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距离会盟的湟水路程很近,遇见斥候也正常。

    一番试探,果然是盟军斥候。

    有了领路人,姜芃姬还能少走不少弯路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已经到了?”

    双方表明身份,盟军斥候特地过来拜见姜芃姬。

    盟军斥候抱拳作揖,“柳州牧已经抵达,正在盟军营地东侧扎营,柳郎君可要过去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自然要过去,麻烦你领路了?!?br />
    随着斥候传递消息,姜芃姬抵达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盟军大营。

    诸多势力最关心的一个问题——

    柳羲到底带了多少兵马?

    答曰:万余。

    众人哑然以对。

    柳佘带了两万兵马,柳羲带了一万,这对父子俩加起来才三万,连盟军总兵力的十分之一都没有……好歹也是东庆一大势力啊,怎么出门就带这么点儿人手,瞧着不磕碜么?

    他们无法理解,但有两人却默契一致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浙郡许氏的两位郎君,许裴和许斐兄弟。

    二人虽是堂兄弟,但自小竞争不断,险些斗成了斗鸡眼,兄弟情义只有面子情分。

    盟军之中不乏明眼人,不少人已经看得出勤王盟军面临的严峻考验,不少人都有推举盟主的心思……当然,他们想推举盟主,倒不是为了挽救东庆,更不是为了挽救皇室,仅仅是为了从中谋取利益。不过,谁也没勇气当出头的椽子,毕竟枪打出头鸟么……

    许裴和许斐都有心思,他们不仅将彼此视为眼中钉和竞争对手,还盯上了柳氏父子。

    如今,得知柳佘和柳羲带来的兵马也才三万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么点儿兵力,肯定没有资格当盟主的,因为压不住场子。

    淘汰了一个劲敌,他只需要防范许斐(许裴)就行。

    姜芃姬还未抵达盟军营地,自然不知旁人脑补了什么奇怪东西。

    她欢欢喜喜奔向了柳佘的营地,人未到,先被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“啥?父亲只带了两万兵马?”

    姜芃姬诧异,裹成企鹅模样的杨思和丰真也诧异以对。

    两万兵马?

    两万兵马能有什么用,给敌人送菜?

    转念一想,自家主公更加磕碜,带兵仅有一万,似乎这对父子就是过来组团打酱油的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,柳佘也是一脸的“握草”。

    最终,“父子”两人面面相觑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姜芃姬带来的人少,因为丸州情势不稳,她无法抽调更多人。

    柳佘带来的人少,因为崇州接壤北疆,北疆三族这个冬天不好过,开春更难受,要是兵力抽掉太多,生怕北疆三族不要命了,集结兵力南下入侵。虽说可能性小,但也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于是乎,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他们父子成了酱油团一员。

    兵力虽精,奈何人少。

    对此,这两人看得也开。

    出不出风头不要紧,要紧的是能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这次勤王,不管结果如何,只要不影响他们“父子”的根本利益就行。

    初来乍到,姜芃姬需要了解盟军势力。

    做足了功课,才能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柳佘来得比她早,知道的消息也多。

    他道,“此次勤王盟军,共有二十三支,其中最惹人注目的便是许氏两兄弟,关内侯许公后人。这对兄弟年轻有为,什么都好,唯独资历不够,威望还要依仗祖辈余荫。此次选举盟主,这两人必然会加入抢夺,争个你死我活。盟主虽是个虚名,但对他们兄弟而言十分重要?!?br />
    名声更进一步,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才投奔,势力才能进一步发展。

    与其说盟主是个虚职,还不如说它是广而告之的**广告,吸引观众无数。

    “兰亭对盟主之位,可有想法?”柳佘问闺女。

    姜芃姬果断摇头,她光棍道,“我是过来拓展生意的,顺便看看能不能拐几个人回去,我要办正事儿,又不是过来和一群小孩儿过家家。选举盟主?幼稚!他们喜欢选举谁就选举谁,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。盟主是谁,我还真是不在意,反正不可能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点儿兵力,她想争也争不过,还不如放宽心看戏呢。

    柳佘表情僵了。

    闺女,你说话这么直白,你家谋士知道么?

    杨思和丰真坐在姜芃姬左右后侧,眼观鼻,鼻观心,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。

    啧了一声,柳佘道,“说得也是,闹得再大,那也与我们父子无关?!?br />
    选举盟主什么的,这跟他们父子没关系,那他们还是当吃瓜党看热闹好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眨了眨眼,暗中瞥了一眼两个不在线的谋士,她倏地道,“父亲?!?br />
    柳佘疑惑地嗯了一声,“何事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着纠正柳佘的语病,“不是父子,是父女?!?br />
    此话一出,柳佘惊讶了,杨思一副目不忍视的表情,好似看到了世界末日,抬手扶额……丰真则是诧异地瞪大了铜铃眼,随后又捂着胸口剧烈咳嗽……玛德,口水差点呛到肺管。

    柳佘很快就恢复了镇定,用眼神询问自家闺女,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此次会盟,在我看来是个好机会,总不能一直拖下去吧?!?br />
    柳佘没反对,他曾经跟女儿提过恢复性别的事情,不过姜芃姬没有表态,他就没催促。

    自家闺女显然是个有主意的,柳佘不需要插手插脚。

    底下,丰真殷殷切切地看着柳佘,希望自家主公那话是逗人玩的。

    柳佘却说,“你喜欢就好,当年让你女扮男装,冒充你兄长,那也是无奈之举。如今你已经长大成人,能有担当了,为父心下甚慰。兰亭,你打算挑什么时间,为父也好准备准备?!?br />
    按理说,他还要给闺女补上及笄礼呢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看时机再说,如今还不急?!?br />
    闺女都不急,柳佘自然更加不急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有两个谋士如坐针毡啊,丰真更是一副“我不行了,我要小姐姐安慰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自家主公怎么就是个女的?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是个女的?

    “主、主公……”伶牙俐齿的丰真,竟也有期期艾艾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徘徊在姜芃姬下巴以下,腹部以上的位置……瞧着,平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会意,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,嗤笑,“想要亲手验明正身?”

    丰真这个不正经的,接口道,“可以?”

    “可以倒是可以。不过,我怕你还没碰到,自己先碎了?!?br />
    她似笑非笑地瞧了一眼丰真脐下三寸的地方。

    丰真下面一寒,几欲泪流满面,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主公,怎么可能是女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