湟水河流附近的地域以支流命名,取名湟水县,地处谌州边境。

    自从皇室下诏,令天下英豪勤王,共同讨伐国贼,各路兵马纷纷响应号召,齐聚此处。

    他们在湟水县附近安营扎寨,营地连接两百余里,声势浩大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上到州牧、下至县丞,各路人马不下二十家,集结兵马共有四十万余。

    昌寿王心烦意乱,这些日子更是连觉都睡不好。

    鬼知道经响应勤王的势力竟然有那么多,这些人都是从什么犄角旮旯里窜出来的?

    眼瞧着已经要攻入谌州境内,沧州孟氏与他里应外合,情势大好,谁知他那个皇兄竟然能舍下脸面,不要脸地颁布勤王令,诏令各地势力前来勤王……这相当于什么?

    这原本只是兄弟两人的私事,打得再难看也是自家的家里事,可他的皇兄打不过他,干脆不要脸,像个赖皮一样瘫坐在地上哭嚎,装可怜拉来一帮援军帮他打……呵呵。

    家丑不可外扬啊,他这位皇兄却闹得天下皆知,真是丢人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昌寿王令斥候继续探,湟水县的援军已经多达四十万,兵力不可谓不强。

    “快去请孟郡守过来商议……”

    昌寿王愁得头发都要掉光了,一段时间不见,整个人清瘦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他都不知道在自己走了什么霉运,每次眼看着要时来运转了,啪叽一下又被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兵卒小心翼翼地请来一名面色阴沉、穿着低调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昌寿王瞧见他,犹如看到了救命恩人、再生父母,眼睛刷得一下亮了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的皮相不错,留着修剪整齐的胡须,一双鹰眼黑沉而阴鸷。

    当他用这双眼睛看人,眼神带着一股子的阴气,让人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一过来,中年男人就口气阴沉地问,“王爷急什么?”

    昌寿王压抑心中的不快,无奈苦笑。

    “本王能不急么?那些乱臣贼子集结湟水,兵力多达四十万,若是他们和谌州内的残兵里应外合,将我们包围夹击……到时候,本王可就插翅难飞了。先生,您说本王还能沉住气么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便是沧州孟氏族长——孟湛,柳佘继妻的前夫。

    他听了昌寿王的“肺腑之言”,冷冷嗤笑,“一群各怀鬼胎的乌合之众罢了,王爷无需将他们放在心上。如今只需按兵不动,他们便会不攻自破。想当年,东庆、中诏、北渊和西昌四国援助南盛共抗南蛮,南蛮四部不也是这般且战且退,任由四国内部生出龌龊,致使四国联盟最终破灭?对付这帮勤王的势力,王爷不妨坐山观虎斗。这帮野路子出身,早晚要内乱?!?br />
    昌寿王听了这番话,焦躁的心稍稍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一想到连绵两百余里的壮阔营寨,他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发颤。

    哪怕孟湛说得再有理,他还是担心啊。

    孟湛内心狠狠拧了眉头,嫌恶不已,嘴上却不能表露这种情绪,“王爷还请放宽心,哪怕不为了王爷考虑,我也得为了孟氏着想。如今孟氏和王爷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王爷安好,孟氏才能进一步高升。更何况,柳佘一家还活蹦乱跳,我说什么也不会在他之前没命?!?br />
    杀子之仇,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柳佘的人头,他要亲手割下来,再用柳佘之子的血肉祭奠他儿子孟悢的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为了达成这一目的,孟湛把重宝押在昌寿王身上。

    只许胜,不许败!

    四十万兵马勤王,的确很棘手,但这些势力各有小九九,并非不能逐个击破。

    只要昌寿王听从他的安排,他保证东庆皇室活不过今年春天。

    听孟湛这么保证,昌寿王终于安心了。

    另一处,湟水营寨。

    寒风呼啸,旌旗猎猎,各处营寨看似相连,实则相护提防,格局也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黄嵩半月前抵达湟水县,安营扎寨,跟柳佘当邻居,隔三差五登门拜访。瞧着黄嵩殷勤拜访的架势,要不是身处营地,周遭皆是身穿兵甲、杀气腾腾的兵卒,柳佘还以为入错片场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黄嵩练完了兵,又来串门子。

    柳佘揣着汤婆子取暖,听到帐外回禀,不由得长叹一声,。

    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,同是勤王势力,他不好黄嵩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于是,柳佘只能对帐外守护的兵卒吩咐。

    “将黄郡守迎进来?!?br />
    听到没?

    黄郡守!

    朝中有家人做官就是方便。

    黄嵩祖父黄覃,作为皇帝身边得用的宦官心腹,私底下帮着皇帝卖官鬻爵,赚点儿零花钱,“赚”来的钱全部供皇帝挥霍,充实私库。见状,黄嵩干脆托了祖父的门路,将官职坐实了。

    这才多久,黄嵩直接从翟阳县县丞提拔为茂德郡郡守。

    年少有为,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黄嵩是过来串门子的,没想到他身后还带着一条小尾巴。

    柳佘坐在帐内上首,眉梢微蹙地看着黄嵩身边的青年——

    程靖,程友默。

    谦谦君子,挺拔如松,浩浩正气,与日争光。

    哪怕青年衣着沉稳朴素,站在黄嵩身边,依旧有着难以忽视的存在感,好似天生的焦点。

    瞧瞧黄嵩,再瞧瞧程靖,柳佘暗暗撇嘴。

    一看到程靖,他便知道今天黄嵩别有来意,没那么容易打发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——

    “柳伯父,小侄今日前来,实乃有事想与伯父相商?!?br />
    黄嵩摆足了晚辈的姿态,不卑不亢,好似寻常邻家小辈拜见长辈世伯。

    柳佘拧眉问,“何事?”

    黄嵩悄悄瞥了一眼身后侧的程靖,柳佘意会,示意程靖开口。

    “晚辈程靖,无礼向州牧讨教一个问题?!?br />
    柳佘的心思转了一圈,隐约明白程靖想说什么,但仍旧想试探一下程靖的深浅。

    “你问?!?br />
    程靖也没有拐弯抹角,直言问。

    “州牧以为,此次会盟,能否挽救欲倾之大厦?”

    柳佘嗤了一声,既没有动怒,但也没有表示什么,只是打着太极。

    “诸多势力汇集湟水,几乎集合了东庆三成兵力,这样还不能挽救天下?”

    程靖却说,“以顺讨逆,奉命勤王,此乃名正言顺??墒?,各家兵马并不齐心,昌寿王这国贼又有意停手,坐看诸人内部纷争……若是再不想办法凝结人心,届时人心涣散,昌寿王再到处挑拨,恐怕勤王之举,终将无功而返。柳州牧以为,晚辈此言有无可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