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思瞧丰真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,不由得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的脾性他还不懂?

    他忍笑道,“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,为何你还不肯认命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还能拯救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学着姜芃姬以前的话,宛若咸鱼状。

    杨思这下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再怎么拯救也扭转不了主公性别是女非男的现实啊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接受现实吧……主公那脾气,眼里揉不得沙子,你想换人也迟了?!毖钏寂ね非谱欧嵴?,提醒他,“……你平日里素来放荡不羁,以前也就罢了,毕竟你我都不知道主公的真实性别,如今却不能不在意。主公是被当做男子教养长大的,但她终究不是男子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突然爆出将姜芃姬是女子的消息,不管他们怎么不拘小节,他们也不能立刻接受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太有冲击性了。

    不过,姜芃姬事先给他们打过预防针,还给了足够的缓冲时间,造成的影响并不大。

    丰真和杨思都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。

    正相反,这两人因为性情缘故,接受能力很高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不能接受现实,只是觉得真相太毁三观了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选的主公,跪着也要辅佐到底啊。

    丰真听着杨思这话,越听越不对劲,话里有话!

    “杨靖容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杨思哼了一声,“没别的意思,只是提醒你注意言行举止。好比刚才,你与主公的对话就大大不妥。丰子实啊丰子实,你回想一下你刚才和主公的对话,妥当么?主公若是男子,你调笑两句也就罢了,无伤大雅,世人也不会非议什么??扇缃?,既然知道她是女子,你就该知道避嫌,注意男女大防。主公年岁还小,性情不定,你可别带坏好苗子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一副“握草”的震惊表情,看杨思的眼神带着一缕缕同情。

    关爱脑瘫,你我有责。

    丰真一脸的不服气,“杨靖容,这话可就冤枉人了。你觉得一个熟知青楼暗语、擅长撩拨花娘、喝酒如水、银词艳曲说哼就哼的花花浪君,能是什么正经的苗子?早就长歪了!哪怕是带坏,那也是主公将纯澈无辜的我带坏,不是我带坏他。要说路数段位,我还不如主公呢?!?br />
    说他浪可以,但不能随便甩锅给他。

    他私生活的确不好,但也不是节操全无的人。

    主公一副风流郎君的作态,那是他引导的?

    说这话的人不觉得良心作痛?

    杨思冷呵一声,连眼梢都挂着明晃晃的质疑。

    丰真憋了一肚子的火气,他和杨思年纪相差不大,算是同辈人,如今却被杨思提着耳朵教训,丰真也冒出几分火气了,“杨靖容,你当自己养闺女呢?主公那个德行,哪里需要我教?”

    杨思正欲反驳,丰真又语速飞快地说,“你也别反对。依照我对主公的了解,你刻意强调男女大防,反而会惹得她不悦。上位者忌讳什么,你经验丰富,应该知道其中的门道,莫要犯了忌讳。说白了,主公是男是女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,能有什么区别?你不要魔怔了……”

    自己还是一条单身狗,竟然拿出慈父作态将主公当成闺女,杨思脑子没坏吧?

    其实,杨思只是想让丰真收敛一下作态,偏偏这小子反将他一军。

    杨思听了想打人。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!”他没好气地瞪了丰真一眼,“你说的这些忌讳,我会不知?我让你收敛,不是让你和主公生分或者惹她不快,仅仅是为了主公名声考虑。这番苦心,你可明白?你这浪子不要名声,难道让主公百年之后清誉受损?君不君,臣不臣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杨思气得蛋疼。

    真想将丰真摁在雪地里,让这小子好好听自己说教。

    丰真撇嘴。

    清誉什么的,他还真没在意过,主公也是个务实不在乎虚名的。

    杨思见他表现,又好气又好笑,“你多年书白读的?当年夏太祖重用许公,君臣情意深重,本是一桩美谈,但是你看看那些下三滥的野史是怎么写的?后世多少野史随意杜撰,用不堪入耳的话污蔑他们关系香艳?浙郡许氏受人诟病,传闻他们身上有夏朝皇室血脉,你就没听过?当年的夏太祖如何英武之人,许公又是何等奇女子,依旧被世人议论污蔑。如今,主公是女儿身,臣下又多为男子,受到的诟病只会更严重。你不想后世添一笔风流债,你就可劲儿作吧!只是,你这浪子作就作,别牵连了主公陪你一块儿被人诟病。要还不懂,我不说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无法反驳了。

    他与杨思都是不拘小节的人,但二者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丰真是彻底放浪形骸,不顾形象名声。

    杨思属于闷骚,暗地里浪,表面很正经。

    “天下人的嘴巴,谁能管得住呢?”

    丰真有些心虚,没底气。

    杨思回道,“我是管不住天下人的嘴,但我能管住你的举止言行,时时刻刻盯着你?!?br />
    丰真活像是打了霜的茄子,颓靡不振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运气会这么倒霉,竟然和杨思搭档?

    早知如此,他宁愿搭档是风瑾或者卫慈等人,至少他们都是温润公子,好对付。

    “你说,其他人若知道这消息,会不会觉得很惊喜?”

    杨思道,“惊喜不惊喜我不知道,但惊吓是肯定的?!?br />
    伟岸无双、英姿勃发的主公,一夕之间变成了娇滴滴的女子。

    谁受得了这么大刺激?

    把安营扎寨的任务丢给两位谋士,姜芃姬当着甩手掌柜,清闲无比。

    她与柳佘对坐,烹茶煮酒,一问一答了解盟军势力。

    随着二人对答加深,直播间观众对于此次会盟的势力也有了大概的了解。

    越是了解,他们越是失望。

    【沉默寡言黄少天】:好可惜啊,我以为主播这次能大出风头,捞个盟主当一当。

    这个弹幕代表了绝大部分观众的心声,他们都已经搬好小板凳坐看主播carry全场了。

    结果嘞?

    主播却告诉他们,她要中途休息啦,坐在替补位置上看着一群小鲜肉激战。

    除了这群咸鱼观众,还有一部分观众比较理智,至少人家是带了脑子看直播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