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纯真善良张新杰】:感觉当盟主是不可能的,几率很小,无限接近于零。谁让主播和主播爹如此默契,父女俩都带了少量的兵?区区三万兵力,只能保证他们在盟军有一定话语权,不至于沦落成背景板。要想控制全局,难难难!再说许氏那对兄弟,许裴和许斐,感觉像是三国时期的袁氏兄弟,他们才是真正的盟军领军人物。如果他们真有才能,而不是那种前倨后恭、有眼无珠的庸才,主播父子上位的可能性很小。盟主什么的,做白日梦比较实在。

    毕竟是用拳头说话的地方,许氏兄弟很年轻、资历浅,但他们在盟军之中的分量重。

    作为主播党,很多观众觉得有心理落差,但现实是现实,主播也不能怼天怼地。

    【老实忠厚叶不修】:#叼烟,盟主是什么人都能当的?你们忘了,整个东庆版图才多大,主播父子联手已经占了两州和一个浒郡,类似于如今的直辖市,风头正盛、惹人忌惮,要是去争夺没什么卵用的盟主,弊大于利,说不定还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。要是盟军内部别有异心,私底下结成小联盟,偷袭主播父子怎么办?他们现在手里的兵马只有三万,脆弱得很。

    【手速达人喻文州】:主播的目标又不是盟主,她是过来挖人才顺便推销生意的。盟主怎么了?一个虚名而已,如果是“皇帝”,倒是值得主播去抢夺。有舍有得,不是一昧占据上风、出尽风头就是最好的,殊不知,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。我比较喜欢看扮猪吃老虎。

    柳佘起初也担心闺女心里不痛快,一谈交谈之后,他发现人家是真的不在意虚名。

    “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?!苯M姬嗤了一声,冷静道,“过程重要,但终究不及结果?!?br />
    柳佘欣慰万分,“你能这么想,再好不过,为父也放心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和杨思的工作能力值得肯定,在二人的指挥下,营地很快有了雏形。

    最先弄好的是帅帐。

    她前脚刚踏入新“居所”,后脚就有人上门拜访,这人还是老熟人。

    姜芃姬瞧着黄嵩,口气熟稔地问他。

    “伯高的营地也在附近?”

    眼前青年的身量比记忆中抽长了一些,瞧着更加精壮,棱角的青涩也被时光细细磨去。

    拜访者正是黄嵩,算是姜芃姬的酒肉朋友,当年在上京城交情颇深。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你来了,我忙不迭就让人准备了熟肉和清酒,今晚不醉不归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瞄了一眼黄嵩身后的青年文士,只见对方正暗暗蹙眉,神情略显不悦。

    也是,摊上一个动不动就和人不醉不归、酒量不咋地的主公,的确惹人头疼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客气地戳穿黄嵩蹩脚的谎言,“得了吧,我还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小九九?你早就知道我来了,只是拖着磨磨唧唧不肯过来。现在过来,因为不能再拖了……我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黄嵩苦着脸,面上却没有被揭穿的窘态。

    “柳兰亭,你这嘴巴还是那么刻薄,说话带着刀子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双手环胸,“不想被我刻薄,那就别在我面前打官腔,说老实话?!?br />
    “好吧,老实话就是——我觉得你帅帐还没搭起来,不想和你坐地上吃肉喝酒,所以拖延了一会儿才过来?!被漆缘拇鸢溉贸叹该纪分宓酶盍?,挤出了深深的沟壑和纹路。

    “我都实话实说招了,你总该让我进你的帅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就你贫嘴,进来吧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瞥了一眼程靖,看他反应,再将两人迎入帅帐。

    帅帐十分简陋,只有供人落座的席子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装饰。

    三人分宾主坐下,黄嵩让随行护卫摆好食案,取出食盒中的食物。

    盘子里的熟肉已经切好成片,肉片上还冒着热气,闻起来也没特殊的腥味。

    姜芃姬依旧是那个嘲讽的调调。

    “盟军驻扎四十多万的地方,竟然还能吃到肉食?!?br />
    黄嵩不解,他还以为姜芃姬嫌弃呢,颇感羞愧。

    “嵩本该尽一尽地主之谊,好好招待柳老弟的。只可惜如今冰雪未消,牲畜都躲在窝里,实在没有其他能打牙祭的活物。等开春了,猎物肥美,为兄再为柳老弟猎几头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程靖有一种扶额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么蠢萌的主公,绝对是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姜芃姬哑然失笑,明知黄嵩故意卖巧,却没揭穿,“我的意思可不是这个,伯高莫要误会了。盟军四十万大军,那便是四十万张口,每天能吃掉多少粮食。我以为大军驻扎此处,不说把地皮树根啃秃噜了,至少也是千山鸟飞绝的层次。托你的福,我竟然还能吃到肉食?!?br />
    黄嵩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柳老弟此言有理,不过你现在吃的肉,那是为兄偷偷圈养的,预备着嘴馋的时候打打牙祭。要不是柳老弟,老哥儿还不想这么早吃了它。瞧老哥对你多好,连私房钱都交代出来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和黄嵩本就是酒肉朋友,不算挚友但也不算陌生人。

    酒桌谈话,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至于程靖?

    他默默地吃,默默地喝,再默默地围观两位老司机漂移飙车。

    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,黄嵩旁若无人地剔着牙,问姜芃姬。

    “柳老弟,听说你只带了一万兵马?会不会不太够?”

    姜芃姬无所谓地道,“一万兵马还少???要是不够,我爹那边不是还有两万?”

    黄嵩连忙摆手,语言之中隐含试探,“老哥也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想想柳老弟的脾性,一向爱凑热闹、爱出风头。如今,东庆诸多英豪势力会盟于此,预备勤王、歼杀逆贼、保家卫国……这可是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,柳老弟不想玩一次大的,出一出风头?”

    两人是酒肉朋友,但性情合得来,彼此间也算熟稔。

    问出这个问题,七分试探中夹杂着三分关切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不隐瞒,直言道,“明人不说暗话,小弟既然吃了老哥送来的东西,当然不能欺瞒老哥。你也知道了,为了拯救百姓,小弟对红莲教占据的承德郡下手,一路疾行用兵。虽说成功拿下承德郡,但损兵折将,元气大伤。不然的话,小弟也不至于才带一万兵马。盟军盟主,有德、有才、有兵之人才能坐稳。德、才二项,小弟不谦虚,但兵……心有余力不足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