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长斋,你都说她是妖妇了,自然会点儿妖法。区区一介凡人,哪里能轻易要了她的性命?这个妖妇,的确诡异,分明未曾习武,不仅能躲开我的杀招,最后还与我斗个不相上下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立着一名身着黑色长衫的中年男子,因为保养得宜,瞧着倒是比谢谦还年轻两岁。

    “不杀妖妇,我心难安?!?br />
    被称为“长斋”的中年男子走入房间,坐在谢谦不远处,清瘦的面颊闪动着阴郁之色。

    男子姓万,名轩,表字长斋,乃是受人尊崇追捧的当时大儒,有才名士。

    谢谦轻嗤道,“巧了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妖妇手段邪门,仅凭凡人之力未必能将她诛杀。她又躲在皇宫,守卫森严……有了今日这出,她定会更加小心翼翼,下次再想杀她,难了?!?br />
    万轩听后,暗暗捏紧了双拳,眼中带着几分绝望。

    “妖妇竟然有仙家手段?”

    凡人怎么能和妖仙相斗?

    这个妖妇害得他家破人亡,难道就没人能对付她?

    三四年前,万轩膝下女儿也才十五岁,刚及笄的年纪。

    那年,女儿去佛寺上香,为家人祈福,不慎丢失了一枚香帕,不巧被地痞无赖捡走了。

    捡走也就罢了,这个地痞无赖还到处宣扬,声称这是哪家哪家娘子送他的香帕,众人皆以为他女儿和这个地痞无赖有不干净的苟且关系,原先定好的婚事黄了,夫家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刻板的族老深感丢人,趁着他不在家的功夫,带着一拨人将他女儿抓走沉塘。

    美其名曰:以死成全女儿清白,保住她的贞洁,保全万氏宗族清誉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万轩早年嫁人,后来和离在家的嫡亲妹妹,同样遭到了沉塘待遇。

    一夕之间,他失去了两名至亲至爱的亲人。

    愤怒之下,万轩不仅将万氏宗族恨上了,同样恨上了引起这一切的源头——中诏皇后!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女人作妖,弄什么狗屁“女四书”,他的女儿和嫡亲妹妹会因此丧命?

    他从来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说法,但连谢谦都杀不死的人,他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谢谦嘲讽一声。

    “妖妇就算有手段,那也是妖邪手段?!?br />
    仙?

    那个人尽可夫、涂炭生灵的妖妇也有资格配这个字?

    万轩稳定心神,冷静下来,他问,“少和,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万轩和谢谦动用人脉,做了缜密安排,这才让谢谦有机会潜入天凤宫,刺杀皇后,现在刺杀失败,皇帝要是诚心追查,万轩觉得瞒不了多久,迟早要查到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趁着皇帝还没反应过来,他们趁早做好脱身准备。

    继续留在中诏,迟早会被抓住,然后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谢谦捆绑伤口的动作顿了顿,状似沉思。

    他道,“为今之计,先保全自身再做图谋,继续待在中诏,迟早都要死,还不如逃到别国。南盛战火纷纷,自身难保,去那里不明智。北渊国和西昌国太远,这两国与中诏的交情不错,去了也是自寻死路。如今一瞧,反而东庆更加安全。柳仲卿的儿子可出息了,这父子俩都是喝着墨水长大的,还和妖妇有深仇大恨,投靠他们父子,应该是不错的选择?!?br />
    万轩认真听着,没有犹豫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收拾家当,趁夜离开?!?br />
    谢谦抓住了万轩的袖子,阻止他犯傻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万轩这样常住家中的宅男,他江湖经验丰富得很,“现在不能,时机太敏感了,先沉住气等个一两日再说?;屎蟾沼龃?,你就包袱款款准备搬家,不是不打自招?”

    “这两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别露出马脚?!?br />
    万轩无奈,只能听从谢谦的建议。

    谢谦穿上衣裳,慢条斯理地将腰束系上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了,万氏该如何?”

    万轩面色阴沉下来,冷呵。

    “管不着了,听天由命吧,终归是他们欠我的?!?br />
    万轩也是年少丧妻,原本想为了女儿再续弦一房,毕竟闺女的教养离不开女主人,可正巧那会儿小妹与夫家闹矛盾和离,他干脆拜托妹子帮他教养女儿,断了续弦的念头,一心沉迷学习,慢慢闯出名头。他不仅与诸多名士交好,还在官场有了一定建树,为万氏争了光。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万氏能在中诏混得有头有脸,万轩的功劳占了八成。

    然而,万氏宗族不仅不感恩,反而得寸进尺、蹬鼻子上脸。

    最后,竟然以保全贞洁、维护家风为理由,强行将万轩最重要的两个亲人沉塘……

    若非心中还有一口仇恨撑着,恐怕他已经承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,早就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连累万氏?

    这是他们欠了他的,迟早要还回来。

    谢谦没有多言,这算是万轩的私事,他管不着。

    两日之后,皇城内外戒备,搜索范围进一步扩大,谢谦见此情形,让万轩准备动身。

    这会儿,万轩的人脉起到了重大作用。

    没多久,车轱辘悠悠地向东庆方向滚去,皇城被远远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万轩眼神遗憾地向后眺望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离开皇城……唉,估计这辈子不会再回来喽?!?br />
    想他年逾四十,已经算是半截身子入土了,如今还要承受远离故土的痛苦。

    若非那个妖妇,他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样近乎丧家之犬的境地。

    谢谦伤势未愈,不能骑马,只能坐在马车内。

    听到万轩老友的感慨,他嗤笑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能活得久一些,也许能回来?!?br />
    万轩诧异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谢谦道,“你瞧瞧如今的中诏局势,不过是第二个东庆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无能,宠幸妖后,任由尸位素餐之辈剥削百姓、中饱私囊,浑然不顾百姓民生。

    朝野内的斗争愈加激烈,多少无辜清流名士成了神仙打架的炮灰?

    至于中诏那些成了气候的士族门阀更加可笑,人人高官厚禄,半朝权柄尽在手中,经济上封锢山泽,巧取豪夺占了大片土地和佃户,避税不交……另一面又极尽压榨百姓。

    在这样安逸的环境下,催生了一大批沉溺于清闲放荡的士族子弟,把持权柄却不屑政务。

    试问,这样的中诏可还有救?

    吃枣药丸!

    万轩垂眸沉思。

    谢谦道,“如今走一步看一步吧,若是中诏大乱,也许是我们的良机?!?br />
    那个妖妇有恃无恐,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是中诏皇后,整个国家都是她的靠山。

    若是中诏没了,届时再收拾这个妖妇,想来会简单很多。

    万轩叹了一声,道,“希望如此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