇手下有一名百夫长,面貌有些……丑陋,长得有些别致……不过脸不是问题,才能最重要……关键是此人水性极好,我悄悄看了看他练兵,发现此人想法极多、头脑灵活,训练的方法与常人迥异,算不上主流……再加上,他的面貌不好,所以至今不得重用?!?br />
    丰真将双手揣着袖子,冷得想要打哆嗦,不过他还是撑住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了,将自己的汤婆子丢给他暖手。

    “大老爷们儿,竟比小娘子还娇气?!?br />
    丰真道,“比小娘子娇气?那也要看那个小娘子是谁啊?!?br />
    像自家主公这样豪迈洒脱的,天底下还有比她更加有男子汉气概的男人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丰真又迟疑地问她,“主公可会嫌弃人丑?”

    要是因为容貌的缘故冷落人才,丰真担心会结怨。

    姜芃姬听了,呵呵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有嫌弃过你?”
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玛德,这日子没法过了!

    “我问正经呢!主公要是不嫌弃那人面貌丑陋,我这就给你挖来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也正经回答,“对于你家主公来说,手脚俱全有脑子能干活就是人,长得好看能当饭吃?至于那种长得好看,弱智得像是三岁小儿,花瓶都不配!说好看,还能比子孝更赏心悦目?你要是觉得那人可用,试着接触也行。不过也要顾念杨蹇的意思,免得真的交恶?!?br />
    对她来说,相貌从来不是加分项。

    好看的人瞧了赏心悦目,但实用性不强的话,她也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不能干活,美不过卫慈的美人,对她来说就是无用的花瓶,搁着还嫌占地方。

    有了姜芃姬的肯定,丰真心下安定,想着如何才能将人才拐走。

    姜芃姬想起一个细节,问丰真。

    “练兵虽不是机密,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,你是怎么混进杨蹇营寨的?”

    不能混进杨蹇营寨,如何能看到看到人家练兵,如何发掘人才?

    丰真随口就道,“欢场好友,你懂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这会儿才想起来,丰真也是漳州鞍山郡人士。

    鞍山郡与东门郡相邻,丰真浪得没边,每日不是在酒肆喝酒、赌场玩赌、花楼抱着花娘嘿嘿嘿,便是与各路朋友胡天乱地。所以,丰真认识的朋友五花八门,其中有蹇部部下,这还真不奇怪。姜芃姬无言以对,丰真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他好友遍天下,怕了吧!

    姜芃姬双手环胸,“那还真是可惜了。刚才黄嵩带着程靖来拜访了?!?br />
    程靖和丰真是朋友,二者通过卫慈相熟。

    虽未见面,但欣赏彼此才华,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用比较时髦的话来说,这俩就是笔友,目前还没面基呢。

    听到程靖的名字,丰真表情微动。

    他道,“人又不会跑,什么时候见面都不急?!?br />
    说着,二人已经抵达校场。

    校场边缘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包围,阵阵喧哗和吆喝从人群传来,声如洪雷。

    “将军,打败他!”

    “将军威武!”

    “将军!将军!将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