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靖垂下眼睑想了想,思路清晰地分析,“不是许裴,便是许斐,不外乎这两人。他们带来的兵力最多,总共有十万精锐,远比盟军那些松散的杂鱼好得多。若盟主不在他们中间诞生,怕是两人都不服气。他们要是赌气走了,盟军名存实亡……如此一来,正中敌人下怀?!?br />
    四十万勤王盟军,听着浩浩荡荡,实则有一半都是只会喊666的咸鱼,纯粹凑数的。

    另一半精锐,许氏兄弟就占了六成。

    他们要是走了,勤王勤个蛋啊。

    说起兵力,黄嵩就郁闷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最看好的人选是柳佘,年岁足、威望足、官声足、家世也足,绝对比许氏两个小毛头兄弟靠谱多了,偏偏柳佘不按理出牌,堂堂一个崇州州牧,勤王带来的兵力竟然只有两万!

    要知道哪怕是黄嵩这样的小年轻,他也拉来了两万五的家当啊。

    有人问柳佘怎么就带这么点儿人,不磕碜么?

    柳佘笑眯眯地将人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吾乃崇州州牧,当以崇州百姓安危为重。崇州是个苦寒之地,接壤北疆三族。三族蛮人对东庆腹地虎视眈眈,日夜眺望。若是为了勤王而抽调大量守兵,北疆趁势南下,攻打崇州边境,这该如何?勤王虽要紧,但事情都有轻重缓急。本官以为,当以国防为重,其余为次?!?br />
    瞧瞧,这场面话说得漂亮,谁还敢嘲讽柳佘人马少?

    黄嵩和程靖回了营帐,风珏正埋头苦忙,听到动静抬头,正巧看到两人一前一后入内。

    “主公和友默回来了,消息如何?”

    两人摇头。

    黄嵩道,“柳佘这人太过狡诈,不愧是曾经的浒郡郡守,不好对付?!?br />
    风珏听了两人的描述,拧眉一想。

    “你们怕是忘了一个人?!?br />
    正面刚柳佘,明摆着找虐。

    想把这只老狐狸拖下水,不需要正面刚,迂回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“忘了谁?”程靖问。

    “柳羲?!?br />
    风珏冷笑着吐出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黄嵩摇头如拨浪鼓。

    “这不成,若是将柳羲拖下水,这对父子饶不了我?!?br />
    风珏解释说,“珏并非这个意思?!?br />
    程靖拧着眉头,似乎能理解风珏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若是盟军……或者说许氏两位郎君争夺不下,可以转头支持柳羲?”

    风珏点头道,“嗯,正是此意。许裴和许斐争夺不下,必然会影响盟军团结,届时人心涣散,反而会让昌寿王得逞。既然如此,不如趁他们争夺不下的时候,让柳羲出面当盟主。柳羲虽是县丞,但野心勃勃,整个丸州怕是在他手中了。一个丸州,再加上柳佘手中的崇州和浒郡,东庆境内有什么势力能与之相抗?哪怕两位许氏郎君不甘心,怕也是不得不低头?!?br />
    黄嵩想想,这的确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有些怂,抖了抖肩膀,苦着脸,耷着眉。

    “我怕柳羲掐死我?!?br />
    两人也算是酒肉朋友,多年不见,重逢之后就算计柳羲,他真怕被柳羲摁在地上暴打。

    风珏和程靖默默看向黄嵩,眼神带着几分琢磨不透的光芒。

    好似同情又好似丢脸。

    主公,你还敢再怂一点儿么?

    三人算计得很好,万事俱备,只欠柳羲抵达了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柳羲这人不愧是柳佘的亲生“儿子”。

    当老爹的,勤王带了两万兵马装装样子。

    当“儿子”的更加光棍儿,直接带了一万兵马过来看戏。

    柳佘和姜芃姬的想法出奇一致,反正儿子(老爹)会带更多人来,我就不逞强啦。

    姜芃姬带来的一万兵马,六千精锐,其余四千全是训练没几天的新兵,战斗力渣渣。

    紧赶慢赶,姜芃姬终于带着一万兵马赶到了会盟地点——湟水。

    病弱的丰真冻成了鹌鹑,扒着马车车厢不肯下来。

    杨思嗤笑他,“瞧你出息的?!?br />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杨思的行动也很诚实,他也不想下车骑马。

    见两个大男人怂成这样,姜芃姬双眉一竖,无差别嘲讽。

    “瞧你们俩出息的?!?br />
    如今天气正好,这两人还缩在马车不肯下来,连吃饭都要在车里解决,姜芃姬都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杨思说,“年纪大了,不如年轻人那么阳气旺盛?!?br />
    丰真道,“真已经是半截身子入黄土的人了,还请主公怜惜一二?!?br />
    很好,这俩谋士成功把姜芃姬恶心走了。

    等姜芃姬骑着小白威风凛凛走了,丰真这才动手抢走杨思揣着的汤婆子。

    “跟一个病人抢,杨靖容,你越活越回去了?!?br />
    杨思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自己生病,现在却生龙活虎,谁信你是病人?论年纪,我还比你年长,要尊老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爱幼?”丰真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听着车厢内传来的纷扰声音,姜芃姬没好气地暗暗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她之前怎么点名让丰真和杨思随军呢?

    这两人单独提出来都不错,放在一块儿就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,闹腾个不停。

    两人年纪相加都能奔六了,还这么不正经。

    她一面骑着小白,一面扫了扫直播间弹幕,打算从弹幕中寻找乐趣。

    咸鱼观众还是咸鱼观众,弹幕玩得飞起。

    【叶五杉木】:好无聊啊,每天只能围观两位谋士先生相爱相杀才能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【赝品泥泥娃娃】:#托腮,哔哩哔哩那边已经有杨思X丰真的粮食了,欢迎品尝哦。

    【书山鸭梨】:你们这些邪教,腐眼看人基,我倒是觉得两人在活宝道路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【雀?!浚盒愿袢绱?。要是换成风瑾、卫慈、徐轲其中一个,估计气氛能一直冷下去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你们已经咸鱼到需要刷CP打发时间了?话说,湟水啥时候到啊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同问,敲着碗等。再不到湟水,杨思和丰真的人设都要崩塌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低头看着地形图,按照上面的指引,距离湟水还有小半天路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前方有斥候骑马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,前方有不明势力斥候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哦了一声,心下警惕,嘴上道,“有可能是盟军的斥候,先不要声张,看看情况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