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谦!

    这个蠢人不是已经死了?

    女子吓得花容失色,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思考,只能在内心疯狂地呼喊“系统”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杀机已经逼近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宫装女子分明是个柔弱的女人,她却巧妙地避开了谢谦的长枪。

    尽管她躲避杀机的身姿有些狼狈,头上珠翠噼里啪啦地掉落一地,仍旧无损她的风华,反而添了几分令人怜惜的柔弱。一边躲,她一边惊恐大喊,试图用身份恐吓谢谦。

    “谢谦?那是谁?本宫不认识……大胆刁民,竟敢潜入皇宫刺杀皇后,当诛九族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下一击再度逼近,这次不是朝着心口,反而是冲着她的额心。

    女子不得不捏碎了某个东西,又一次“巧而又巧”地避开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谢谦眉头一蹙,他觉得自己那一枪应该能刺中,但在触到这人身体之前,枪头似乎触碰到了一层无形的东西,被强制性弹开了。他没有多想,争取来的时间不多,先杀了这妖孽再说。

    “系统!”女子内心惊恐地呼喊,“你倒是出来??!”

    她为了安全,提前准备了好几张能帮她抵挡致命攻击的卡片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些卡片贵的要死,她在皇宫又比较安逸,顶多被嫉妒的宫妃下、、/毒或者上眼药,平时很少用到这玩意儿,所以她兑换不多??獯嬉膊啪耪?,刚才已经浪费两张了,只剩七张。

    要是七张保命卡片用掉了,她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按照系统的说法,保命卡片像是“替命傀儡”,一命换一命。

    刚才谢谦才出了两枪,一枪杀了一个“替命傀儡”,凶残得吓人。

    她知道谢谦不好惹,但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,这个男人还这么不好惹。

    “系统——你出来??!”

    女子在内心疯狂大喊,顷刻之间“替命傀儡”的卡片又用了五张,只剩两张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系统终于慢悠悠给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六百万人气积分兑换卡片——【伪?武林至尊】,卡片效果持续一个时辰。宿主,换么?”

    “A确定,B再考虑考虑?!?br />
    生死一线,最后一张“替命傀儡”阵亡,宫装美妇想也不想选择了兑换。

    “考虑尼玛,这个时候当然换??!”

    虽然六百万人气积分让她肉疼,但不换的话,这条命就没了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柔弱的身躯充满了强横的力量,原本狼狈逃窜的女子不但不躲,反而欺身迎上。

    只见她出手迅若雷霆,素白的手在空中留下比银枪更绚烂的虚影,借力打力弹开了枪身。

    谢谦眉头拧得死紧,他越发肯定了,眼前这个容貌陌生的女子,便是多年前的妖孽。

    当年也是这样,从未习武的“妻子”突然偷袭,直接将自小习武的谢谦打成了重伤,后来又碰见了“妻子”特地安排的土匪,他被迫带着唯一的孩子“跳崖”逃生,这才逃过死劫。

    当年冒险跳崖,若非有一根藤蔓救了他和孩子,如今哪里有机会报仇?

    他很确信,眼前的女子或者说这具身体一样不会武艺,身骨娇弱,若非谢谦机缘巧合得到一件东西,可以锁定这个妖物,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……如今,往事从演,根本不会武艺的人却展露出了顶尖武者的战力,哪怕赤手空拳,一样逼得谢谦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若是谢谦能看到灵异东西,估计能发现女子附近的虚空浮着一面诡异的“墙”。

    无数缺胳膊断腿的字从这面“墙”飘过。

    【666,你们有没有觉得主播这一身雪白宫装,打斗起来像是小龙女啊?!?br />
    【之前主播不是表演如何在绳子上睡觉么,现实版小龙女妥妥的?!?br />
    【加油啊主播,你打赢了,今天给你刷999个豪华游艇!】

    【可惜了,那个中年帅哥那么有味道,真想看他和主播两个人的肉搏版,肯定很激情?!?br />
    【呵呵,果然是深夜A、、/V直播间,烦请这种出卖身体的女主播别侮辱小龙女好么?人家小龙女冰清玉洁,她是什么货色,老子电脑里面有个200G的文件夹,还女神呢……呵呵?!?br />
    谢谦的枪法招招凌厉,带着致命杀机,绝色女子宛若世间最柔韧的集合体,身姿柔中带刚。

    不管谢谦如何进攻,女子始终应对自如,守得滴水不漏,两道身姿在宽敞的宫殿内缠斗起来。三百余招之后,谢谦的攻势已经开始倾颓,女子依旧面不红、气不喘,从一开始的势均力敌到后来的步步紧逼,女子慢慢占据了上风,她的眸子闪过阴毒之色,下手更狠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又借尸还魂了……筠儿的尸身呢?”

    谢谦暗暗找寻机会,希望能找到女子的破绽,直接击杀她。

    宫装美妇眸光潋滟,隐隐闪过一丝粉色的光,樱色的唇瓣吐出恶毒之语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占据了她身体的时候,她的魂魄还在呢?!惫懊栏拘τ?,手上的招式越发阴狠诡谲,“换而言之,我做了什么,她都知道。后来我腻味了,把身体还给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谢谦容色巨变,持枪的手不由得一顿,被女子抓住空隙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他反应迅速将对方击开,二者又拉开了距离,但他的手臂却有种隐隐的酸麻。

    宫装美妇继续笑意盈盈,无视谢谦已经黑得宛若锅底灰的脸,继续撩拨,惹他发怒。

    “谢少和啊谢少和,你当年要是没有生出害死我的念头,说不定我就饶了王惠筠一命,将她送还给你了。但是你不仁在先,不能怪我不义在后。我把身体还给王惠筠,直接将她丢到皇宫教坊,让她当了歌舞官妓,任人轻薄。她倒是烈性,为你自尽,以全清白,作为她的丈夫,你感不感动呢?”

    如此,谢谦哪里还忍得住,原本颓弱的攻势重新凌厉起来,带着一往无前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妖妇!”

    美妇轻松应对,不仅不气,反而对他抛了个媚眼,借着打斗的机会钻他怀里又迅速飞开。谢谦气得难以保持理智,此时宫殿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,还伴随着盔甲摩擦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谢谦用含满杀机的眼神瞪了一眼美妇,满腹不甘,枪身虚晃将她逼退,翻身跳窗逃走。

    美妇也没追,或者说她这个限时的半吊子“武林至尊”还杀不了谢谦。

    她垂眸瞧了一眼自己的装扮,虚空之中取出一柄匕首,狠狠给自己割了几刀,眼睛一闭,倒在血泊之中。此时,殿门被撞开,宫娥黄门惊恐的声音传入她耳畔。

    装昏的美妇听了,薄唇勾起嘲讽的笑意。